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心慈手软/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不知道柳龙庭他到底是给我布了一个多大的局,真是个心机婊,把我供奉在寺庙,真是不怕我折寿,不过听着柳龙庭这么一心一意的跟我说话,我就跟他说:“我再跟你说一遍,我已经不喜欢你,你觉的你给我做这么多,我就会感动吗?哪怕是到时候你成功了,我真的复位了,我根本就不想记起来你是谁。”

我说的无情,不过柳龙庭倒是无所谓:“你记不记得住我,跟我没有半点关系,我只是做我自己的事情,是为了让你好配合我。所以我才告诉你,只不过劝你最好是别将我说的话说出去让第三个人知道,不然你就更加逃脱不了我,我们很有可能被一起赐死,而上天又要装出一副他怜悯天下苍生的模样。会把我们合葬在一起,你死了也不安宁。”

看着柳龙庭说这话还得意的模样,我心里骂了他一句贱种,比我从前还贱,起码我从前知道他不喜欢我后。我就懒得招惹他,而他知道我不喜欢他之后,还挑各种烂理由,来证明我是爱他的,真是可笑。

现在已经是凌晨四点了。再一会就要天亮,这一晚上,我也没怎么睡,于是转身背着柳龙庭,侧头睡过去,而柳龙庭也向我靠过来,伸手抱住了我的腰,贴着我后背将脸埋进我的发中,和我一起休息。

早晨天亮的时候,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柳龙庭就已经在做早餐了,本来我想都是他活该,要是把我放走了,他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受我的气,让我无理取闹,但是现在都八点多了,我们上午还要去寺庙,柳龙庭估计也是赶时间,一边煎蛋一边看着锅里的粥,一个大男人就像是个家庭主妇似的,让我心里看的又有点过意不去,于是向着厨房走过去,根他说以后别做了,外面卖早餐的多的是,不差他这么白忙活。

柳龙庭听我说这话。顿时就笑了起来,跟我说了几句外面是外面的,他做的是他做的,得让我感受到他的温暖,让我知道他能出厅堂能下厨房。不然我怎么会重新喜欢他,说着将他几根白皙的手指放在了我鼓着的胸口,问我说:“怎么样,感受到我的温暖了吗?”

可拉倒吧,我不知道柳龙庭从什么时候开始也这么不要脸。真是冷的时候就是一块冰,热的时候就是个傻逼,接地气的很。

吃完早餐后,我们继续去寺庙,不过当我们跟寺里的僧人说我们要找方丈的时候。寺里的僧人都说方丈一早就出门扫塔去了,倒现在还没回来。

寺庙的后面有坐塔,离寺庙也不是很远,我跟着柳龙庭就向着那塔走过去,其实我心里还是很好奇柳龙庭是怎么知道昨晚的恶佛就是方丈的。毕竟如果判断是他的话,光凭着身上的的气息肯定是不行的,起码也要知道动机啊?

在我我们向着塔走过去的路上,柳龙庭让我念口诀,将家里的所有仙家都请出来。叫他们带领这里山上的仙家,守住每一个能逃跑的地方,怕方丈嗅到我们的气息,揣测出我们的来意后就会逃走。

我就知道只有姑获鸟能看出人的心意,昨天佛陀接近我的时候。他一靠近我,就探知了我心里在想什么,于是我就听了柳龙庭的话,将巫英他们都叫了过来,吩咐他们把这方圆几里地的仙家都叫起来。然他们看住寺庙里的每一个人,特别是老和尚的,毕竟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方丈连弥勒佛都敢变,保准不了他会变成其人的模样逃走。

现在柳龙庭看着我终于办事细致比从前聪明了,夸了我一句,说不亏是他调教好的,要是我奶奶知道,肯定得感谢他八辈祖宗。

我都懒得嘲讽柳龙庭,问了柳龙庭我好奇的问题,说方丈看起来很好啊,并且对弥勒佛也尊敬,怎么会变成弥勒佛的样子出去害人呢?

说到这个问题,柳龙庭跟我说这就算是天下最善良的人,也会有罪恶的一面。任何事物都是相互依存的,昨天来找我的恶佛,身上就是方丈身上的气息,看来这方丈已经有了一定的修为,至于他为什么要用愿望杀人。这个杀人动机,就要问他自己了,不过我们今天来的主要目的,就是和他达成协商,别的都是不重要的。

柳龙庭做事一向狠稳准。只奔着一个目标去,而当我们顺着方丈的气息走到寺庙后山的塔前时,只见塔门是开着的,方丈就在塔里面。

我正想走进去,柳龙庭先拦住了我。他先进去,拉着我的手腕,叫我跟在他后面。

塔内一片祥和,也十分的干净,我们在一层没看到方丈的身影,柳龙庭也懒得带我一点点去找方丈,直接伸手念动咒语,想叫出这里的地仙,讲方丈找出来,可还没等柳龙庭念呢。我感觉我们身后出现了一个人影,我猛地转头往我们身后一看,只见是方丈佝偻着腰,手里拿着一把用竹枝做的扫把,隐者眼神看我们。

他这眼神,就如同昨天晚上进入我梦中的恶佛是一样的,我看的心里顿时一阵心惊,而柳龙庭头也不回的回答方丈:“我是来跟你谈交易的。”

“出家人,谈什么交易。”方丈说着这话的时候,继续低头扫地。

“那出家人,为何要杀人?”柳龙庭转过头,一针见血,说的严厉!

方丈一听柳龙庭这话,顿时就吓得手都在抖,柳龙庭也没给他机会,直着腰,垂眼俯视方丈:“恶佛就是你,杀了那些香客的也是你,我告诉你,现在我知道了你的真身。对付你的方法有很多种,我能让你身败名裂,你修行了这么久,就是一寺庙方丈,我就不相信你愿意在你暮年的时候。还留下个千古骂名,有损佛家声誉。”

当柳龙庭说完这话后,我看见方丈的全身都在抖,不过毕竟修行了这么多年,该有的淡定还是有的,也知道他自己斗不过柳龙庭,于是问柳龙庭说:“你想跟我谈什么交易?”

“你以后不准再出来作恶,我们会对外面说已经将变成恶佛的妖怪给杀了,但是条件是,我们是受九天娘娘旨意才下来收你的。你的庙里,要给九天娘娘立个神牌雕塑,来供奉他,让她吃人间的香火。”

还好我自己一直都没把我现在和前世联系在一起,不然柳龙庭说这话的时候,我都不能想象我自己到底有多尴尬,不过虽然是佛教,我前世是身份和佛教不符合,但是现在佛道两教都有神明在串连着供奉,就像是四大天王,他们都是中央天宫的上方神仙,所以只要方丈同意,再供我前世的身份,也是可以的。

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方丈一听到柳龙庭要供奉九天娘娘,脸色顿时就变了,有些生气的立马拒绝:“不行,这神仙已经超出了三界之内,对我们人间也没有什么贡献,我不能供她,况且是女神,佛教供男不供女,这个条件我不能答应。”

原本我也没想过要把我的神像供奉在寺庙,但是方丈说这种话,让我心里顿时就有些不爽,什么对人间没有贡献就嫌弃我前世,不是说中央天宫就是九重天帝创造的吗?如果不是九重天帝创造了天宫,那些神仙都要住在地面上和人抢地盘住了。

我正想反驳方丈的话,一道亮光从外面照射了进来,这道亮光,直接穿透了方丈的胸腹,一口血顿时就从老方丈的口里吐了出来,随即死去,倒在了地上,而塔外想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柳龙庭,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心慈手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