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怀疑身份/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东西顿就把我吓了一跳,因为他长得有人这么高大,脸上长毛,一张满是皱纹的大红脸,就像是个老头子般似的,最主要的是那个东西在吸食柳龙庭的脑浆!

我顿时就从地上爬了起来,什么也没来的及顾上,使用出内力,一巴掌就想打在那个东西的身上,但是说是迟那是快。在我还没出手的时候,柳龙庭的手忽然抓住了我的手,睁开了眼睛看着我,并且另外一只手直接抓住了那只长得像是猴子一般的东西,直接将那个东西的细长像是管子似的舌头一扯,直接将一段足足有半米长的舌头扯了下来,那个鬼东西因为没了舌头,疼的顿时在地上手舞足蹈的跳了起来,然后在离开我们的时候,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我和柳龙庭。逃窜到黑夜里去了。

而柳龙庭此时似乎也很痛苦,将撤下来的的那个鬼东西的舌头一节节的插进他脑袋上的伤口里,而我在旁边焦急的看着柳龙庭,问他没事吧。

柳龙庭对着我摇了摇头,说没事,叫我继续睡吧,他帮我看着。

刚才那个东西走时候,那看着我们的眼神,就像是要吃了我和柳龙庭一般,我实在是担心那东西又会过来。有点睡不着,转眼看着周边黑压压的山林,顿时就有些怕的坐了起来,将脸靠近柳龙庭的怀里。

柳龙庭见我靠着他,也没伸手挽住我。只是让我靠着。

现在银花教主还没醒,我就小声的问柳龙庭刚才那个东西是什么啊?

平时柳龙庭粘我粘的很,特别是我变小了之后,但是现在他忽然对我冷落正经了起来,让我都有点不习惯,于是就找话题问他。

“是山里的精怪,吃人脑髓的。”

“那你的脑髓被吃了,真不会有事情吗?这东西是精怪的话,怎么认不出你是教主?我们几个人都在这里,为什么只吸你的,不吸我和银花教主的?”

银花教主睡的离火坑最远,说是不想和我们离得太近,按道理说要吸也是银花教主的最先被吸食,而我和柳龙庭在一起,我的最鲜嫩。要吸也是吸我的啊,为什么最倒霉的就是柳龙庭。

“可能是因为我比较聪明吧。”柳龙庭这才好不容易对我说了一句开玩笑的话。

见他语气轻松了一些,我也放下了些心情,站起身来,看着柳龙庭脑袋上的伤,他这会也真是的,虽然用那怪东西的舌头堵住了伤口,却竟然不用灵气将他头上的伤口愈合起来,也真是够懒的,好在我自己也有了不少灵气,于是伸手往柳龙庭头上的伤口抚摸过去,将伤口愈合了。

见我给他愈合伤口,柳龙庭似乎有些不自在,但是也没表现出来什么,也不知道是我哪里做错了还是柳龙庭觉的出门了就不能跟我好了,这一下对我正经的,都让我有点不适应。

我都开始怀疑他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我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他之所以会帮我,是因为喜欢我,但是如果他不喜欢我了,指不定就不会再帮我,我想可能也是我自己总对柳龙庭没什么好生气的导致的,于是他现在冷落我的时候,我就向着他身上倒贴上去。

现在天也有些冷,我摸了下柳龙庭的手,都有些冰凉了,于是我就将他的脚拉直了,然后捡起地上衣服,向着盖在我身上,我就向着他的怀里靠进去,并且拉着他犯凉的双手放进我怀中的衣服里,然后抬起头对柳龙庭笑了一下,说我是他暖手小闺女。

柳龙庭低头看了我一眼,我这好不容易贴心一下他,他也不笑一下,顿时就让我有些生气的在他的手上用力的握了一下,才躺在他的怀里睡过去。

一觉醒来,直接到天亮,我在柳龙庭的怀里,靠着到了天亮。早上醒来的时候,我感觉我都把柳龙庭的脚给坐麻了,他站起来的时候,还揉了揉腿,好不容易才站了起来。

银花教主也醒过来了,直接就在地上伸了个懒腰,直接问柳龙庭这周围有没有什么水源之类的的,她要去洗漱了。

银花教主也真的是,她是第一次来,柳龙庭也是第一次来,她不知道的地方,柳龙庭怎么又会知道,不过还没当我怼银花教主的时候,柳龙庭直接细心的将他身上的衣服穿好,然后直接带着我们走。

见柳龙庭走了。我赶紧也向着柳龙庭小跑过去,牵着他的手,银花教主就在我们身后,看着我跑过去牵柳龙庭的手,顿时就有些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小骚婊子是不是失宠了?这昨天在家的时候。你们这恩爱秀的恶心人,这才出来一天,柳龙庭都不想碰你了。”

听着银花教主说这话后,我顿时就朝着银花教主做了个鬼脸,而柳龙庭听了银花教主说这话之后。忽然停了下来,伸手将我一把就向着他怀里抱了进去,转头看向银花教主,嘲讽的对着银花教主笑了一句。

柳龙庭带着我们找到了一个山涧,我们几个人就在山涧旁边洗漱。银花教主在洗着洗着的时候,直接将衣服一脱,向着水里泡进去,并且用脚往我和柳龙庭身上打着水,叫我们下去一起洗澡啊!

柳龙庭似乎有些讨厌银花教主这么轻浮。在她脱了衣服下水的时候,脸色都变了,不过我也一整个晚上都没洗澡了,我也想下去洗,于是就叫柳龙庭把我衣服给脱了,我也要下去。

柳龙庭被我这么一说,顿时就转头神色复杂的看了我一眼,不过还是伸手过来帮我我的衣服拉开了拉链,在帮我脱着裤子的时候,柳龙庭的手一直都放在我裤腰上。一直没脱下去,然后忽然转过身,对我说我自己脱吧。

银花教主泡在水里,看见柳龙庭这正人君子的模样,顿时就笑了起来:“没想到啊柳龙庭。你这时候怎么这么君子了?这不像你了啊!”

不仅是我,就算是银花教主都觉的柳龙庭有点异常,不过我也没怀疑什么,可能是我们出来了就不方便了,毕竟我现在也是个小孩子,如果真的被人看见了,柳龙庭好歹也是堂堂一个教主,和小孩子猥琐在一起,传出去名声总是不好的。

洗完澡后,我们继续跟着山神的气息走,这山神的气息很怪,一直都和们保持着同样的距离,让我们追不上,也落不下,好像就是一直都引着我们似的,并且,整个秦岭的仙家都出动了,我们明明知道山神就是在我的面前,但就是找不到他的踪迹,按道理说山神现在应该没了多大的法力,不应该掩藏的这么好的。

我们一路上走的时候,怀疑到我和柳龙庭昨晚遇到的那种吃人脑浆的猴子,因为我在附近也都闻到了山神的气息,我就怀疑这猴子是山神派出来的,毕竟这山川里的生物,都是归山神管。

于是我就和银花教主说了这件事情,说我们以后睡觉要轮流着守夜,可不能让她一个人这么舒舒服服的睡了。

当我说到那猴子吸了柳龙庭脑浆的时候,银花教主顿时就觉的有些惊讶,转头看向柳龙庭,柳龙庭沉着神色迎着她的眼光,面色淡定。

“这种东西,是深山里常见的灵长动物,智商很高,并且十分阴险歹毒,他们吸食脑浆,都会挑那种能力最弱的下手,这柳龙庭的法力,比我的都高,就算是那个鬼东西要吸脑髓,那也是吸你这小屁孩的脑髓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