第二百四十七章:她是人龙/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话是黄三娘说的,柳龙庭的话说的一直都很少,并且声音也不是很大,我躺在浴缸里听的并不是很清楚,但是不管怎么样,不管我是谁,柳龙庭所对我做的这一切,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我躺在浴缸的水里丝毫都不能动弹,浑身就像是散了架似的,并且昨晚上的疯狂。让我现在根本就提不起一点精神,想到在凤齐天生死未卜,我就特别的担心,我不知道柳龙庭是怎么躲过我和凤齐天的排查,[]他竟然直接就躲在凤齐天的头发里,就连凤齐天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柳龙庭的存在。

按道理说,就算是凤齐天降为城隍后,但是他的几千年修为还在,不可能感觉不到一点柳龙庭的气息。而柳龙庭再怎么,也只不过是修炼了还不到一千年的蛇仙,他是不可能完全掩盖他自己的气息就趴在凤齐天的头上的,但是他做到了,这很古怪。古怪的让我有点怀疑,这柳龙庭的本事到底有多大?之前和他在一起,就我们两个人遇到的事情,他每次都能化险为夷,没有过什么生命危险,如果他修为高的话,也说的过去,可是他的修为并不高,在我身边所认识的仙家神明里,他的修为都可以说的上是垫底了,但是看他平常的表现,就像是已经修炼了几千年一般,什么都不惧怕。

这让我不由自主的就想起来之前柳龙庭和我说的,他说他根本就不需要精气,当时我还觉得不信,但是现在细细一想,他之前需要精气,确实都是有多少就给多少我肚子里银花教主,他是怎么变得这么厉害的?

虽然我认识刘柳龙庭也快一年,但是除了他的平常生活,我对他一点都不了解,法力以及具体的本事有多大,还有他的心里想的是什么,想想这么久了,我们一脱离了生活的关系,就像是个陌生的人。

我现在也没力气从浴缸里爬出来,加上疲困,只能在浴缸里靠着睡着,而也不知道是柳龙庭故意的还是无意的,一直都在往我的浴缸里放水。水都从浴缸里溢出来了,他把下水的管道口的盖子拿开了,用来流水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额头上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向着我的全身侵袭,这种疼痛直接将我从睡梦中惊醒。睁开眼睛一看,竟然是黄三娘正蹲在我的浴缸边,她正用杯子舀着水,一点点的的向着我的额头上倒下来。

微凉的水倒在了我的额头已经没有了皮肤的烂肉上,让我疼的顿时就住打开了黄三娘给我额头上倒水的手。问她说想干什么?

黄三娘见我拍开了她,一点都不介意,脸上还是一副很淡定贤淑的模样,又向我走了过来,跟我说:“我在给你的额头上浇水。这是三爷交代的。”

好笑,现在我伤成这样,柳龙庭是怕我不够疼吗,所以又叫黄三娘来加深的我伤口的疼痛,这个世界上有他这种败类。也是这个世界的不幸。

“该死的狗东西,那他哪去了,叫他来见我!”我对黄三娘喊,不过黄三娘看了我一眼后,将她手里的水杯放在了我浴缸的旁边。脸上表情温和又严肃,跟我说:“凤齐天找上门来,三爷跟他打出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凤齐天没有死,当我听到黄三娘说凤齐天来找我的时候。我心里的大石头顿时就放了下去,可是放下去的时候,我才猛然想起,现在凤齐天是城隍,城隍神除了得到上天的旨意之外,是不可能随便外出自己的管辖范围的,而凤齐天根本就不可能将我被柳龙庭抓走的事情禀报上天,他没又天上的法令,是怎么离开他的城隍庙的?

我心里忍不住担心,生怕凤齐天会因为我而出什么事情,见黄三娘还在我的身边,于是我就赶紧的问她,凤齐天是怎么来的?

大概是见着我担心的神色,黄三娘也不比柳龙庭冷漠,跟我说:“你就放心吧。估计是凤齐天已经向上天禀报了你被三爷带回家的事情,他来的时候,还带了两队的天兵过来要人,和三爷动手,法力倒是比从前涨了不少。不过被三爷给逼远了。”

“逼去哪里了?你带我去找他!”

我急的顿时就抓住了黄三娘的手,而黄三娘低头看了我抓着她的手一眼,将我的手从她的手上拿开,对我说:“锁住你的链子,是千年寒铁打造而成,并且加了柳家的密咒,只有三爷能打开,我也不能带你去找他。”

这么说的话,锁住我的链子,只有柳龙庭能打开?而凤齐天借用了天上的神兵来找我了。这么说的话,我和凤齐天的婚礼作数了,可是如今我看着我这浑身狼狈不堪的模样,脸坏了,并且和他结婚的第一个晚上。就被柳龙庭侮辱了,我实在是没脸再回去见他,是我对不起他,我真的只是想好好的和他生活,现在这种结果,我也没想到。

黄三娘说完这话后,我绝望的看了一眼脖子里的链子,确实是如她所说,这链子冰冷彻骨,挂在我的脖子里,丝丝的冷气涌进我的脖子里,不过也不冷,但是特别的坚硬,只留出我伸出一个脖子的孔洞,套在我的脖子里又硬又沉。痛苦无比。

“那姓柳的去打凤齐天了,那你觉的两方谁会赢?”现在我不能走,之能问黄三娘,希望能从她的的嘴里问出点有用的东西。

黄三娘见我此时的情绪已经稳定了下来,于是有拿起了那个杯子,舀了一杯浴缸里的水,又往我的额头上倒,就像是在浇灌花草树木的种子一般,似乎她重复这个动作,是有什么目的。

我问黄三娘为什么一直都要给我额头上倒水?本想推开她的杯子。但是我一推开,黄三娘便欲言将止,而当我由着她将水往我的头上倒的时候,黄三娘这才跟我说:“三爷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九天天帝,就天天帝的原身是人龙。给你泡澡的水,也不是普通的水,是三爷从河神那换来的九天河水,这水能洗干净你身上得凡尘气息,让你变出原型,至于凤齐天和三爷谁会赢,我也不知道,你忍着点痛吧,老实点,现在只是你脱了人类的皮衣。肉体还没有适应在河水的灵力,等习惯了,就不痛了。”

现在的我,就是个试验品,一个柳龙庭他们想怎么摆布就怎么摆布的试验品。就算是我自己也很想知道我前世的身份是什么,但是我不甘心我被柳龙庭这么轻易的摆布,而正当我想反抗,黄三娘嘴里对我吹出了一道白气,我浑身顿时就被她定住了。我想动都动不了,而黄三娘也懒得理我,又接着用一杯一杯的水往我的额头上的烂肉上倒。

大概过了两个小时,我听见外面的一阵门开的声音,是柳龙庭回来了,柳龙庭一回来,就直接往浴室里走,匆匆的想来见我,当他看见黄三娘把我定在了水里之后,眉色一皱,顿时就对着黄三娘怒了起来:“说谁让你把白静定住的?这水本来就凉,现在还不确定白静是不是九天天帝,要是不是,她要是生病了,你也滚回去长白山!”

柳龙庭说着赶紧的将我从水里抱起来,脱了他的外套裹住我洁白冰凉的身体。

现在看着柳龙庭眼里对我关心的神色,我都觉得假,柳龙庭对黄三娘生气,竟然是这种怕我生病,这理由和他是怎么伤害我比起来,简直就是蚂蚁见大象,而黄三娘见柳龙庭骂他,低头看了我一眼,眼神,然后跟柳龙庭说:“三爷你认真看她的额头,她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