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势不两立/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抹长发让我惊喜的瞬间差点就喊出了声音来,周围都是女人,我一时间也控制不住情绪,赶紧抬头向着洗手台上望过去,只见河神穿着一袭大红长袍站在洗手台上,我赶紧的朝她一伸手,轻声的喊了她一句:“救我!”

河神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见我慌慌张张得叫她,于是赶紧的伸手将我往她怀里一拉,便直接抱着我向着身后的墙里面隐身了进去。

我逃出来了。我终于逃出魔窟了。

当河神搂着我在天空飞出去的时候,我紧紧的抱住了她的腰,从来都没有任何一个时候,觉的她有这么靠谱,她现在就是我的救命恩人。

当河神把我带到最近郊的一个河面上的时候,抽出腰间的一条红绸往河里一洒,顿时,河神得轿撵就由几十个河童缓缓的从水里抬了出来,而这神撵出水不湿,而当神撵向着我和河神漂过来的时候。河神搂着我的腰,向着神撵的方向一飘,立即就抱着我向着神撵里的坐褥上瘫躺了进去。

“你这是怎么了,这么急急忙忙的就把我喊过来,还在厕所,弄的我一身的脏臭味。”河神说着的时候,伸着她宽阔的绫罗长袖在鼻尖闻了闻,又朝着我的肩上闻了闻,吩咐几个合同拿几件衣服过来,她和我要把身上的臭衣服换了。

河神讲究的多。而对我来说,离开了柳龙庭的掌控,简直就是重生。

不过当河神安排几个合同去水底拿衣服的时候,再向我转过身来,一把就搂着我的腰向着我的身上滚上来。将我压在她的身下,正想娇滴滴的跟我撒娇,忽然将我的帽子一拿开,蛋河神看见我糜烂的下巴之后,顿时眼睛都直了,话卡在她的喉咙里,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了。

看着河神看着我惊讶的眼神,我顿时才想起来我的脸已经烂成了怪物般的模样,迎着河神的目光,心里顿时就一阵害怕,慌忙的捡起帽子来赶紧的盖住脸,向着轿撵的边角里躲了进去,跟河神说了一句对不起,我一下没注意,忘记跟她说我的脸坏了,才把她吓着了。

河神看着我现在这幅害怕他的模样,原本惊疑的眼神顿时就变得心疼了起来,向我伸过一只芊芊玉手,跟我说:“过来让我看看,是谁把你害成这样的?”

毕竟河神这么貌美。我现在丑的就跟个怪物似的,我不敢向着河神走过去,而河神看着我畏畏缩缩的的藏在角落里,于是她干脆自己想我走了过来,伸手环绕过我的腰向着她怀里靠进去。现在河神是个女儿身,她身上散发着一抹淡淡的香水的味道,香的沁人心脾。

河神把我的帽子拿下来,看见我额头上还没好的烂肉的时候,越看她眼里的神色越心疼。轻轻的抿起朱唇在我的额头上吹了点风气,问我说:“疼吗?”

此时听着河神对我说话的温柔语气,再看着她那张绝美的脸,和心疼我的眼神,就像是我的亲生姐姐一般。让我顿时就忍不住眼泪,摇了摇头,说不疼。

而我说不疼的时候,河神顿时就像是个爷们似的直接伸出食指敲了下我的鼻尖:“还说不疼,都烂成这样了。是不是柳龙庭把你害成这样的?那个王八蛋,真是不得好死,亏你之前这么死心塌地的跟着他。——凤齐天呢?凤齐天怎么没保护你?”

说到凤齐天,我忽然想起凤齐天现在正在追杀柳龙庭,柳龙庭之所有会想带着我去长白山。是因为我就是他的拖油瓶,他想把我藏起来,而现在我不在柳龙庭身边待着了,如果凤齐天再找过去,万一被他的阴谋诡计给骗了。那凤齐天一定会有危险,于是我赶紧的对着河神说现在凤齐天正在追着柳龙庭找我,她能不能替我找到凤齐天,把凤齐天叫过来,说我已经平安无事了?

河神思考了几秒钟,跟我说按照凤齐天这臭脾气,一遇见感情上的事情就乱出牌,这柳龙庭心机厉害的很,指不定到时候真的给凤齐天下套,说着招呼了身边的几个河童。叫他们出去一下,尽快的找到凤齐天,把凤齐天叫过来,商量怎么对付柳龙庭,之前是看在我喜欢他的面子上,给他几分面子,现在他将我害的这么惨,这口恶气她不帮我出,她心里不踏实。

之前我遇见各种问题的时候,都不敢找河神,生怕打扰到她,而现在看着河神对我的事情这么上心的模样,我心里就无比的后悔为什么在事情当初发生的时候我就去找河神,如果一开始就找河神的话,恐怕事到如今,我也不会受这么多的苦。

只是如果有这么多早知道的话,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人后悔了。

河神在几个小鬼拿着衣服上来的时候,先要我把衣服给换了,河神的女儿装的衣服都是华美异常。看是看着轿撵里镜子,我的脸,眼部以上大部分都被毁了,而河神看着我伤心的模样,便叫人拿来了一个金黄色遮住眼睛的面具,慢慢的将这面具戴在了我的脸上,安慰我说没关系的,等一会凤齐天来了,我们先杀了柳龙庭,然后她们就带我去移植新的皮肤。她认识很多神仙,都能帮人把相貌复原的,叫我不要太担心了。

不过在河神安慰我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柳龙庭给我泡澡的那个天河之水,我就问河神说:“洛姐姐。之前柳龙庭是不是用什么东西跟你交换了天河之水?”

当我问道河神这话的时候,河神有些疑惑我怎么知道,不过正当我想问河神她是要柳龙庭的什么东西来做交换的时候,只见凤齐天的声音忽然从天上飘了下来:“静儿!”

我抬头往空中一看,只见是一只巨大的五彩凤凰从天上向着我们的轿撵冲了下来。并且在下降的时候,羽毛瞬间的羽化成了人形,一头白发随着河面上的大风四处吹散,凤齐天站在轿撵前的甲板上的时候,我赶紧的的起身,本想向着凤齐天走过去,问他怎么样了?有没有伤到哪?我被柳龙庭带走的时候,他遭到了柳龙庭的偷袭,都不能从地上起来。

可是在向着凤齐天走过去的时候,我忽然想到我嫁给了凤齐天之后。柳龙庭还对我做了这种恶心的事情,而且我的脸烂成了这样,我实在是没脸再见凤齐天。

我向着甲板走过去的脚步,又停了下来,而凤齐天都没等我向着他走过去,直接向我跑过来,从我身后一把就抱住了我,声音哽咽:“你这几天在哪里,你都不知道,你都快让我担心死了,我找你找的都快要发疯。”

凤齐天和我说这话的时候,又赶紧的将我的身体掰过去,又问我说柳龙庭有没有伤我,说着就伸手向着我的全身摸过来,发现我身上并没有什么伤口。他这才松了一口气,双手捧着我的脸,正想向着我唇上亲过来,但是我脸上戴着面具,凤齐天伸手就想将我的面具拿下来。在他伸手拿我的面具的时候,我吓得慌忙就抓住了他的手,不让他拿。

凤齐天觉得奇怪,而河神从轿撵里走出来跟凤齐天说:“柳龙庭将白静的脸给毁了,这次叫你过来,就是跟你探讨,我们怎么一起杀了他!”

一听说我的脸被毁了,凤齐天的神色顿时就变了,也不顾我的阻拦,一把将我脸上得面具扯下来,顿时,眼神惊愣的看着我,伤心欲绝在他里徘徊,忽然,凤齐天将我向着他怀里紧紧的搂了进去,通红的眼睛里流出两行清泪,朝天怒吼:“柳龙庭,你把我最爱的人伤成这样,我今后一定与你势不两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