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麒麟送子/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不是说的废话吗,山神现在正好好的做着他的三郎教主,怎么可能会放下身份来跟我找前世什么东西,只是为了恢复我的记忆,山神对我有没有前世记忆根本就没多大感兴趣,唯一稍微有点点兴趣的,就是希望我厉害一点,免得今后拖累了他。

不过想到山神有了虚的天镜,就变得什么都知道,方便的很。于是我就转头对柳龙庭说我们能不能去把山神的天镜给要过来,我们有了那镜子之后,就什么都能知道什么都能看见了,再加上毕竟山神现在也跟我们是一伙的,我们去要的话,他要是不给,我们就看看能不能抢过来,毕竟他那镜子也是我配合他从虚的手里抢的,凭什么他一个人霸占了。

姑获在听着我说这些话之后,顿时就翻着眼皮鄙夷的笑了我一句:“你想多了,你以为那天镜真的什么都能看的见?这天镜是神物,进去出来,或者想从里面知道什么消息,是要付出相对应代价的,山神才舍不得为了探听你的什么消息为你付出什么代价,并且虚炼化了天镜这么多年,还不是没什么鸟用?也不见得他从里面探知了多少的奥妙,不然还怎么跟无头苍蝇似的乱转,一会投奔这个,一会投奔那个。”

这话听的我就疑惑了,问姑获:“那山神不是通过天镜知道我的消息,难不成他从前还跟了我一路?知道我都经过了哪些地方?”

“没错,你还真的就说对了,他就是跟了你一路。”姑获将两只翅膀背在了它的身后,装模作样的拢了拢,然后慢条斯理的跟我们说:“其实吧,天镜对你来说,根本就没多大的作用,如果有用的话,山神为了你们双方的利益而想,也不会让你们大费周章的翻山越岭,他自己又跑过来给你们指路,直接把镜子给你们不就好了,反正我也没见他怎么用过,至于你之前,这开发的少,山比人多,他又是山神,你在哪里做什么,他当然都知道。”

“那那面镜子能带我回到过去吗?不是说能来去古今吗?只要我回去了。再看看我走的是拿些路,做的是哪些事情也好啊。”

不过,这下却没等姑获和我说话,柳龙庭直接回答[]了一句:“我猜那镜子,并不能使你[]来去古今,或者来说,是要有巨大的代价才能将他启动,并且这种代价是你我都难以接受的,不然,这次山神找我们,应该就将镜子带过里了,而不是空口带几句话过来。”

本想问柳龙庭为什么?之前山神还说能呢,但是我想再张开口的时候,却见柳龙庭此时脸色有些不太好,似乎并不很想提起镜子,也不想让我进什么镜子里去看什么前世来生的模样。

看着柳龙庭微微淡下来的语气和蹙起来的一丝眉头。

我有些不理解柳龙庭为什么会忽然的就不开心,而姑获原本还因为进来了车里,开心的不行,现在说完这些事情后,也叹了口气,抱怨了一句:“哎,你们之间的事情,太复杂了,让我都巴不得屏蔽你们心里的想法,我所见过所有人的心理,我一怕柳龙庭,二就是怕山神,柳龙庭心里想的让我即使是听见了,也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而山神心里扭曲残暴的让我都不想知道他每天在想什么。”说着,转过头向着我怀里靠近来,然后跟我说:“只有你好白静,我在你这里什么都听不见。”

可拉倒吧,说我白痴就白痴,还夸我呢。不过柳龙庭并不是很想让我找回前世的记忆放在天镜上,我也就没过多的说话,他都不担心他的家人我还担心什么?再加上我们现在也有了要去的地方,就先走一步看一步吧。

山神说的那个送子庙,离我们刚才的地方确实不是很远,我们开车还没二十分钟。就到了,不过我之前一直都以为现在道教神庙大多数都没落了,应该也么什么人气之类,但是当我们到送子庙山下的时候,发现这山下都停满了车。从普通的大众到各种奔驰劳斯莱斯都有,我心想那些人,不会应该全都是来求子的吧!

我们几个从车上下来,送子庙在山上,我们就跟着人群往山上走。在上山的路上,我们听到我们身边的人都在不断的在说什么送子庙很灵验什么的,并且这庙还是从几千年前就留下来的,之前不管山上出现了什么天灾人祸,这庙都没事,就连破四旧的时候,很多庙宇都被砸神砸佛,但是愣是这山上的送子庙保存完好。

这国家动乱的时候,是信仰最弱的时候,很多神庙的信仰下降,神的法力也变弱,所以遇见拆庙毁坏庙的行为,根本就没办法阻止,并且在那个年代,一些完全靠着信仰而存在的小神大部分都已经消亡,能留下来的,不是在编制之内的正规神灵,就是法力很强大的神。

在我们送子庙的时候,庙宇不是很新,但也不破,庙前的一个巨大的露天香炉插满了密密麻麻已经燃烧完了的香烛,并且又不断继续有人添上心的香火,而在庙宇里面,门楣上写着麒麟送子,屋里,一尊和我们人同等身高的雕塑立在了神庙最中间,是一只用陶土雕塑而成的巨大麒麟,麒麟仰首挺胸,长着龙须龙角,四肢健硕。身上用绿色的颜料漆着身子,火红色漆尾,而麒麟的身上,坐着一个也是用陶土捏制的女人,女人怀里抱着一个像是襁褓似的东西。

这不管是麒麟还是麒麟背上坐着的女人。做工都十分粗糙,面部轮廓都是用毛笔勾画而成,但是却画的气势凌厉,看起来就像是真的麒麟和仙女就要突破屏障从陶土里冲出来一般

看着我们身边的人都十分虔诚的给这麒麟送子雕塑上香,我也随后拿起几根香烛。正想随着大众们一起点上,只是还没等我点的时候,姑获站在我的肩上一翅膀就往我的脸上拍了上来,跟我说这是求子的,我们是来这里来拿玉佩的。不是来求儿子的,而且这很灵验的,要是真的不小心一求就怀上了,看我怎么办。

这哪会有这么灵,最近我虽然会和柳龙庭会做那种事情。但是毕竟到关键的时候,一般都叫他拔出来,或者做点什么安全措施,况且我现在这种孩儿模样,怎么可能会怀孕。

我白了一眼姑获,小声的嘟囔了一声叫它闭嘴,但是手里已经拿了香,也不好再放回去,于是就点了随手擦上,也没许愿什么的。

因为人太多,我就叫柳龙庭抱着我向着写着麒麟送子的庙里走进去,等走进去一点再看,才听见我身边的那些人说坐在麒麟身上的,就是送子娘娘。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看着这个用陶土捏的这个女人。总觉的莫名的眼熟,就像是在哪里见过,但是一时间又不是很想的起来。

现在我们也到送子庙了,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拿玉佩,庙里大多都是外面来的香客,找了好久,也就只有个穿着花花绿绿颜色褂子的神婆,站在庙里的旁边一直都看着来来往往的香客。

本想向着这神婆打听玉佩的下落,柳龙庭长得高,即使在人堆里,身高的优势让他也看见了神婆,于是就抱着我向着神婆走过去,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当那个神婆一看见我向着她走过去的时候,那双眼睛忽然就凌厉了起来,这凌厉的神色,就跟坐在麒麟身上的那个女人一模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