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话里有话/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齐天隐瞒了我什么?我转头向着我身边的凤齐天看过去的时候,凤齐天看着我神色有些慌乱,像是想解释什么,但是又觉的解释也没用,于是便迎着金花教主的目光,伸手按着我的肩向着他怀里搂进去,对她说:“这是我和我主人自己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提醒。”

金花教主听凤齐天这么一说,顿时就叹了口气,嘴里朝着凤齐天吐出了执迷不悟四个字。然后再转头看向我,轻声细语的对我说:“我不知道你此时知不知道你前世的身份,但不管你上辈子是谁,你的前世已经死去了,这辈子,你只是白静,并且因为前世的身份特殊,你今生的命运会比一般人还要坎坷多波折,你越躲避越无能,厄运就会跟随你更紧。想要活下去,你要强大起来啊。”

刚才金花教主和凤齐天说话的时候,语气很是冰冷生硬,这让我对她的第一映像就不是很好,但没想到金花教主和我说这些话的时候。[]却是温言温语的,让我对她的映像又稍微的好了些,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前世好歹也是个天帝,为什么投胎转世,就分不到从前的一点福气呢?

当我问金花教主这话的时候,金花教主沉默了一下,跟我说:“你前世就算是权位再高,但是你并没有福气,福气是人间的东西。你不属于人间,你前世创造了神界天宫,但是我们天宫里的神,是不供奉古神,况且,你是三界之外的神,而你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三界之内。”

金花教主的意思让我有些明白过来,那就是我前世,就是一个孤独独立存在的神,地上的人们不知道我的存在,我唯一的功绩,就是创造了神界天宫,拟定了神位,可是天宫里面,那些后来上去的人神,他们本身就是神,根本就不会供奉我,所以我没有属于这个世界的任何基点,所以没有任何福报。并且前世死了就是死了,我就是我,而前世是前世。

“那你能告诉我前世是怎么死的吗?还有我的厄运,是谁贵规定要给我的?”这人的所有命运,都是天注定。而天就是神,我想知道我的命运是被哪位神主宰,并且既然我这辈子要接受前世身份原因所带来的厄运,那我想知道,去前前世到底是怎么死的。我与女娲同期,他造人我创神,我的寿命应该是与天齐长,法力高强,为什么来趟人间还有人能够杀我?

“不要说我。就算是通天教主也不知道。”金花教主回答的直接:“这些都是天机,天机没有任何人知道。”

这就奇怪了,我连我前世的死因是什么都不知道,既然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他们把我当成是世人看待。那又为不让我知道我前世是怎么死的?

不过金花教主对我似乎也并不想说过多的话,又交代了凤齐天几句叫他最好是自己想想,孰轻孰重,要分的清楚,说着。就在我们身前,直接幻身消失了。

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书房,就是在三郎神府里,在金花教主走后,我问凤齐天。问他知不知道我前世是怎么死的?

凤齐天对我摇了下头,说他不清楚。

凤齐天他和我说不清楚的时候,我就联想到刚才金花教主说的,凤齐天似乎是有什么事情在隐瞒我。

现在也没外人在,我就向着凤齐天身前靠过去,轻声问他说:“齐天,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不想让我知道?”

当我向着凤齐天的胸口靠过去的时候,凤齐天听了我这话,心脏顿时就剧烈的跳了起来,就像是被当场抓住的小偷一般。神色难以言表,转过头去,根本就不敢看我,对我说没什么,[]他怎么可能会骗我。

凤齐天喜欢我我知道。就算是他嘴里说的没有,但是他的表情和剧烈跳动的心脏,让我知道他是在对我撒谎,不过我欠凤齐天的太多,他既然现在不想说,那我也不逼他,我这辈子能活下来,其中有一半就是以因为凤齐天的原因,如果不是他一直对我不离不弃,恐怕我现在还逃不脱柳龙庭的掌控,那种任由被柳龙庭割宰的日子,我受够了。

“我觉你肯定还有话没对我说,不过你不想说,我也不会强迫你,现在柳龙庭封神典礼我们也看完了。我们回去吧。”

当我和凤齐天说着这话的时候,凤齐天似乎没有想到我竟然这么大度的不纠缠他问这个问题,不过我这么一不纠缠,倒是让他自己深感愧疚,犹豫了一会。对我说:“静儿,不是我不和你说,只是……。”

只是后面没有说出扣,看着凤齐天那张妖冶俊秀的脸上路出一些难色,正想安慰他,没想到这时候书房关着的门顿时就往屋里一开,几个手里捧着如意的侍从先走进来,而随后一抹白影出现在了门口,是柳龙庭。

柳龙庭封神典礼结束了之后,倒是也应了人间的天气。脱了他的银白外衣,现在一袭白衣胜雪,腰间挂着一块看起来绿的晶莹剔透的翡翠吊坠,看起来清凉又恬静。

看着此时柳龙庭这无缘由的就当了教主,我心里自然是不爽。不过他现在刚当教主,通天教主和金花教主还没走,他不可能光明正大的来对我使坏,于是我抬眼看了柳龙庭几眼,跟他说:“也不知道是你家里人给你走了多少关系。才让你当了主教,这就连你这种人都能胜任神位,这天宫之神,早晚都会被消亡。”

柳龙庭听我说这话,也不生气,而是抬起他那张白皙的下巴,也不知道是他当了教主后,浑身散发出来的气不一样,还是成神之后样貌也会稍微有些改变,而柳龙庭在他当了三郎教主之后,整个人给我的感觉都不一样,浑身散发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气息,就连脸都变得比从前要更加俊美。

柳龙庭的嘴角轻微抿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开玩笑还是说真的:“我之所以会成教主,那也是拜你所赐。我还得感谢你,而即使神是会消亡,那也会等在你死死亡之后,我来找你是谈事情的,你家市郊区外,已经有禺疆在开始散播瘟疫,现在瘟疫的范围还不大,并且现在死的只是一些牲畜,但是过几天,就会接连不断的死人,我刚上任主教,需要杀掉这只禺疆立威,而我记得,我们之前的弟马关系还没解除,这次恐怕我们要再合作一次。不过若是你愿意和凤齐天帮忙,不用我出手的话,那我自然也将这个为民除害的机会让给你们。”

柳龙庭说这话的时候,冠冕堂皇,看着我的眼神,也如同看着陌生人那般,让我忽然服从他的命令让我心里有点憋屈,我好不容易甩掉他,为什么要好复服从他?并且那个禺疆是什么东西我都不知道,只知道他是传播瘟疫的东西。

“那我要是两条都不答应呢?”我强硬的回答柳龙庭。

柳龙庭那双灰白的眼眸盯着我看了一眼,他眼里就像是一汪明净的水,虽然眼眸异常于我们常人,可是长在他的脸上,却越看越发的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他的眼睛,美的就像是一滩吸引人的死亡之水,只要一不小心,就会被他拉进深渊。

“你答不答应与我何关?救人不是我的义务,死的是人,而不是仙家不是神,更不是我,你要明白,我的神位是玉帝赐封的,他不会因为我不亲自出马救人,而罢免我。”

柳龙庭这话里,强调他的神位是玉帝赐封的,就像是在隐喻别的什么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