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二章:叫爸爸/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能是被我爬起来的声音给弄醒了,柳龙庭睁开了眼睛,见我趴着腿已经坐在了他的身边,于是就问我说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他看我的眼神,简直就是一点都不惊讶,他难道看我变得这么小了,就不觉的别扭吗?

我向着床下爬下去,我身上穿着睡裙都直快盖住我的脚了,穿着已经大了很多号的拖鞋,向梳妆镜前走过去。然后爬上椅子,看见镜子里我的脸,果然和我长大的时候有点不一样,竟然还有一点丑,又有点萌,特别是脸上还没消下去的婴儿肥,不过看起来,倒是一脸新鲜的肉。

柳龙庭见我一个人坐在梳妆镜前面,于是也床穿鞋向我走过来,因为现在身体小。更容易被他抱进怀里,而柳龙庭一把就把我从椅子上抱了下来,他坐在了我的椅子上,又把我放坐在了他的膝盖上,对着镜子捏着我的脸。问我说我现在和小时候像不像?

我小时候极少拍照片,拍了也没保存下来,我都不知道我小时候长得是什么样子,我怎么知道像不像?

不过看着我自己这么小的模样,我感觉我的人生才又开始起步似的。心情倒也有些好转了起来,问柳龙庭说那我以后还能不能变回去?

“能,只要我们把眼睛拿了回来,我就再将你变回来。”

听着柳龙庭这么肯定的话,果然,真的是我选对了人,跟着柳龙庭,果然有饭吃。

为了表示对柳龙庭的感谢,我跪在柳龙庭的腿上,向着他的脸前转过了身去,跟他说了一句他对我真好,然后柳龙庭见着我讨好他的模样,就有些像是故意玩弄我似的,跟我说:“既然知道我对你好,你就不想报答一下我啊?”

报道?想到柳龙庭跟我说报答的时候,我心里一股莫名的气顿时就涌了上来,之前他把我害成这样,我都没叫他赔偿,现在他只是做了他应该做的,就朝着我要回报了。

我心里顿时就是一阵冷笑。不过还是转头看着柳龙庭,问他说:“那你想要什么回报啊?”

“亲我一下,叫我一句爸爸,或者以后都叫我爸爸。”

一听这话,我差点就打在柳龙庭的脸上,他可真是不要脸,脸皮真是越来越厚,还要我叫他爸爸,他咋不上天呢!

这么有损我尊严的话,我肯定是不会对他说出口,现在天也才早上五点多,柳龙庭就直接高大着一副身子,将我轻轻松松的就夹在了他的臂弯里,将我放在了床上,跟我说他先去给我安排一下祭神的事情,叫我先睡一会,说着给我盖好被子。

看着现在柳龙庭对我关怀备至的样子,他这模样,倒是真的让我想起了我从小就缺失的父爱,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从来都没见过我爸一面,也不知道他现在过的好不好。

上午十点左右,柳龙庭回来了,我正在衣柜里找我能穿的衣服,柳龙庭就直接就去娇儿那里帮我拿了一套衣服过来,帮我穿上,并且跟我说从现在开始,我就不能再叫白静了,他事情已经都安排好了,祭奠就在明天,今天晚上,他会让娇儿送我去山下的一户农民家里,我顶替他们女儿的身份送给他,并且我现在的名字叫朱儿,就是农家里女孩儿的名字,并且在我没拿回眼睛的时候,我就一直都叫朱儿。

这名字,比我自己的名字还俗,不过管她俗不俗了,能掩藏我身份的,就是好名字。

当柳龙庭抱着我从屋里出来的时候,娇儿正在大厅里和龙腾玩,不经意一转头看见了柳龙庭抱着个陌生的小女孩,一开始眼神是惊讶,然后顿时就有些不开心了,立马就从地上站了起来,气呼呼的嘟着嘴:“三哥,你哪里抱来的一个孩子,你都不抱我,我要生气了,你赶紧把她放下来!”

柳龙庭这会也是心情好,看着娇儿气呼呼的样子,顿时就笑了起来,故意还抱着我转了两圈,跟娇儿说:“我就不放。娇儿你是不是受委屈了?”

娇儿直愣愣的看着柳龙庭那得意的样子,顿时,眼睛里泪光一闪,张开嘴直接就往地上一瘫,放声就大哭了起来。

我去。娇儿这也太小心眼了,我赶紧的叫柳龙庭颗别闹了,叫他放我下来,真是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连自己的妹妹都逗着玩。

柳龙庭才不在乎,笑盈盈的看着地上耍赖的娇儿,让我下来了,而这会柳烈云手里还拿着鸡毛掸子,听见娇儿的哭声立即就赶了过来,看见又多了一个小孩在地上站着,就赶紧的问柳龙庭我是谁啊?

柳龙庭笑着跟家里人解释清楚了之后,柳烈云这才又围过来看着着我,脸色欣喜的,又是摸我的脸,又是摸我的头,说长得也怪可爱的啊,说着就叫娇儿给我拿些糖果来。

娇儿一听我就是白静后,开心的眼泪都没擦,拉着我的手立马就含着眼泪笑嘻嘻的,骂柳龙庭说三哥真坏,然后使唤龙腾去拿糖,而龙腾就比较傻憨了,不管我是谁,叫他去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也不多说一句话,虎头虎脑的,十分可爱。

毕竟我要在柳家要住上好久,柳龙庭也把一些关于我的事情说给了家里人听,也好让他们配合一下。而柳烈云她本身修行也有一千多年,也知道事情轻重,就叫柳龙庭放心就好了,她一定会尽力保护我的,而娇儿也开心的一把就将双手全都搭在了我的肩上。抱着我的脖子,说她也要保护我,谁都不能欺负我。

看着柳家人这么护着我的模样,我心里顿时就一阵温暖,如果不是我身份原因。如果我这辈子没有这么多的灾厄,如果我能碰见柳龙庭,在他家里生活,可能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可是如果什么都有如果的话。我这辈子,也根本就不会认识柳龙庭,前辈子也不会犯下什么大错。

我们在家里准备了一天,傍晚的的时候,娇儿奉了柳龙庭的命令,陪着我一起下山,去那户已经事先安排好了的农夫家里,因为柳龙庭已经打过了招呼,所以这家人也并不悲伤,反而因为为了神仙做了事情感到无比的荣幸。好吃好喝的伺候我和娇儿,等第二天一早,农夫夫妻两人就给我身上套了大红褂子穿了绿花裤子,还在我的脸上刷了两大块大红丫蛋子,再扎了两个羊角辫。娇儿看着我这幅丑样子,捂着肚子哈哈哈的笑个不停,说要是她三哥看见我这样子,一定会笑得肚子疼的。

可现在我都打扮好了,我还是个孩纸,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总不能让夫妻两人重新帮我打扮一次吧!

在一切都准备好之后,村子里的人就抬来一顶古时候的四四方方的轿子,农夫夫妻两人送我出门的时候,哭哭啼啼的将我塞进了轿子里,送我上山远去。

按照娇儿的说法,就是这些人将我送上山上的祭台前就可以不管我了,到时候她三哥就会在祭台前等我们,等这些送我上来的人祭拜结束了之后,我以后名义上,就是她三哥的小仙童了。

当不当柳龙庭的仙童倒是无所谓,只不过在我们一些人吹着喇叭打着小鼓送我上山的时候,我似乎闻见了银花教主的气息,并且除了他的气息之外,我还听见了凤凰的鸣叫。

凤齐天和银花教主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