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女曦/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能就是这雾气的原因,我跟柳龙庭也没顾忌到这里是神庙,直接好上了。

本来这也没多大的关系,顶多就是觉的这雾气诡异,想叫柳龙庭先看看这雾气是怎么回事,不过柳龙庭现在这会就算是我跟他说了,他就像是已经中了毒般,缠的我紧,肆无惮忌。

我虽然害怕这雾,但是却也被这雾迷的心里根本就没有力气去反抗柳龙庭。叫柳龙庭停下来,在雾气包围着我们的时候,这种感觉如梦如幻,从来就没有什么时候这么期待过柳龙庭,就恨不得这下能死在柳龙庭的怀里。

当柳龙庭的一阵暖流从我的腹中烫进来的时候,我闭着眼睛浑身都僵硬了,可是这会,一只浑身刷满了绿漆的麒麟,身上背着刚才跟我们说话的神婆,现在这神婆身上正抱着一个浑身长满了黑毛的孩子,也不知道是存在我的脑海里还是存在现实中。

神婆驾着麒麟,风风火火的就停在了我的面前,看了眼她怀中抱着的一个还没睁开眼睛,但却无比丑陋的孩子,脸上露出了狰狞无比的笑容。恶狠狠的跟我说:“你让我我守在这里两千多年,专门替人送子,那今天我就要给你送子,你害我两千多年,我要求不高,我就想害你这一辈子!”

说完,直接就将她怀里的孩子,向着我丢了过来!

这个瞬间我看着这个朝着我飞过来的小孩,我都快吓傻了,这小孩浑身都散发着黑气,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想睁开眼睛喊柳龙庭,但此时不管我怎么努力,我的眼睛就是睁不开,而柳龙庭压在我的身上,根本就还没缓过意识。

眼看着那个黑色娃娃就要朝着我的肚子里飞进来的时候,忽然一道气顿时就从我身上飞了出来,直接向着这孩子的身上打了过去!

一阵凄厉的尖叫,顿时就从这小孩的嘴里尖叫着传了出来,而这小孩凄厉的叫声,就像是丢进一片平静湖泊里的石子,我的眼睛,这会顿时就睁开了,但是一睁开眼,我脑海中的情景。就跟我现在看见的是一样的,只不过现在打在那只小鬼身上的气,是柳龙庭打出来的,一道气直接将这孩子向着远处的墙上打了过去!

见我醒了,柳龙庭他拉了他的被子盖在了我们的身上,并且在他从我身体里退出来时候,一股热流随着他出来的时候涌出来,而神婆现在还见我们并没有受到她的攻击,顿时就气急败坏了起来,朝着我大喊:“女曦,我恨你,都是你害了我,都是你把我给害了,我要杀了你!”

女曦?

当神婆喊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心里异常的觉得熟悉,并且在神婆说着我的名字的时候,我在这个瞬间,竟然脑海里直接就想起了她的名字:“你叫常宛娥?”

我从床上坐了起来,而柳龙庭抱着我坐在他的身上,用被子裹住了我和他的身体,虽然我们做这种事情的时候被神婆抓个正着,但是柳龙庭看着神婆的脸色冷漠,冷漠到根本就不觉的我们此时的羞耻。

“哼,你还记得,那你还记不记得,你之前是怎么害我的?从前我死于无子,你却让我为千家万户去送子,你答应让我成仙,但你这又是安得什么心?让我一遍遍重复我的痛苦,你让我等你,两千年了,你让我等了两千年了,你让我痛苦了两千年!一世世的投胎,一世世的被困在这座庙里,太痛苦了!”

神婆说着这话的时候,都是撕心裂肺的,而我随着她说的话,脑海里不断的浮现出神婆从前的模样,名字叫常宛娥,是一户高官家的大小姐。嫁给了当朝皇帝,可是却因为生不出孩子,被别的嫔妃欺负弄死在污水池塘,因为从前她就是天上送子娘娘的转世,来这世间历劫修行。满足人们的愿望,这她现在正骑着的送子麒麟,就是她在天上的神兽。

从前的种种场景,与那个时候人们在这座破庙里祈求的影子,一遍遍的就像是在放电影似的在我的眼前流转播放。这些记忆,遥远又熟悉,让我一瞬间想起来,思绪仿佛也回到了从前,顿时句像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了一般。心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了,十分冷静的从床上走下来,抬头看着常宛娥,对她说:“可是你现在看看那些每天在外面来见你的信徒,他们有些是来求你,有些是来为了感谢你,你的庙宇之所以一直屹立不倒,是因为人们需要你,你每一个辈子转世又继续来到这里。这是你自己的宿命,你的人们养育了你,你却将他们视为你痛苦的来源,因此恨我,那我问你,我现在给你解脱,你想离开这里吗?”

我不知道我怎么给常宛娥解脱,但是这些话,控制不住的从我嘴里说出来,什么都不怕,也什么都不担心,内心平静的,就仿佛心脏就是一个摆设般的存在。

当我给常宛娥说着这些话的时候,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看,而常宛娥听到我说这话的时候。神色愣了一下,眼睛里看着我,满是惊愕。

“回去好好考虑,等想好了,再来跟我说。我会满足你的任何要求,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我说完这话,转过了身背着常宛娥,常宛娥沉默了很久,屋里的雾气退了出去,随后,常宛娥跟我说了句明白,然后我身后,顿时就没有了麒麟的巨大喘息的声音。

常宛娥走了。

常宛娥走了之后,我看了眼柳龙庭,现在外面冷,这里又没有空调,柳龙庭便伸手将我拉到被窝里去,给我暖着手。问我冷不冷?

如果在我刚才常宛娥没从屋外进来的时候,我对柳龙庭掺杂着各种感情,但是我此时看着他,心里顿时就没有了任何情感,也没有任何想法,仿佛对方就是块石头,只是个动物修炼成的仙家。

“睡觉吧,我困了。”我简单的对着柳龙庭说了一句。

不过在我躺下的时候,我无意看见了我腿上粘着的一些白色东西,顿时就皱了下眉。伸着手指擦干净了,有些不悦的对着柳龙庭说:“你明白我们之间的级别和关系,以后不要对我做这种事情了,这是我在凡间的肉身,但也不代表你能随意辱欺。”

我说着,抬眼直接向着柳龙庭的眼神里看过去。

柳龙庭被我看的瞬间有些慌乱,像是想说什么话,但是又将这些话咽回了喉咙里,神色暗淡了下去,跟我点了下头。什么话也都没有再说出口,按着我的肩向着床上躺上去,跟我说了句早点休息吧。

一整个晚上,我也没太睡着,脑子里全部都是关于从前对这个地方的回忆,和从前怎么将常宛娥的亡魂引到这里,让她早点回归正途,因为常宛娥从前就是送子娘娘,她只是在凡间心窍未开,等开了心窍,就不会想着要离开这里了。

当清晨的一缕阳光透过外面的窗户向着屋里照射进来的时候,我睁开了眼睛,这一睁开眼睛,昨晚想起来的记忆,就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一般。

柳龙庭躺在我的身边,还没醒,我看着他闭着眼睛的模样,又想起昨晚我好好像是对他说了些不是很好听的话,我也不知道我昨天是怎么了,就是前世的记忆和心理,一时间全都将我的思维给占据了,现在早上将记忆融合了,于是心里顿时就有些尴尬,于是就轻轻推了下他:“龙庭,龙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