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大喜之事/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阵肉体炸碎且血肉翻飞的场景,顿时就在我的眼前呈现!这就跟看美国丧尸大片似的,山神就站在我傀儡的身边,被柳龙庭这么一攻击,身上顿时就溅满了一身的血肉。

我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柳龙庭会直接杀了我的白静傀儡,因为上方安排下来的任务是要将白静的肉身带上去的,而柳龙庭也不介意,看见我的肉身毁坏了之后,转身就走。

柳龙庭这低沉的魄力。让我一瞬间惊叹,转头看着刚还和柳龙庭站在一起的山神,山神此时眼神看了我一眼,他的眼神同样的对我闪过一抹冷静,我竟然能从山神的眼神里,看出他在叫我走。

这好奇怪,山神怎么可能会对我流露出这种眼神?就跟柳龙庭一模一样,此时此刻,我都有点怀疑,山神和柳龙庭是不是互换了身份。我对山神不是很了解,但是我对柳龙庭,跟在在一起这么久,饱受他的折磨和给予的欢喜,他其他的什么我可能不是这么了解,但是他对我的一言一行,我熟悉的就像是我自己一样,如果换做是山神,他就算是对我流露出和柳龙庭相同的眼神,我也不会觉的他是在想叫我走!

因为柳龙庭走了的原因。山神也要我走,我看了眼满墓室的仙家,又看了眼山神,转身就向着墓室外跟着柳龙庭跑了出去,而墓室里传来山神猖狂的声音。意思是人已经死了,他们不会是想带着满地的碎肉回去吧!

“龙庭!”我跟着柳龙庭跑了段路,终于追上了他,而柳龙庭转头看了我一眼,弯下腰来将我抱了起来,一句话都没说,带着我往山洞外面走。

在他抱我走出去的过程,我一直都想问他是不是就是山神?但是我又不好怎么问?怕如果他真的是山神,柳龙庭刚才看我和看他的眼神,都十分的默契,如果我硬是要逼问出来个什么,要是坏了他们的计划,那我们简直就是得不偿失了。

一路上我也没问柳龙庭一句话,他走的很快,并且把我抱着也很紧。像是怕我从他身上摔下来,又像是掺杂着别的因素,黑暗里我也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也无法猜他心里在想什么。

当我们走到外面的时候,外面明亮的光芒照在了我和柳龙庭的脸上,柳龙庭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的将我放在了地上,而随后,银花教主立马也从洞里出来了,一看见柳龙庭,就怒声训斥他:“你是不是疯了?通天教主要的是白静的活人,怎么处置是他们的事情,你把白静就这么杀了,你的教主还想不想当了?!还有平时你不是挺爱白静的吗,怎么,平时下不了狠手,现在怎么就恨不得她死了?!”

面对银花教主的责问,柳龙庭并不像回避这个问题,转过身对着银花教主说:“我就是看不得她跟山神在一起,所以我想杀她,再加上,通天教主只是不好下命令让我们杀她,毕竟这种事情,要是被其他的神仙听见了也会惹来是非,而我抗旨杀了白静,不就正好让他们省心了吗?!你放心,你能如愿的当上教主夫人,并且我们的实权,也会更大。”

柳龙庭说的得意,并且嘴角无意间露出来的这抹猖狂的笑,像极了之前的山神。

此时就算是没人告诉我其中山神和柳龙庭之间的缘故,但是在我心里,我已经百分之八十的就认定了我面前的这个男人就是山神。

他们两个合谋,山神的功力因为失去信仰而变得浅薄,可他有个想飞升上天成神明霸主的宏愿,他不可能就这么自暴自弃,而柳龙庭是堂堂主教,是个玉皇大帝亲封的神官,就算是没什么实权,但也是占着一个名头很大的神职,柳龙庭想保住我。但是以他的身份,就算是艰难的保住了我,也不可能以他的身份和我在一起,而山神,他什么都可以不要,什么都可以付出,就是想要权利,他们两人之间,就正好互补,只要互换了身份,时机适当,并且不被人识破,他们这招偷龙换凤,就会瞒住天下所有人,但是。上方那些神明要杀我,是想毁了天条禁令,可是现在杀得是一个假身,天条禁令肯定不会被销毁,这要怎么让天上那些神仙相信。我已经死了?并且因此放过柳家和我?

我心里一直都在操心着这件事情,银花教主之前也和柳龙庭在一起很久,她对柳龙庭的承诺还是十分的相信的,他还不知道柳龙庭是山神变得,所以对柳龙庭说的话。没起什么疑心,只是说要是到时候影响了她做教主夫人,她跟柳龙庭没完。

现在山神是柳龙庭的模样,在山里墓室里面的山神,就是柳龙庭了。

刚才这么多的仙家围着山神。我就忍不住的问了一句银花教主:“那白静死了,山神怎么处理?”

一提到山神,银花教主的脸色顿时就变了,没好气的说:“他是归后土娘娘掌管的地神,不是归中央天宫玉皇大帝管的。我们要是没经过后土娘娘的同意杀了他,会引起天神和地神之间的矛盾,所以就把他放了,不过那种可怜的妖怪,杀他也是浪费时间,从前若不是白静手下留情放他一条生路,后土娘娘又念着和白静的关系,就给了他一个山神的神位,不然,他现在连妖怪都不如。早就跟着他的几个兄弟去死了。”

银花教主说的异常难听,山神听着她的话,拳头都握了起来,满眼的怒火,但是不过。他又很快的将这怒火压制了下去,手掌也张开了。

想到山神现在也是在跟柳龙庭合作了,如果这关我们过去了的话,我还要谢谢山神的救命之恩,于是就伸手握住了山神的手,我不好说和他说话,只能用动作安慰他。

山神低头看了我一眼,唇角莫名的笑了下,没甩开我的手,但是也没握住。

现在白静死了,我跟着山神回长白山,银花教主说他们没敢动柳龙庭变成的山神,我心里踏实多了,而当我们回到长白山之后,长白山上有了很多的天兵天将驻守,柳家也是,屋里屋外,全部都是天兵天将,因为今天就是最后期限的第十天,如果那些神将没有听见柳龙庭带回来的好消息去,就会在柳家抄家,撤了柳龙庭的官职。

山神把我先送回柳家,然后他和银花教主,一起去了三郎神府面见了通天教主,这件事情都是通天教主在秘密操办,这件事情,也只有少数的几个神明知道。

我回到柳家后,柳烈云担心的神色稍微好了些,毕竟我活着回来了,但是见柳龙庭去了三郎神府,又开始担心柳龙庭,不过一个下午的时间过去,整个下午长白山上都是电闪雷鸣,在下午六点多的时候,山神是仙家们从三郎神府抬回到柳家的,身上全是伤,衣服都破了,听着从三郎神府下来的仙家讲,是三郎教主自作主张,做了天理不容的坏事,通天教主引来了百道天雷来惩罚三郎教主,三郎教主有幸活了下来,但是又因为三郎教主对天庭有功,将蟒银花赐婚给三郎教主,三天后举行婚礼,并且三郎教主的兄弟姐妹和整个神府升天,上天封神,以后就都是天上的神仙了。

这一切预算,就和之前柳龙庭说的一样,只要他成功了,全家都成为天上的上方仙,我不知道该喜还是忧,而当仙家们抬着山神从我面前走过去的时候,山神侧头看了我一眼,然后跟我说了句:“你跟我进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