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龙庭老相好/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人说着这话的时候,又掏出手帕擦着她满是道道沟壑的眼角的泪,哭哭啼啼的。

看着这个老人,我就忍不住想起我的奶奶,奶奶也是和这老人一般大的年纪,可现在,我了我自己,离奶奶十万八千里,是我没良心,没能照顾她。

因为这老人和奶奶很像的关系。我对这老人的态度也异常的好,问柳龙庭说能不能帮帮这个可怜的老人家?

柳龙庭低头看了我一眼,两片柔软的唇瓣扬起来,看着他的唇,我简直就是难以想象,这么好看的一张嘴,昨天晚上是怎么疯狂的把我折磨到乱喊乱叫的。

“好,听你的,加上你确实需要这么个机会,试试你自己的本事。”

柳龙庭跟我说完这话后,转头跟老人说我们愿意跟她去看看,不过我们什么报酬也都不要,就是等我们为他们村子解决了井中的东西后,她们全村子的人都要供奉九天娘娘的神位,然后又跟老人瞎说了几句什么他就是九天娘娘派下凡间来救苦救难的。

老人不是我。跟柳龙庭这么久了,听不出来这是柳龙庭瞎编的话,还真的信了柳龙庭我们就是什么九天娘娘的人,赶紧的同意柳龙庭,只要是为他们村子解决了井里的妖邪,她一定发动整个村子里的人都供奉九天娘娘。

我们条件谈妥了之后,柳龙庭就叫老人带我们回去,一路上,老人告诉我其实她以前做姑娘的时候,也当过几年的神婆,供奉的是一个叫做九姑娘的狐狸仙,但是后来那个九姑娘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怎么上她的身了,她也就没办法再给人家瞧事情,不过因为年轻的时候做过神婆的原因,所以她刚才一看见柳龙庭的时候,就认出了柳龙庭不是一般的人。

这南方也有仙家,只不过叫法和我们北方不一样,我们这边叫出马弟子,南方这边叫神婆,但是其实基本的性质还是一样的,都是灵体附身给人看事情。

因为老人家里住的是山里的山村,我们去她家,坐的是那种载人的客运车,因为常年都在泥土路上走的原因。这车上到处都是灰尘,在当我正想着向椅子上爬坐上去的时候,柳龙庭估计是没舍得我坐这脏的椅子,什么也没说,伸手将我往他腿上一捞,抱着我坐在他的怀里,而柳龙庭自己就坐在我老人的身边,此时虽然柳龙庭变成了个大叔,但是身材还修长挺拔,脸也俊俏,这么在人堆里一坐,好看的特别显眼。

虽然我小时候长的没大的时候好看,但也还是比较可爱的,老人坐在柳龙庭身边,一直逗我玩儿,问我一些小朋友问题,然后问柳龙庭我是不是他的女儿,感觉我们看起来也不像啊!

柳龙庭立即就跟老人解释说我长得随娘,不过娘改嫁给了个大老板,就将我们父女两给丢下了,说着又故意借着他露出来心疼我的模样,亲我的脸,我可真是嫌弃坏了他扎在我脸上的胡渣,扎的我脸上又疼又痒,他变什么不好,偏偏要变成一个中年男人。

在山路十八弯之后,我们终于到了老人说的这个村子,其实村子也离赣江边不是很远,只不过就山路多,所以才显得离城里有好长的距离,并且村子就叫樟木村。

现在天色还早,老人先将我和柳龙庭带到樟木村前的那口井边去看,西边的天上,还挂着轮太阳,我和柳龙庭往井里看过去的时候,因为是老井的原因,井里黑乎乎的,波光粼粼一片,除了一些井岩边上长者的碧绿青苔散发出来的一些青草气息,也并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柳龙庭看了井里一眼。眼神里略过一丝惊色,但是这抹惊色很快就从他的眼眸里消失了,而老人见我们两人都望着水井都没什么表情,就怕我们不信她说的话,就跟我们解释说这井里女人的魂,都是晚上出来害人,就在今天早上,村子里的人都从井里捞出村头谁谁家的大儿子,说着还想带我们去她们的宗祠里见死人,说死人还没来的急下葬,就在宗祠里摆着。

见死人这种事情,我是不想见的,不过柳龙庭倒是跟着老人去宗祠里看了一眼,出来的时候,就跟老人说这件事情她就交给我们吧,不过要想对付这井里的东西,需要过两天,这两天叫村子里的人晚上都大门关好,并且在门前都点上香火,这井里的东西就不能勾引人了。

看着柳龙庭这幅从容不迫的模样,我觉的这件事情也并没有多难办,按照他的实力,今晚就能办好,而他要拖到两天以后。

这又不由得让我想起来在我们在赣州的时候,柳龙庭也是这么能拖一天是一天,虽然我知道他是在帮我,但是这故意耗时间,总让我忍不住怀疑,他到底想干什么。

在我们回到老人家里的时候,老人安排家人给我们做大鱼大肉啥的,并且老人把村子里几个说的上话的都叫过来了,让他们去安排每家每户点香的事情,而柳龙庭就跟他们解释说,其实每家每户都有神灵,但是有一些神如果常年都不供奉的话。就会失去法力,现在让他们在门前点上香烛,就是在供奉门神,门神吃了香火,就像是人吃了饭一般好给家里人做事,将妖魔邪气都挡在外面。

晚上吃完饭之后,我们就在老人家里睡下来,因为我现在和柳龙庭就是父女关系,所以我们现在就能睡在同一个房间,同一张床上。想起刚才柳龙庭眼睛向着井里看进去,眼里闪过的那抹惊异,我就问柳龙庭他是不是看出井里是什么东西来了?

柳龙庭正站在床边一颗颗的解着他的衬衣扣子,几根纤长的手指捏着纽扣的模样,简直温柔又撩人。见我问他这话,柳龙庭顿时就朝我一笑,说他确实是已经看出来了这井里的东西是什么。

“那是什么?”我顿时就好气了。

姑获刚才在人的面前一直都不好说话,现在屋里就我和柳龙庭了,他顿时立马就像是得话痨似的,还没等柳龙庭说出口,便直接将柳龙庭心里想的事情说了出来:“是只狐狸精,就是那老太太几十年前供奉的那只狐狸精!并且柳龙庭还认识。”

柳龙庭还认识?我顿时就更加好气了起来,这柳龙庭是东北的仙家,我们现在是在南方。他怎么会认识南方的小妖小怪?

于是我就问柳龙庭他是怎么认识的?

姑获正想抢过柳龙庭的话说,不过柳龙庭顿时一把就直接抓起姑获,向着窗户外面丢了出去,跟他说要是他还再进来的话,明天直接炖了它,给老人补补身子,说着,就把窗户给关上了,再向着我的床边走过来:“认识是认识,不过这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其实那只精怪本身没多大的法力,是借助了井里掉进去的寡妇的怨气,才能施展她的法术。我们要是想急着对付她的话,今晚就能收拾她,只不过他想让我尝尝信仰给我我带来法力到底有多大,这两天那些人就会将我供奉起来,等过了这两天之后,他就辅助我,让我对付那井里的妖怪。”

不过此时看着柳龙庭明明就认识那只狐狸精,却一直话里都避开她的名字。而称呼她为精怪妖怪什么的,这按照道理来说,老朋友在异乡见面,不应该热泪盈眶吗?

这只狐狸精柳龙庭不可能是在认识我之后认识的,那就是认识我之前,而在认识我之前,柳龙庭行为无比浪荡,我刚想问柳龙庭这只狐狸精,是不是跟他有一腿,但是我的话还没说完,窗户外头顿时就传来姑获尖声尖气的喊叫声:“小白,那只狐狸精是柳龙庭的老相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