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这章很甜的啦/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种时候,他们怎么会来?

我顿时就掀开轿子前的门帘,往着天空一看,只见一只巨大的五彩凤凰,瞬间从我头顶上向着祭台的位置前飞过去,而娇儿坐在我旁边,也听见了凤凰的鸣叫,跟着我一起伸着头往外看,只是她看了一眼,眼神顿时就兴奋了起来。转过头跟我说:“小白……,不,朱儿姐姐,我师父回来了,我师父回长白山来了!”

说着也不等我,直接从轿子里跳了下去,躲进旁边的草丛里,变成了一条白色小蟒蛇,向着祭台就先游了过去。

那天银花教主让凤齐天看了他的眼睛,凤齐天就向着银花教主走了过去。如果按照我的眼睛能迷惑人的说法,凤齐天就是被银花教主给迷住了,但是为什么从前我天天跟着凤齐天在一起,他天天看我的眼睛,难道就没迷住吗?还是从前他从未见过我的眼睛。所以现在被银花教主用眼睛一施法,他就着迷了?或者是,这双眼睛,可以安在不同人的身上,迷惑不同的人?

我对我前世知道的并不多。早知道当初就不该这么意气用事的拒绝山神去天镜里回到过去看一看。

当着村民们将我已经抬到了祭台上之后,就开始拜我,并且一边拜一边请了跳神儿的大仙在那跳神,而我继续向着外面看过去的时候,只见柳龙庭已经穿着一身华服,人首蛇身的,此时正悬浮在祭台旁边,身上的裙袂飘带随着山里刮过的风吹的翩翩飞舞,又仙又雍容,衣服将他那张白净的脸,衬托的不食人间烟火。

而除了柳龙庭在之外,姑获也站在了柳龙庭的身边,娇儿也在,而柳龙庭身边的对面,就站着银花教主还有凤齐天,凤齐天一身五彩祥衣,就站在银花教主的身边,当然,银花教主身边站着的,也还有娇儿心心念念想着的虚。

“柳龙庭。你说说这是我第几次找你了,不过这次我来,并不是来找你,我是来找白静的,这次上面派我下来,就是为了抓白静,而我刚得知消息,白静好像前天就跟着你上山来了,我这次来,是向你来要人的。”

现在我就在轿子里,凤齐天听了银花教主的话,似乎并没有将她的话放在耳里,而是使唤了他身边的一个仙家,叫他过来接我出去,然后回答银花教主:“前天她确实是跟我上来了,不过今早又走了,你要是早点来,指不定还能见到她,现在你朝我要人,我也拿不出人来给你。”

一个仙家向着我的轿子身边弯下腰来,将我的轿子的门帘掀开,正请我出去,而银花教主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笑着跟柳龙庭说:“你抓她上来了,为何又要放她走,这轿子里面祭祀的童女,该不会就是你使的什么小把戏吧。”

银花教主要来追杀我,如果我这时候的真身被她发现了,我就连靠柳龙庭也靠不住了,而现在外面那些村名还在拜我拜柳龙庭,既然我身上已经没有了我之前的气味,只要我装的像是一个被上供给三郎教主的小孩的话,指不定就能打消银花教主对柳龙庭的怀疑。

“何以见得?”柳龙庭不以为然的笑了一句。

“柳龙庭,我知道你聪明,鬼计划多,你把白静从山神那要回来,这还没处两天,你就心甘情愿的让她走了?你骗别人可以,但是你骗不了我。”银花教主说着,她的声音离着轿子越来越近,像是向着我的轿子走过来。

柳龙庭派的仙家一直用手扶着门帘,让我出去,而外面那些祭拜的村民是除了我之外,是看不见我们在场的任何人的,于是我此时也装傻,装作谁都看不见,在那些村民祭拜完了之后要下山的时候,我赶紧的就从轿子里跑出来,直接从已经站在轿子身边的银花教主身边穿过去,哀嚎的哭着就向着那些下山的人跑,一边哭一边死死的抱住他们其中的一个人的腿,放声大哭的跟着他说我要回家,我要妈妈,让他们带我回家!

我哭的可真逼真的很,我心里十分淡定的在演着这场戏。银花教主这么一怀疑,如果有哪里做得稍微有一些差池,她就会一直都怀疑下去并且找麻烦,我现在就要打消她对我的所有怀疑,让她觉的我就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

当银花教主看我打扮成这种鬼模样被祭祀给柳龙庭的时候。估计她心里的疑虑已经对我消了一大半,而我现在又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抱着那些大人的腿,叫他们带我回去,自从我从前被柳龙庭抛弃之后,往后只要我一想到从前的事情,我能分分钟掉眼泪,原本还以为我的眼泪掉得不值,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也多亏了我这种技能,让我看起来就是个要面临死亡的孩子。

“快回去快回去,你被祭给了三郎教主,以后就是教主的人,快回到祭台上去,教主会派人来接你!”几个村民见我跑了下来,赶紧的又将我拖到了祭台上,我就在地上打滚,哭,就是要跟着他们走,银花教主估计是听我的哭声听得烦透了,也不等那些村民恐吓我,直接以道气堵住了我的嘴,并且将我定在了神台上,向我蹲下身来,伸手想摸我的脸,但可能是看见我脸上沾满了灰,又将手缩了回去,跟我说了句真是可怜,然后抬头继续对柳龙庭说:“柳龙庭,你现在也是正神了,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最好是别做了,加上你要这一个小姑娘的精气也没什么用,别杀她了,把她养在你府里吧,算是给你从前做过这么多孽事赎罪吧。毕竟如果不是我们合手对付了白静,我们早就死了,哪能像是现在这么风光。”

没想到银花教主竟然也有这么心地善良的一面,竟然让柳龙庭别杀我。

而柳龙庭听了阴坏教主的话,笑了起来。跟我想的问题一样,问银花教主:“这些天不见,银花教主,你倒是慈祥了起来。”

柳龙庭这么一说,银花教主自己也笑了一声:“毕竟之前是我对不起你。不希望你再走向什么歧途,况且,如果我说我爱上你了,你相信吗?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就在一起。”

当银花教主跟柳龙庭说这话的时候,要是柳龙庭答应了,我又忍不住想骂他们简直就是对狗男女,有的永远都是利益,所有的情感,都是建立在利益的基础上架起来的。

不过柳龙庭没有直接回答银花教主。而是反问她说:“你觉的我会顺从你的意思吗?”

在柳龙庭和银花教主说话的时候,我们其他几个人,一句话都没说,姑获抱着手肘扬着九个头看着笑话,而娇儿此时看着银花教主。扁着嘴,轻声骂了银花教主几句,也没再说话,毕竟,柳龙庭虽然是我们身边的人,但是他的地位,比我们这里任何人都高,所以他说话时候,我们根本就不能插嘴。

银花教主听出了柳龙庭话里的什么意思,就跟柳龙庭说:“柳龙庭,你可别忘了,几百年前,是白静用眼睛迷惑了你,这不是爱,只是你被她的法术给迷惑了,心在我和她长得一样,并且她的眼睛就在我这里,我也可以用眼睛看你,让你重新爱上我,跟我在一起,总比跟一个废物在一起要强吧。”

银花教主说的猖狂,而柳龙庭冷冷哼了一声:“真是自大。”

“再厉害的法术,也会有消失的一天,并且,谁说我是因为前世受了她的迷惑,才会一直都这么爱她?我受她眼睛迷惑的期限,在你这里已经走到了尽头,我爱的是凡人白静,爱的是那个愚蠢又自不量力的白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