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笑面佛/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黄三娘站在我们的身边,可能是顾忌到柳龙庭之前和银花教主的关系,见我这么直白的嘲讽柳龙庭,脸色顿时就变得有些难看,毕竟什么前女友不前女友的,银花教主从前就拿柳龙庭当一条狗,我哪壶不开提哪壶,正想跟我解释,不过柳龙庭倒是一点都不介意我这么说他,朝我扬起了下巴,跟我说:“那你这么在乎我见银花教主,是吃醋了吗?”

可拉倒吧,我会吃柳龙庭的醋?

我顿时就对柳龙庭白了一眼,跟他说想太多,就算是他跟银花教主颠鸾倒凤大战三百回合。指不定我还会给他摇旗助威。

“旗倒是不用你摇,浪费人才,你应该过来给她教床头本事,我在你身上辛苦这么久,才把你调教出来。可不是让你摇旗助威的。”

这大白天的,周围都是来来往往的人,黄三娘还在我们身边,柳龙庭简直就是厚颜无耻,什么话都说的出口。我真是气急了,真想反驳他,但是又怕柳龙庭接更下贱的话,于是也不再跟他说话,自己一个人生着闷气。心想柳龙庭怎么现在这么不要脸了。

黄三娘送我和柳龙庭回到柳龙庭家里,然后她才出门去了,现在回到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家里,从前喜怒悲哀全都涌现了出来,那时候柳龙庭的残暴,深深的扎进了我的心里,而柳龙庭再回来,就跟他从前平时一模一样,根本就没有考虑这屋子里到底死过多少人,直接将我们的行李挂了起来,然后对着仙堂里喊了一声:“你们都出来吧。”

他这一声喊,只见仙堂的门打开了,巫英还有常天霸常翠花他们从仙堂里出来了,最后出来的是阴观音,阴观音还是阴沉着一张脸,一句话都不说,就跟谁欠了他好几百万似的。

“之前我强制性的做过一些对不起你们的事情,现在对你们深表歉意,从今天开始,你们就继续跟着白静,我猜到你们其中的一些仙家知道跟着白静的好处,也知道我的厉害,但是这次我不强迫你们,想走的也可以走。”

巫英他们,之前全部是我的仙家。柳龙庭将他们抢了,怎么就不跟我说抱歉,不过除了巫英和阴观音很快的就认同了我之外,其他的仙家,相互看了好几眼。有些自动离开的,毕竟仙家都有脾气,他们一直都被柳龙庭封锁在这个屋子里,这么强制性的换主人,加上根本就不知道外面的任何消息。也根本就不知道柳龙庭现在是教主,大家都会为了自己的前程而去投奔他人,所以最后留下来的,也只有巫英和阴观音,还有常天霸常翠花。

屋里只剩下我们六人之后。阴观音忽然向着柳龙庭微微低了下头,对柳龙庭说:“恭喜主人当上了萨满主教。”

当巫英听到阴观音说柳龙庭当上了萨满主教的时候,神色顿时就惊讶了,似乎有点不太敢相信,毕竟谁都难以置信柳龙庭这样罪恶满贯的人。竟然还能当主教,于是就问我说:“白静,柳龙庭,真的当主教了?”

我十分不情愿的回答她说是,因为我心里根本就不接受柳龙庭把我虐了一番还这顶着这么一个牛逼的官职回归。但事实也摆在我的面前,我纠结了一会,然后对巫英说是。

我一说是之后,常霸天和常翠花顿时就惊喜了起来,这惊喜的高兴。简直就像是比捡了五百万都开心,奴性的一把就跪在了柳龙庭的面前,求柳龙庭提携他们,并且还不断的庆幸他们幸好选择了留下来,不然的话。就错过了在教主手下办事的机会,不像是走的那几个仙家,就算是修炼一千年,估计都当不了上方仙。

见常霸天和常翠花跪着,柳龙庭随口跟他们说了一句起来吧,叫他们以后多听我的话,事情办好了,想当上方仙也容易很多,而当他说想当上方仙也容易很多的时候,原本对柳龙庭并不怎么待见的巫英,也倒戈向了柳龙庭,希望柳龙庭能多多的提携她。

我不知道教主的具体权利有多大,但是他的权利让我见识到了权利大的妙处,有些东西,根本就不用自己努力。想要的,自己都会贴上来。

而柳龙庭见几个仙家都这么贴着他,于是又改口对他们说,只要以后他们全都听从他的话,他们想要的。他也可以给他们。

这句话,简直就是巫英她们的定心丸,从对柳龙庭的排斥,到现在完全心服口服的归顺他,简直就是一个权力的区别。而柳龙庭此时也没顾忌我多少,就像是故意给我秀他权利带来的好处。

我心里自然是对柳龙庭不爽,明明那些仙家就是我的,他妆模作样的说要将那些仙家还给我,然后却又让她们死心塌地的跟着他。哪怕是最亲密的人,这种看着自己的人倒戈像他这一边,心里也会别扭,更何况我和柳龙庭此时,只是身在一起,心却相隔十万八千里。

当柳龙庭和那些仙家都说完了话之后,叫他们都下去了,这才转头跟我说叫我也去洗澡好好休息一晚上,黄三娘帮我们接了个单子,说是我们隔壁县的一座寺庙里出现一尊邪佛。见人就笑,笑了三声之后,人就死了,请了很多仙家也没说出个缘由来,明天我们就过去看看。

从柳龙庭纠缠我以来,我就很久都没接过什么单子,加上这是柳龙庭在帮助我,我并不想领他的这份假惺惺的恩情,于是就对他说我身体不舒服,要去他自己一个人去。

见我拒绝,柳龙庭也没说什么,他这么平静的反应让我一下都不好猜测他心里想的是什么?正觉得我的话是不是说的过分了,而柳龙庭这时直接便将我抱了起来,向着卧室里走进去,气势汹汹的一把就往床上摔了上去,然后转身关门。

我特么都想骂柳龙庭是不是神经病,赶紧问他想干什么?!

柳龙庭不紧不慢的脱着他的衣服,向我走过来,阴着跟我说:“你不是身体不舒服吗?我来给你治治,一会就好了。”

他M的看着柳龙庭都将他的上衣都脱了。眼看着就要往我身上扑,我顿时就明白了他想做什么,并且看着他衣服势不可挡的模样,从前他生气时对我的狂暴简直让我想到就浑身的骨头都痛,赶紧的就对他吼了一声我去。叫他别碰我。

见我答应,柳龙庭这才把他的衣服穿了起来,跟我说:“这不就对了,早答应我也不会吓你。”不过他说着这话的时候,可能他刚才只是想逗着我玩玩,而我却当真了,见我拒绝抵触他的表情,他神色顿时就真的沉了下去:“害怕我碰你是吗?那我们就立个规矩,以后我们每晚都要有关系,我得让你知道我的好。得让你以后没我的时候,就会想我。——好了,你自己准备吧。”

最后这话,柳龙庭的语气里有些无奈,听着他无奈的语气,我心理涌出一种很复杂的情绪,觉的是我自己作,我都这样了,当了婊子还想立什么贞节牌坊,但是我又觉的我自己是对的,凭什么我就要成为柳龙庭发泄的东西。

第二天上午,柳龙庭直接带着我去了那尊出了邪佛的寺庙,这座寺庙还挺有名的,只是可能是发生了邪佛笑人而人死的事情,现在大白天的,并且还是周末,寺庙里除了寥寥的几个僧人,一个人香客都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