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欲加之罪/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本我是想吐槽山神的,但是柳龙庭忽然跟我说这种话,顿时就让我愣了一下,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问题了,不过也没有继续将山神的话题继续下去,闭了嘴。

一路向南,一听起来感觉很是无厘头,就连我自己都有点不敢相信我自己的直觉是不是真的就这么准确,但是在我说出来了之后,这一切就跟像是顿时就有了计划一样。上午十点左右的时候,很久没见面的黄三娘直接开着车来到了我们酒店楼下,上楼敲门的时候,我发现她比从前更加的年轻,打扮的也更干练洋气,戴着副黑色墨镜,头戴一顶橘色洋帽,烈焰红唇,身上穿着身比较休闲的宝蓝色休闲套裙,看起来就像是二十三四岁的成功女性。这要不是柳龙庭跟我说她就是黄三娘的话,我都认不出是她来。

黄三娘见到了我和柳龙庭,就将她眼睛上的墨镜取了下来,对着柳龙庭微微点了下头,然后跟柳龙庭笑着说:“教主,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

柳龙庭看了黄三娘一眼,嗯了一句,跟她说以后不要叫他教主了,还是叫三爷就行了,说着反手拉着我走出门。而黄三娘就进屋拿我们的房卡去退房。

在我们去往南方的路上,黄三娘就问我喜欢去哪个城市,我们就去哪个城市,我自己也凭着感觉瞎说了一个,我说完之后。心里还是紧张的,毕竟柳龙庭和山神的计划也不知道能瞒住那些神仙多久,维持的时间长还好些,要是没多久之后就被识破了,以后要死的,可就不止是我,可能还有柳家整整一家的人。

柳龙庭为了救我把他一家人都牵了进来,我都为他家人担心,可看着柳龙庭的模样,好像并没有过多担忧我会不会弄错,就像是带着我去到处旅游看风景一般,跟平日没什么两样,我真想问问他他就一点都不担心计划失败吗?

不过他自己都这么放心,我也不好多问,我们开着一辆车。不断的朝南行驶,朝我想去的方向去,虽然劳累,但是途中看着一些熟山川河流的时候,我又莫名的有种熟悉的感觉,并且看着这些大川河流,还有人世间百态的时候,在我除了惊叹造物主神奇之外,我还想起我前世下来人间的原因。

之前她们都说是因为我想看女娲大神所创建的人间是什么样子,所以才会降临人间,因为我离开了九重天,那些死去的妖兽因为失去了我的镇压,所以才会活过来。

这种事情,从表面上看,错误都在我,但是我就奇怪的是,从前我也好歹是上万年的神,自己绝度不可能不知道我自己有镇压着这么多的妖兽亡魂的职责,但是当初我却只是为了看什么人间,就任性的来到凡间,并且按照之前凤齐天和我们经历的这些事情来看,那些妖兽不是我一走就复活了,他们是陆陆续续的复活,甚至很大一部分,都是在我转生后,才复活,这就很奇怪了,难道当时我还是天帝身份的时候,看见妖兽复活,都不管这件事情了吗,却还要一心留在人间,直到自己被暗算而死,才把收复这些妖兽的任务,交到弱的下辈子完成。

我想,当年,我心里肯定还有什么比收复妖邪还重要的事情,才让我不管妖兽百出,坚持要留在这个世界上。

不过可能连我前世也想不到,就在这个今生,我会去对付那些妖兽。只是为了活命。

疑点太多,多的让我自己都理顺不清,毕竟我的处境,就像是在一群巨石里的一颗豆子,我除去前世,我的寿命和经历,只有一颗小石子大,而我身边的人,经历阅历比我大了无数倍,连他们都无法解释出来的谜团,我更加不知道,怪不得柳龙庭,要带我自己出来,希望能帮我想起前世的事情。

不过前世是前世,今生是今生。身份不一样,从前的躯壳和记忆死了,今生就是一个新的自己,在我们朝着南方走了一个多月,鬼怪遇见不少。也处理不少,但我对我对我所经历过的地方,偶尔有这么几个的地方有点稍微的熟悉感觉之外,没有想起来前世的任何的一点东西。

而长白山上也传来消息,山神并没有带着柳家直接升天在天上居住。而是直接留在了长白山,并且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他不仅有了管理地上所有门派仙家的权利,并且在凡间,还能建立属于他自己的庙宇。供人膜拜。

山神和柳龙庭的这场交易,这的其中获利最大的就是山神,怪不得他会主动的找到柳龙庭,和柳龙庭合谋这个方法。

不过山神也真是够本事,短短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就为自己争取到了这么大的权限,从前我以为他只是一个如果失去了所有信仰就会变回妖魔形象的山神,但是他这次和柳龙庭互换了身份,简直就是令人刮目相看。

本来我还想跟着柳龙庭吐槽他当三郎教主的时候,怎么就没山神这么大本事?但是柳龙庭早就就跟我说希望叫我别在他面前提山神,我也就没开这口,不过就算是我不提,但是山神发展的太迅速了,迅速到黄三娘也忍不住不提。

在我们进入皖浙境内的时候,黄三娘开着车路过一栋正在建造的三郎神庙前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问柳龙庭:“三爷,你真的准备一直都把这教主之位让给幽君?他要是发展的太过于膨胀的话,身份暴露的也更快。”

柳龙庭在看着一帮子工人建这神庙比建自己家还开心的模样,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不过眼神里还是显露出一丝担忧。不过这抹担忧之色也被他的平静压了下去,转头对着黄三娘说:“这我倒是不担心,他发展的再快,一时半会也斗不过天,他过早暴露了,对他自己也没什么好处,并且他并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文弱,他的实力深不可测,并且也不比我傻,说不定,以后我们还能成为一路人。”

这果然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两个敌人之间有了共同的敌人,也会变成盟友,这话说的真的也不假,如果山神发展了起来,到时候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们还能和他同谋,换的安生。

我们在三郎神庙前看了一会,黄三娘这才打算开车走,并且在我来到了这里之后,我莫名的就觉的这个地方的气息很熟悉,不过也并没有等我跟黄三娘和柳龙庭说这话的时候,忽然我们车前一个脑袋上被套着麻袋的女人正被一大伙人推推搡搡的向着正在建造的三郎神庙前走过来,并且推推搡搡的人背后,还抬着一顶神辇,神辇上放着一只浑身长满了五彩斑斓羽毛的大公鸡。

这些人直接将这个头上套着麻袋的女人就向着还在修建的三郎神庙前按着跪下去,好像是怒斥着叫这女人说什么话。

这就有意思了,这三郎神庙还没建起来呢,就有人找他办事情了?

柳龙庭也觉的这事情有意思,于是叫黄三娘停了车,可是还没等我们下车,那个被逼着跪在三郎神庙前的女人被其中一个长得很是彪悍的男人直接用一个大铁锤,直接向着女人的脑袋上锤上去,将女人锤死了,而那只鸡,也用了同样的方法,也是一铁锤直接锤死在了神辇上,等锤完了之后,这个长相彪悍的男人才跪在三郎神庙面前,抖动着身体对着神庙念叨:“弟马和仙家通奸者罪不可赦,弟子已经按照教主的意思,将这两人处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