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颛顼为妖/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可不喜欢山神老是叫我自己来办我自己并不太擅长的事情,我担心我搞砸了怎么办?但是山神根本就不考虑我会不会搞砸,简直就相信我有奇功似的,但是我跟他抱怨两句能不能说明白点的时候,他就会骂我,说我不是猪,为什么要把自己当猪看?

山神对我说话一向是呛我,我也习惯了,不过山神在给我变出一套我们现代衣服的时候,我感觉他不仅自己衣品好到赞。就连给女人选衣服的眼光也好的很,我不知道他怎么变出来的衣服,一条简洁大海色的中长修身鱼尾裙,一件纯白无袖荷叶边端上衣,并且这衣服尺寸和我身材正好搭配,穿在我身上的时候,我整个人的气质顿时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如果不是这身衣服的话,我都不知道我自己穿这么干练的衣服也会好看。

衣服是我一根人在房间里穿的,我穿好了之后,就把山神叫了进来,而当我扬着手给山神看的时候,山神倒是十分满意我穿这衣服的模样,我跟他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无邪的笑过,不过在他要我在他面前转圈的时候。山神原本开心的脸色顿时就有些垮了下去,像我走了过来,按住我的后背叫我别动,然后他把我衣服后面的一道拉链给拉上了,并且说我做事能不能细心一点?

不过可能是他在给我拉着衣服链子,然后又跟我说这种训斥的话,他自己也稍微的有点尴尬,于是就正色跟我说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情,不要害怕,一害怕,就做什么事情都会胆怯,要相信自己的能力,做好最坏的打算,即使是失败了,也没什么关系,总会有解决的办法。

山神说了这些话,还算是让我有点受益的,之前我就是什么都害怕,不敢踏出第一步,所以一直窝囊到现在,而现在和山神在一起,他告诉我,最坏不过死,我每次将死的准备都做好了,还怕别的什么东西?

在我衣服穿好了之后,山神又给我盘头,然后给我化妆,最后给我戴了一顶白色的洋帽,洋帽边沿垂下一掌来宽的白色厚纱,顿时就把我的眼睛给挡住了。

只要中途不让颛顼看见我的眼睛。能够说服他的话,我们就成功了。

当我们准备好一切之后,山神扶我坐在他所变出来的神庙正中央的门前,并且门就朝着大海,又变出无数捧着花的小童。站在门边两侧,还有婢女,站在我的旁边给我摇着香扇。

这种排场,让我一时间都有点不好意思承受,真是过惯了穷日子忽然过下这么奢侈的生活。都让我不自在,不过此时我也没多想,山神换了一声大红色神袍从屋里出来,并且在我旁边不远的地方架起了大鼓,他一声声击鼓请颛顼。鼓声传到很远的海面上,而山神嘴里在唱着些请神词,唱的词调十分古老,我根本就没听过,也都听不懂。但是他唱的倒是十分的好听,声音有力,时而激昂时而低沉,身上的神袍随着海边刮起的大风乱舞,惊艳了整片风景。简直美的就像是画里走出来的一样

虽然我知道这种时候我心里不该这么夸山神,因为我再怎么夸他,他还是会骂我,于是我也懒得看他了,心里盘算这着一会颛顼来了。我要怎么跟他说。

在山神击鼓击了差不多有二十多分钟的时候,我眼睛虽然被白纱蒙住了,但是我的耳朵还是能听见一阵阵巨大的海浪翻滚的声音,一阵扑鼻的腥味向我传过来,是有东西从海面上上来了。

我心里异常的紧张。老是担心要是我把这件事情搞砸了怎么办,但是又想到刚才山神跟我说的话,我又逐渐的淡定了下来,而当我感觉那个东西已经走到我前面离我还不到十米远的时候,停了下来。不再向前,而还没等我说话,山神直接喝了一句:“颛顼,你见了九重天帝,还不下跪?!”

语气喝的严厉,而颛顼像是还在确定我的身份似的,然后一阵有些苍老嘶哑的声音从我的面前传了过来:“可是天帝在高高的九重天上,又怎么会出现在人间呢?她不属于人间的。”

我以为山神还会帮我说话,但是我等了好一会,也不见山神帮我说什么。看来他是要我自己说了,真心发现,山神找了我这个好帮手,连话都可以少说很多。

我对我的前世只是在别人的口中知道一些,说她是无情无欲,所以才会制定神仙也不能有七情六欲的天规,所以我猜我前世应该比较冷淡,但又高贵,于是我轻轻张开了唇,我唇上有山神给我擦的朱红口红,跟这离我有些距离的颛顼说:“几千年前,我下界来到了凡间,不幸在枉死人间,今生投胎转世,想集结各路灵兽瑞物。助我登位,重返九重天宫,而助我者,都能上天宫当正神,颛顼。我很需要你啊。”

我说的缓慢,声音轻柔,毕竟感觉大人物说话,都不会噼里啪啦的跟放炮似的,都十分温和。

而颛顼听了我的话之后,我感觉他又想我走前了几步,像是在嗅我身上的气息,然后又问我:“你身上确实是有九重天帝的气息,并且还穿着现代的衣服,看起来你说的也不像是假的。——几千年前,我有幸还没变成妖怪前见过九重天帝一面,她有一双如同天上星辰的眼睛,并且这也是九重天帝的身份象征,你要是能把帽子摘下来给我看看,我就愿意相信你真的就是九重天帝转世。并且愿意听从你的任何号令。”

现在我的眼睛就在银花那里,我如果真的给颛顼看到了我的眼睛,那我就成了假冒的了,我当然是不能给他看。

不过此时我也不再害怕,紧张。只是想着要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办好,颛顼生前只是一个地上的人王,死了之后还变成了妖怪,他的身份地位跟我相差一大截,我想就算是我前世真的坐在这里。怎么会轻而易举的摘在帽子让他辨认?

“放肆!我堂堂一大帝的尊荣,岂能让你这妖精看,今日你不答应也罢,这个机会,你不要,有无数比你更厉害的妖物想要,日后你身边的妖物都飞升成神,只有你还在当卑贱的妖怪,你心里甘心吗?”

我说着这话的语气严厉又带着点诱惑,我要把颛顼引上钩。他是我们开张的第一个妖物,要是他拒绝了,恐怕后面的路我们会更难走。

在等着颛顼沉默了大概有两分钟时候,忽然,颛顼噗通一声,单膝跪在了我的面前:“只要大帝能带领我上天成为正神,我愿意辅佐大帝,听从大帝的任何命令!”

颛顼说完这话后,我听见了山神的脚步声,山神向着颛顼走过去,然后又向着我走了过来,手里捧着两片足足有我巴掌大的鱼鳞,装的可真逼真,真的双膝就往我的身边一跪,托着两片鱼鳞,跟我说:“大帝,这是颛顼的信物。”

我伸手去接山神手里的鱼鳞,而颛顼的声音又从我的面前传了过来,跟我说:“这两片鱼鳞,是我的命脉,我把命脉交给大帝,只是为了表现诚意,今后大帝可以通过这两片鳞片随时召唤我,哪怕是我远在天边,也能在第一时间内赶回来,帮助大帝,助大帝归位九重天,给我们这些地上的妖物,一个公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