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前女友/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娇儿看见柳龙庭在亲我,顿时就张大了嘴巴,尖叫了一声,而柳龙庭看见娇儿就这么不敲门的就闯了进来了,顿时就有些不悦,不过毕竟他是当哥哥的,总不能当着自己的妹妹做着这么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于是就将嘴从我的唇边移开了,转身糅声的问娇儿怎么这么没礼貌,之前教的都忘了吗?进屋子怎么练门都不敲了?

娇儿见柳龙庭忍着脾气骂她,于是就背着手,小心翼翼的走到我的身边来,看着柳龙庭,忍不住的用手捂着她那张小嘴,笑嘻嘻的。

我不知道娇儿在笑什么。于是顺着娇儿的眼神向着柳龙庭的脸上看过去,只见可能是刚才吻的比较激烈,他的下巴上,全染上了我刚才刚往唇上擦着的胭脂,和他白皙的皮肤混在一起,红一块白一块的,十分的滑稽。

我看着柳龙庭这样,本想伸手给他擦,但是手伸向柳龙庭下巴上一半的时候,忽然想起我现在还是排斥他的,于是就把手缩了回来,转头看向我自己镜子的脸,因为我的下巴刚才一直都贴在柳龙庭的下巴上,所以也沾染上了一些,于是我自己用手擦干净。而柳龙庭见我手缩了回去,他便自己从他坏了掏出了条手帕,将他下巴上胭脂给擦了,然后训了一句娇儿,问娇儿进来有什么事情?

“我是来找白姐姐的。三哥你先出去吧,我有点小事情想和姐姐单独说说。”

虽然我不喜欢柳龙庭,但是我对娇儿却怎么也讨厌不起来,而柳龙庭被娇儿撞见了他在跟我接吻,也稍微的有点尴尬,就出门去,临走前还交代娇儿不准和我捣乱。

娇儿连连点头答应,等柳龙庭走了之后,娇儿便一把就向我跑过来,靠在了我的怀里,跟我撒着娇说:“白姐姐,昨天晚上我三哥跟我二姐说他要和你下山去了,你能不能帮我个忙啊。”

“什么忙?叫我帮你买什么喜欢的东西吗?”我问娇儿。

娇儿立马摇了摇头:“我不想买东西,要是想买的话,叫家里的下人去买就好了,哪还用麻烦白姐姐,我想,我想……。”

娇儿说着这话的时候,忽然就有点不好意思,我看着她这害羞的模样。顿时就嘲笑她说想啥啊?想什么就跟我说啊!

“我想让你把这个,送给我师父。”

娇儿说着的时候,从后背抽出一条精心编好的穗子,跟我说:“这是我学着山里姐姐编的平安穗子,想着我师父有面铜镜,他那铜镜光秃秃的,一点都不好看,于是我就给他编了条穗子,希望师父能挂在他的铜镜山,小白姐姐你可别笑我啊。我这是第一次编,也编的不好,也不知道师父会不会嫌弃。”

娇儿的师父,就是虚,如果不是娇儿带我去见虚的话,虚也不会跑出来,并且他一出来之后,也是从我们几方的人下手,开始是跟山神,现在又是跟银花教主,也亏他这么坏的人,还有娇儿惦记着。

娇儿见我一直都没说话,以为是麻烦到我了,于是就有点难过的说家里人不准她下山,而师父从上次走了之后也没再回来过。家里的下人也不可靠,所以只能麻烦我了。

替娇儿送这平安穗子给虚也不是很难,但是我跟娇儿说要她师父神出鬼没的,什么时候碰的上也说不一定,就怕到时候时间晚了。她等不及了。

“不碍事的不碍事的,只要能送到师父手上,我就心满意足了!”娇儿赶紧跟我解释。

娇儿不介意就好,于是我就把娇儿的这件事情给答应了下来,而娇儿见我答应了。开心的都蹦了起来,看着我的这张脸,笑嘻嘻的,跟我说:“小白姐姐,我三哥对你真好。听我二姐说,三哥脱了皮救你,还把你的脸给治好了,你要是能嫁给我三哥就好了。”

这不提这件事情还好,没想到一提。全都是说柳龙庭好话的,我心里顿时就有些窝火,现在也顾不上柳龙庭在家里是什么形象,于是直接跟娇儿说我这脸上的伤,就是柳龙庭给害的。还有我的病,也是他算计的,虽然我对她不讨厌,但是我对柳龙庭,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好感,只希望早点远离他!

我说的激动,娇儿还是一副平静的表情,看着她平静的模样,我忽然觉的我自己就像是个怨妇似的,逢人便说自己不堪的遭遇,顿时就有些汗颜。

而娇儿听我说这话,自己也想了一想,然后跟我说:“最近我三哥是比较奇怪,莫名其妙的就当了主教,我们家里人都不知道这件事情,而且三哥最近也不怎么跟家里人联系,昨天晚上他带着你回来的时候,我和龙腾,都听见了二姐和三哥在屋里吵架,从我们出生到现在。他们这还是第一次吵架,三哥直接都把二姐给气走了。”

我倒是很想知道,柳龙庭是因为什么原因跟柳烈云吵架,他们家里人的关系,我一个外人,根本就看不透。

不过当我们吃完早饭后,准备了一些简单的东西,我就跟柳龙庭一起下山,从前都是我定来去的机票,现在都是他订。尽管我们没身份证什么的,他一样能买到。

不过就算是此时柳龙庭对我再好,我都对他没有什么感觉,只想找个机会,摆脱他,让他永远都找不到。

我们在我家市里下飞机后,黄三娘就在机场接我和柳龙庭了,她一见柳龙庭的面,就说了一句都安排好了。

柳龙庭点了下头,然后转头看向我。跟我说:“你要是想活下去,就必须在这个世界有你自己的信仰,等你的信仰强大了,谁都动不了你,从现在开始。我还是你的仙家,你还是我的弟马,想要得到信仰,就要去救人,救的人越多。你就会被口口相传,信仰就是这么来的,并且我劝你,你最好是把你从前的名讳改一下,在人间,你从前的九天大帝的称呼,他们会认为是男性,所以你的神位,也要改成九天娘娘,就如女娲大帝。在人间都称呼她为女娲娘娘。”

柳龙庭在这很认真的教我,他这么认真,忽然就让我有点不好怎么办,如果今后的路一路畅通,没人会想去死。包括我,人只有在最绝望的死后才会想着死,但是如果想活着的话,我不想让我最讨厌的人帮助我,我不想欠柳龙庭的任何东西,因为我怕到最后,这些我欠他的,将会被我拿来抵押他之前对我所做的一切,我又忍不住重新喜欢他,毕竟他的鼻子眼睛嘴,长得都印进了我心里,仿佛我应该喜欢的人,就只能是他这幅模样。

但是此时,我被他掌控着,我除了跟着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退路。

“对了三爷,这几天,我看见银花教主也出来了,我估计事她猜到了三爷想干什么事情,如果我们真的想帮白静的话,我估计她会从中作梗。”

银花教主也来了,不过现在不能叫银花为教主了,她现在只是银花,教主的名头被柳龙庭抢了。

其实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银花教主想着要重生,不过现在虚跟着她,她应该是有更大的预谋,而柳龙庭听见黄三娘说银花教主的时候,眉色一皱,我看着柳龙庭这模样,忍不住的嘲讽着他说:“怎么了,遇见前女友,你不应该感到高兴吗?还皱眉干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