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不准提其他男人/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龙庭和我说这些的时候,我似乎也才想起当初柳龙庭和银花教主是犯了死罪的,杀了这么多人吸食了这么多的精气,就算是柳龙庭他哥有再大的权利,那也不会让柳龙庭平安无事的活下去,并且安排他照顾银花教主降生。

如果通天教主在乎银花教主,就根本不会让柳龙庭还继续跟银花教主在一起,如果是通天教主不在乎银花教主,那根本就不会让她转世,神的法力是很大的。而那时候,柳龙庭只有几百年的修为,几百年的修为再怎么力量庞大,也不可能斗的过修行了几千上万年的神的。

感觉一切的谜题,就像是原本快已经清晰明了的,但这就像是山间迷雾,拨开了一层雾气,一层更大的雾气,又迷漫在了我们的面前,而我们现在。却对着这更大的雾气,看不出半丝头绪。

“那就算是那天条没能在山神身上应验,那万一有别的神明成亲,那天规要是再应验的话,我们是不是还要受罚。”

远的我考虑不了这么多,我就考虑近的,这那些神明以为天规失效,那不还得争着结婚什么的,只不过柳龙庭的回答却让我感到很是意外。

“并没有,因为长期受到天规的压制。那些容易犯错的神明已经被处罚的差不多,现在天宫里,根本就没有任何神明有结婚的意向,并且,据我所知。天上的很多神,并没有对你有多恨之入骨,他们没犯错,并且也守着天规,真正想致你于死地的,也就是那么几个神明。”

“谁?哪几个?”我问柳龙庭。

不过柳龙庭倒是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而是侧头看了我一眼,笑着跟我说:“暂时我也不确定。”

本来我都以为我能具体的知道我的仇家是谁,但是柳龙庭又跟我卖起了关子,按照他的说法,应该就是近期都不可能有神明结婚触犯天条,所以在这段时间内,我们都是安全的,但是我们的安全也不可能是永远的,纸包不住火。总有一天这件事情会败露,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而我还要在这暂时安全的时间里,聚集属于我自己的信仰,只要我自己的信仰够强大了,到时候,就算是事情败露,他们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虽然我还是不能得到永远的宁静和自由,但是我还是很感谢柳龙庭的,如果不还是有他,可能我连翻盘的机会都没有,于是我转头看着柳龙庭,跟他说了句:“龙庭,谢谢你。”

柳龙庭看着我对他说谢谢,顿时就伸手在我的脸上伸手捏了下,跟我说我们之间不必要这么见外,毕竟我们都是在同一床上躺过的人了,说着还意味深长的对我说了一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我想了好一会,才想出柳龙庭这话里是什么意思,顿时就在他的肩上打了一下,这种骚话,被柳龙庭说出来,格外的让人脸红。

不过现在我们安定下来了,我们还是要去聚集我的信仰,于是我就调皮的问了一句柳龙庭我们现在要去哪里?抓什么鬼怪?

柳龙庭看着我笑了一下,跟我说:“我想去你前世在人间都走过的地方,顺便看看能不能让你找回你前世的记忆,我想了解,我还不知道的你。”

当柳龙庭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顿时就吐槽了他一句可拉倒吧,说是说对我前世只是因为我迷惑了他,现在还不是对我前世有这么大的兴趣!

“想找回前世的记忆,直接去找山神要天镜就可以了啊,天镜能来去古今,指不定我们还能去未来。”之前山神就要我进天镜里看看,只不过当时我心里赌气,没有进去看而已,而现在想起来。还真是有一些后悔。

不过当我说到天镜之后,柳龙庭的神色微微沉了些下来,跟我说:“你知道我和山神换身份的办法,是怎么想出来的吗?”

“不是你想出来的吗?”我对刘龙庭说。

柳龙庭摇了摇头:“我不可能想出这种办法,我对山神的实力,十分的了解,他只是一个即将变成野鬼的山神,根本就不可能能配合我们完成这么冒险的事情,这个办法,是山神告诉我的,山神说,他是回到了天镜里面,回到了过去,才看见了这个方法,而这面天镜是虚所炼化的。而虚现在又跟着银花教主,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们自己去找回你的记忆,你前世神通广大。不可能预算不到你自己会死,也不可能预算到你今生会变得这么弱小,一定对你的今生,留了什么东西,就比如给了我你的凤鸣笛。我相信,你肯定还给了什么线索,给别的人,顺便我也想知道,你前世这颗石头心。是不是对我有所情意。”

本来柳龙庭说着前面这些话的时候,让我顿时都忍不住担心了起来,但是他后面这些话,又把我说的放心了,骂了他一句不要脸。前世我怎么可能能看上他?出生不行,身份也不行,长得也不是顶尖的。

柳龙庭见我和他说那些话,也没生气,直接就往我的身上挠痒痒,把我逗的笑的连气都喘不过来,然后跟我说看不上有怎么样,这辈子我还是不是他的?想到他把一个高高在上的天帝征服了,这件事情他能吹嘘一辈子。

从前从没发现柳龙庭也是这么接地气的一个男人,现在也不知道他是因为跟我生活久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的身上,也有了我们人的生活气息,只不过这样的他,让我感到安全感十足,感觉他这样。就像是离得我更近一些。

我们做好了出门的准备之后,我就问柳龙庭前世都过去这么久了,我们怎么去找我从前走过的路,这完全就是找不到啊。

“人投胎转世之后,对前世的事情,灵魂深处,还是会有感觉的,你喜欢哪个方向,我们就走哪里。”

之前我遇见泷儿的方向是在南方,我想应该是比较喜欢南方的烟柳之地,就算是现在,我也很喜欢南方的斜斜雾雨,不过我回答柳龙庭的时候,忽然就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柳龙庭,你说你这辈子会喜欢我,是不是因为我前世迷惑了你的原因?”

柳龙庭见我忽然问这个,顿时就有些好奇,对我笑着说:“不能说没有一点的关系,但是我更喜欢的是现在的你,有血有肉,会哭会生气,最重要的是,你把我温暖了,让我知道了什么是爱情。”

看把柳龙庭说的给肉麻的,我都想吐槽他了。

“那要是法术消失了之后,有没有可能就是不会因为法术牵制,而不喜欢我了呢?简单的意思就是看见我就像是形同陌路。”我继续问柳龙庭。

“如果不是一开始就对你一见钟情或者是和我一样,爱上现在的你的话,就会出现这种情况,就是法术一旦解除,你们之间就没有了任何关联,但是法术存在的时候,心里脑子里,全都是你,如果见不到你会痛苦,看见你难过也会痛苦,愿意为你去做一切,恨不得把心都掏给你。”

看来柳龙庭对这种感觉深有体会,毕竟他当初,就是像他这么说的那样,对银花教主,从不违背她的任何意思,拼了命的去为她做一切。

“怎么了?为什么忽然问我这个?”柳龙庭问我说。

“没什么,我们就往南方走吧,我就是想到从前我也好像迷惑过山神,可是我感觉山神对我的法术好像一点都不起作用,本来他和你救了我一命,我都想和他做个朋友,但是他对我还是那副跟我欠他几百万的模样,看着就让我生气,真的是……。”

我的话还没说完的时候,柳龙庭忽然就堵住了我的嘴,我转眼看着他吹着气问他想干什么?

而柳龙庭笑着盯着的眼睛看:“不干什么,你看我对你这么好,以后你在我面前,不准提其他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