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毒雾/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心点,这女人对你不安好心。”姑获向着我肩膀里面走过来一些,凑在我耳边跟我说着这话。

黄三娘走在了我后面,她也听见了姑获说的话,于是她直接拉住了柳龙庭,先一个人向着神婆走了过去,态度也还好,先是向着神婆稍微的低了一下头,然后问神婆:“仙姑,我们能借一步说话吗?”

黄三娘这么说话。已经是很客气了,不过那个神婆也不知道是不是见多了达官贵人跟她低声下气,只是侧眼瞥了一眼黄三娘,头都没有转,嘴里说了一句:“我不跟畜生说话。”

畜生?那个神婆看出了黄三娘的身份。竟然直接就骂黄三娘是畜生!这也太不尊重仙家了。

但是这神婆说她不跟动物说话,可我身边站的除了我之外,全都是动物,柳龙庭见黄三娘挨骂了,于是加快脚步,向着这神婆走过去,正想和神婆开口,姑获顿时就对柳龙庭说别说了,他也是畜生,那老女人心里,就想和朱儿说话。

在外面,姑获掩饰的倒也挺好,没直接叫我的名字,而是叫我朱儿,而柳龙庭听着姑获的话,转头看了一眼姑获,我看着神婆这幅心高气傲的样子,就对着神婆招了下手:“神婆奶奶,我们找个地方细聊好吗?我有事情要找你。”

神婆听我这话,这才转头,嘴里冷哼了一声,向着庙里的后院里走了进去。

我见着有戏,于是叫柳龙庭赶紧的跟住这神婆,指不定她就知道玉佩的事情。

当神婆一个人带着我们走进已经隔绝的外面所有的吵闹的一个庭院的时候,她自己先一个人在一块平滑的假山石头上坐了下来,看了我一眼,跟我说:“我等你很久。”

“等我很久了?”什么意思?

难不成还是我前世让这个神婆在这里等的吗?可是看着这神婆也不过四十来岁的样子,身上也没有什么灵气,也不像是活了几千年的模样,看起来她就是一个普通的人啊,但是普通的人,为什么又能一眼看出我的身份来,我现在身上没有了从前的任何一丝气息,就算是天上的神仙下来了,也不能把我认出来的啊!

“朱儿。赶紧的杀了这老太婆,她心里已经都在开始盘算要对你下手了!”

姑获直接看透了神婆的内心,而神婆也像是被姑获说中了那般,两道细长的眉顿时就扬了起来,直接伸手甩出一道气向着脖子里姑获直接打了过来!

姑获一下没躲过,顿时就被这神婆甩出来的白光给刺中了,而还好是柳龙庭反应的快,在这道光向着我的脖子里割过来的时候,直接抓着我的腰一转转,直接让我躲过了那道白光的攻击,但是在躲着的时候,那道光直接就向着柳龙庭的侧脸上飞了过去,直接在他的脸上切出一条半截手指长鲜红伤口!

“真是胆大妄为,你是不是不想活了?!”柳龙庭终于说话,愤怒的盯着神婆看,然后转头看了下我的全身,见我没受伤,眼神里气愤才稍微的放下去了一些。

而黄三娘此时也捡起受到攻击就掉到递上去的姑获,看了两眼,跟我和柳龙庭说姑获没什么大事,只是昏了过去。

“我早就不想活了,是她逼我活到现在!几千年了,她就算是化成灰,我都能认识她!”

神婆说着这话的时候,开始咆哮,不过当她吼完这句话之后,表情顿时竟然就像是会一百八十度转弯的钩子一般,忽然,顿时就又恢复了平静,然后跟我说了一声真是对不起,刚才她的情绪冲动了。

这得是对我积累了多大的怨恨,才会这么激动,现在看着神婆忽然又平静着一张脸,这反倒让我感到十分的不自在。

柳龙庭看着神婆这么变化无常,也不跟她客套什么,而是直接跟着神婆说:“我们来这里,是为了打听玉佩的事情来的,既然你认识朱儿,那我想你也应该知道玉佩的事情。”

“我知道,前世九重天帝将一块玉佩给我保管。让我吸着玉佩上的灵气修炼,所以我才能一直都活着造福百姓,不过这天色也快晚了,玉佩现在也不在我这,要不几位今晚就在寒庙住下。明日一早我定将玉佩奉上。”

刚才姑获说这神婆对我们不利,心里在盘算着怎么对付我们,现在她叫我们住下来,肯定也不会是有什么好事情,我想拒绝。但是如果拒绝的话,就拿不到玉佩,毕竟这玉佩还在这神婆手里,如果她不想拿出来,我们杀了她也指不定没用。

柳龙庭看着神婆沉思了一会,他自然也知道这神婆对我们不安什么好心,不过柳龙庭还是抬头看了神婆笑了一下,点头答应了下来。

见我们都答应了,神婆这脸上才有了些笑意,带着们从后院的小门。走到庙后面住人的地方,给我和柳龙庭安排了一间客房,又给黄三娘安排了一间,说我们今晚就住在这里吧,然后跟我说这里是从前我停留过的地方。住在这里,我会很舒心的。

看着这里的房屋构造,还有走到门前,门前就是一片低落的群山,站在门前望着群山时。我心里那股莫名的熟悉感又涌了出来,仿佛在什么时候,我也像是这样,站在这个位置,望着眼前的那片山一般。

柳龙庭的脸被神婆的气也划伤了。不过我倒是好奇,这神婆身上闻起来就跟普通人无异,怎么还会有法力?又说她活了很多年?

晚饭我们就简单的吃了一点我们自己带上来的面包饼干之类的,毕竟这神婆,自从把我们安排住下来之后,就再也没管过我们几个,饭也不给吃,本来我还指望着他能给柳龙庭拿来几个创口贴的,柳龙庭这也真是的,不就是脸上破了一点皮吗,自己不变好,非得撒着娇让我好好的给他擦干净上药。

其实每个男人,不管在外面看起来他是多么成熟多么稳重,但是在自己女人面前的时候,就是个孩子。要不是我认识柳龙庭,我根本就不会相信他一边拉着我的手,嘴里哼哼唧唧的要我照顾他是一种什么样的滑稽场面。

我找了神婆,神婆不在庙里,只不过当夜晚来临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山上的原因,我感觉我们屋外的雾气越来越重,并且这雾里还有丝让人察觉不出来的奇怪味道,这种奇怪味道迷漫在鼻尖,在我向着柳龙庭用水擦着他脸上伤口的时候。屋外面有一丝丝的雾气透过窗户的缝隙,向着屋里飘进来,而我也不确定是不是受了这股雾气的影响,我此时端着柳龙庭脸的时候,看着他洁白的面皮。和迷醉的眼睛,好看的都让我忍不住往他的脸上亲了一口,而柳龙庭的眼神也一直都打量在我的脸上,两瓣软唇微微动了动,跟我说:“白静。你长得真好看。”说着柳龙庭几乎是控制不住的将他的蛇尾变了出来,也不顾他脸上的伤口,一圈圈的将蛇尾缠在了我的推上,并且粗糙的鳞片,就裹着我的丝袜摩擦进我腿上的肉里。

要换做平时,柳龙庭这么夸我,我得跟他来一句拉倒吧,但是现在他没缘由的忽然这么撩我,加上冲窗外传进来的那股气息窜进我的鼻子里,让我知道这雾气有毒,但是还是控制不住的随着柳龙庭伸手抱我的姿势,贴着他的唇,伸手向着他衣服包着的胸膛里摸了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