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妖形/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凤齐天口中哀鸣出这吼声的时候,我听的心都碎了,我已经将疼痛缓了过来,但是凤齐天还没有,他看见的脸上的伤口的时候,仿佛就像是他自己的脸被毁容了一般,痛苦悲伤,绝望又愤怒。

当凤齐天从长吼中缓过神来了之后,再继续低下头看着我,心疼的伸手想轻轻触碰我额头上的伤口,但是又怕我疼,于是就只能加大将我往他怀里抱进去的力度。就像是要掐进他的血肉里,生怕我再次离开似的。

“静儿,这次我不能再原谅他了,他是怎么对你的,我十倍给你讨回来!”

凤齐天说在话的时候,不管是语气还是表情,对柳龙庭的憎恨根本就不想多加掩饰,他此时的憎恨,比我更加凶烈残暴,就像是随时随地的都恨不得将柳龙庭碎尸万段一样。

河神现在的表情也十分的愤怒,不过她比凤齐天要理智的很多,对凤齐天说:“本来从前我一直都念着静静喜欢柳龙庭。便对他多加忍让,但是没想到他真的是越来越丧尽天良,这种人怎么能成为仙家?现在静静选择嫁给了你,你就有责任和义务保护她,现在我也不是为了帮你,我是为了帮静静脱离柳龙庭的掌控才和你合作,但是我有个要求,如果柳龙庭死后,我们给静静一个选择的机会,看她是想跟你走,还是跟我回水底,你现在连神都不是了。现在前世被我们屠杀的很多仇家都在慢慢复活,我有水宫神殿,但是你什么都没有,静静跟在你身边今后也是四处漂泊,所以到时候,我们给静静一个选择。无论选择哪方,都是静静的自由。”

原本凤齐天还沉浸在我脸伤的痛苦里,现在听到河神说起这么现实的问题,可能是他自己在用神位换取自由之身和三千天兵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了是这种结果,此时也没有过多的说任何一句话,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河神,然后将脸埋进了我的头发里。

[现在事情定了下来,我们开始商量怎么对付柳龙庭,凤齐天听了刚才河神说的话,估计是心里已经认定了我会选择河神,毕竟和河神在一起,会比跟他在一起安定很多,而他也知道,我之所以会选择和他结婚,也是为了他的安定而跟他在一起,所以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凤齐天就一直都握着]凤齐天他为了我什么都没有了,如果他再连我也没有的话,就什么都失去了,这个世界上除了他,恐怕没有第二个像是他这么傻,却傻的全是为了我的人。我不爱他,但是我心疼他,他难过的时候,我心脏也跟着他难过,如果我能提前遇见他该有多好,可是命运就是如此造化弄人。将最坏的先丢给了我,然后在我被伤的体无完肤的时候,又将完美的给我,让我配不上,为之内疚。

现在事情定了下来,我们开始商量怎么对付柳龙庭。凤齐天听了刚才河神说的话,估计是心里已经认定了我会选择河神,毕竟和河神在一起,会比跟他在一起安定很多,而他也知道,我之所以会选择和他结婚。也是为了他的安定而跟他在一起,所以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凤齐天就一直都握着我的手放在他的掌心里,对柳龙庭的恨意里,也掺杂了一半即将要离开我的不舍难过。

不过听河神和凤齐天说话的时候,我才明白过来。这不仅是我没有摸透柳龙庭他到底有多厉害,就连河神和凤齐天,他们也不清楚柳龙庭的本事到底有多大,河神还正面的和柳龙庭交过手,但是还是无法判断,不过现在就算是再无法判断。现在我们三个人在一起,河神有水军,凤齐天的三千天兵也在天上,加上我也还有凤鸣笛,柳龙庭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有天大的本事。只要能把他引到水边来,这大风呜呼的河边,就是柳龙庭的葬身之地。

要柳龙庭来河边,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如果柳龙庭发现我不见了,他一定就会找过来,毕竟就算是柳龙庭对我再坏,其实我自己知道我在他心里是什么地位,他一直都怀疑是我给他前世点了仙印并且还送了凤鸣笛给他,他只是想得到证实,他放弃和银华教主没和她一起走,就是因为怀疑认错了人。并且自私,他的东西就只能是他的,现在我被河神带走了,他[,也算的上是一种强硬的执念,他从前因为银花教主,已经断绝了他修仙成神所有能前进的路,人的付出都是要求回]还没有玩腻我之前,他根本就不会将我拱手让人。

况且,我对他来说,也算的上是一种强硬的执念,他从前因为银花教主,已经断绝了他修仙成神所有能前进的路,人的付出都是要求回报的,而得到了回报之后再付出,就会对对方有更大的期待和要求,人是这样,就算是动物也是,他受够了这么久都没有回报的付出,赔上自己所有的一切,因为银花教主从来都没有对他的爱回应过,只是单纯的利用他,所以他会这么一直心甘情愿的付出下去,直到得到银花教主的回应。而我的出现,一个替身,彻底满足了他的渴求,不管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渴求一旦满足,随之而来的就是占有,将从前他在银花教主那没得到过的,所承受的一切屈苦所产生的负面情绪,全都放在了我的身上,因为想到我是替身,可以肆意践踏我,但是到现在。其实我已经觉的,至于我是替身还是真身,对柳龙庭来说,已经没有了多大的区别,他已经做了叛变银花教主的选择,就不可能再自己回到银花教主身边。而我就算不是当初给他点印送他长笛的人,而我作为他长期发泄所有的对象,他也不会轻易的饶过我。

“你们去告诉他我被你们抓到这里来了,柳龙庭他就会过来。”我对河神说。

河神侧着一张倾城的美脸看着我,像是想到了什么,扬起袖子将我身上的气再往我们来的方向用力一扬。散发开去,然后跟我说:“柳龙庭狡猾的很,你说他会不会因为知道我们在这里等着他,他就不来了?等下次机会再来?”

“不会,他不怕死,一定回来的。”我说这话异常的坚定,而等我说完之后,果真就如我所说的,我闻见了柳龙庭的气息。

他来了。

当柳龙庭一个人赶来河边的时候,看见了我和河神和凤齐天在一起,相隔太远,我看不清他脸上什么神色。不过柳龙庭现在肯定也知道凤齐天和河神一块在我身边,他的处境,一定会很危险,

但就算是柳龙庭知道他现在很危险,可他丝毫都没有要走的意思,而一直都握着我手的凤齐天,一看见柳龙庭来,顿时就控股不住他的怒气,直接送了我的手向着天空扬起,变成了一只巨大的凤凰,一道像是巨大的圆轮般的东西从他的身上向着天空之上散发开去,顿时,我们这片蓝天乌云密布,天上的云层里,一阵阵的厮杀的声音喊了出来,一个个穿着银甲的拿着兼刀的战士,从天空就如瀑布般的向着柳龙庭的身边倾泄而下,而河神现在也直接幻化出了她鲛的原身。双腿变成了一条巨大的尾巴,扬起她手的一把长剑,瞬间身后的河面炸裂,无数的水军也从水里出来了,混着天上的神兵,一起将柳龙围成了一个大圈。而他们两人,就在大圈上空盘旋,一道道的白气,不停的从他们的身上,向着柳龙庭的身体里灌了进去!

河水翻涌,天空电闪雷鸣,闪电一声声劈在柳龙庭的身上,而柳龙庭此时被巨大的气息包围着,我从来就没看过他什么时候有这么落魄过,原本是维持着人的模样,但是被这巨大的气息冲的顿时就先现出了妖型,一头长发和他的獠牙,直接就从嘴里露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