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愿望/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龙庭就躺在我身边,我梦里是有意识的,但是转头想抓住柳龙庭喊他救我的时候,才发现我在梦里根本就控制不了我的四肢,只能在沉浸在梦里,看着佛陀朝我笑。

“你害怕我吗?”佛陀忽然开口说话,而我身边的空气也变得白茫茫的一片,一股寺庙里的檀香味道,迷漫在了我的周围,现在我就依旧处在寺庙里一样。

现在陀佛要害我,我当然会害怕他,不过我想到柳龙庭他既然拿我做诱饵,那应该是猜到了佛陀会跟我回来,看他现在这样子也挺在意我的,我觉的他肯定不会让我就这么死了的。

“你这不是白问吗?你是佛陀。你要害我,我当然害怕你了。”我回答佛陀,此时的我,仿佛就只剩下了一双能看见他的眼睛,除了他之外。我周围全是白雾,什么都没有。

当佛陀听到我这话之后,顿时就笑了起来,这种笑容,听起来爽朗。但是配着佛陀狰狞笑着的表情,却让人觉的十分的诡异。

“害怕?你害怕我干什么?我是佛,能满足你所有的愿望,你说,你的愿望是什么。我全都能给你满足。”

我从来就没有向佛许愿的想法,也从来都从来没去寺庙许过愿望,不仅如此,至于我现在还有什么愿望,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更不要说这佛陀是恶佛,我怎么可能会向他许愿?

“我没有愿望要许。”我回答了一句佛陀,并且对他说:“你本身就是修炼顿悟才成佛的,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能许一个愿望就能得到实现的,你当初修行的时候,怎么不向佛祖许个愿,直接让你成佛呢。”

我自己觉的,在这个世界上,你想要什么,就得自己去努力争取什么,愿望都是贪念,是妄想,要是许愿真的有什么用,那我们孩子上小学的时候,老师们就不会叫孩子们勤学苦读,都去许愿就好了。

佛陀听到我这话之后,像是更加触动到了他心里的某个点上去了,那脏满是福气的脸的表情更加恐怖狰狞,并且朝我威逼过来,跟我说话的声音的都十分的阴险:“你没愿望?怎么可能没有愿望?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有愿望。难道你就不想杀了柳龙庭?难道你就不想摆脱他的控制?难道你就不想退出他们的世界,改变你自己已经被上天注定的命运,永远过你从前的平静生活吗?”在佛陀在我面前睁大着他那双没有瞳孔的眼睛,跟我说说完这些话的时候,才又继续恢复了平时摆在大殿里的笑容可掬的表情:“你有的吧。别人都跟我许愿,你也许一个吧,只要是你许的愿望,我就会帮你实现。”

原本我是没有愿望的,但是佛陀这么一提醒我。我心里有一种渴望,顿时就迸发了出来,是啊,我想杀柳龙庭,我想摆脱他。我更想离开现在这片是非,我想过和正常人一样普通又安静的生活,哪怕是会受到一点欺负,哪怕是会成为房奴车奴,我全都不介意。

“是不是?你还是有渴望的。渴望就是愿望,朝我说出你的愿望,我什么都能满足你,让你回到从前的生活,帮你改命运。让你不再承受这么多的苦难,把你的生活完全变回到见柳龙庭的第一眼之前,你不会想着要遇见他的,你现在所有一切的灾难,都是他造成的……”

佛陀在怂恿我。他的话,就像是毒药一般的在蛊惑我,让我虽然知道他是恶佛,但是还是忍不住的问他说:“你真的能帮我改变一切?实现我的愿望?”

“我是佛,佛天大地大。什么都能做到,只要你许下愿望,我就能帮你实现。”佛陀回答我。

“那你帮我实现愿望的代价是什么?或者是说回报是什么?”

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事物是免费的,佛实现了你的愿望,你就要去还愿,做到所承诺的事情。

当我问到代价是什么的时候,佛陀却不说话了,而是转了话题,笑盈盈的跟我说:“相对比起代价,你的愿望才是你最想实现的,不是吗?朝我许愿吧,我什么都能满足你。”

我也不傻,想到之前死的那些人,他们都可能就是因为许了愿望才被杀死,想到是柳龙庭安排我引诱这个佛陀过来的。但是现在都这么长时间去了,他怎么还不救我。

“柳龙庭,你特么倒是快点救我啊!”我在梦里大喊了一声,而在我喊这话的时候,我身上忽然传来一阵刺骨的凉。在这刺骨的凉气窜入我心底的时候,在我面前的那个佛头就像是受到了什么压制一般,瞬间就变小并且消失不见。

当佛陀彻底的消失在了我的面前之后,我终于能睁开了眼睛,看见着我眼前的天花板。还有柳龙庭一张白皙的脸。

“醒了?”柳龙庭问了我一句。

看着柳龙庭那张脸又浮现在我的面前,我心里顿时就有点后悔为什么在梦里我没许愿,试试看能不能梦想成真。

“你就不觉得你很过分吗?为什么每次都要拿我当诱饵,你怎么不用你当诱饵,你还真是巴不得我死。”

估计柳龙庭已经知道了刚才我在梦里说的是什么。所以我现在质问他,他也不觉得他人品不好,跟我说:“因为你没有大到让你愿意付出生命的愿望,你口口声声的说想死,其实在你心里,你比任何一个人都想活下去,所有我自然是让你当诱饵。”

柳龙庭这话说的,像是在怪我一样,我一阵冷笑:“那你的意思是,我想活下去就是你找我当诱饵的借口是吗?难道我就不应该活吗?难道我的命就没你的命值钱是吗?”

我不知道我现在是什么脾气。柳龙庭一说话,我就想怼他,而柳龙庭见我说这话,并没有急着跟我解释什么,而是冷傲的回答我说:“难道不是吗?”

我没想到柳龙庭会这么面对面的直接羞辱我,顿时就一把掀开了被子正想下床出门,而在我走的时候柳龙庭直接拉住了我的手,将我往被子上一按,直接向着我身上压了过来,腿压着我的脚不让我动,单手握住了我的双手就往我头顶上一压,就跟我说:“你没朝着笑面佛许愿的原因,是因为舍不得离开我是吗,我知道你心里,还是有我。”

柳龙庭说这话的时候,气息就喷在我的脸上,昏暗的光线里,我就看见他扬着一张白皙的脸在我的面前。

我不知道他那里来的自信,正想反驳他做梦,而柳龙庭两片柔软的唇瓣直接下来堵住了我的唇。张口就朝我口舌含咬进来,而他的另外一只手顺着我的腿,也将我的睡裙向着我的腰上推了上去。

柳龙庭他想做这种事情的时候,我根本就没办法拒绝他,力气没他大。他的活简直就跟夜店的鸭一样,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花样出奇。

当平静下来后,柳龙庭才继续跟我说:“我从没有想过让你死,你想活下去,就是我算计这这个那个的唯一缘由,我要把你捧起来,让你活下去。今天的笑面佛,原本的真身。就是庙里的主持,我需要看见他的原形,嗅到他的气息,才能感觉到他的真身是谁,藏在哪里,我们天一亮就再去寺庙,让他如果不想去死的话,就让他在寺庙上供你,让你开始跟佛神一样,得到信仰,当然,现在我们做的,只是第一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