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秘密/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龙庭没有睁开眼睛,但是在我叫着他的时候,伸手将我一把就向着他的怀里的搂了进去。

我看着柳龙庭现在完全没有一丝因为我昨晚说了他而感到伤心难过的模样,心里顿时就松了一口气,捂着他的脸向着他的脸上贴了上去,问柳龙庭说:“昨天晚上我这么说你,你就不伤心难过吗?”’

柳龙庭见我问他这话,顿时就笑了下,吃纤长的睫毛微微张开,垂着眼帘看着我的脸。跟我说:“谁说我不难过了?我难过的很,我花了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安慰自己,昨天晚上的不是你,不是我喜欢的白静,我心里才好受一点,不然我现在肯定不理你了。”

看把柳龙庭给能的,搞得我还巴不得他理我似的,于是顿时就在他的脸上打了他一下,跟他说有本事叫他别理我啊,他不理我,我也不理他。

我打柳龙庭,柳龙庭也直接伸手在我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跟我说要是我不理他他就打我,看我还敢不敢不理他,正当我差点跟他闹腾起来。门外响起了一阵很规律的敲门的声音,我朝着门外喊了一句:“谁啊!”

“是我,常宛娥。”

是神婆,她这会对自己的称呼都变了。

我赶紧的拿着床边的衣服穿好,对她说进来吧。

我应允了之后,常宛娥推门进来,身上穿着的衣服也愈加的正式起来,一身复古短上衣,下面一条素色裙子,见着了我,我和柳龙庭也从床上下来,柳龙庭给她倒了杯水,我就问她今天想好了吗?

昨天我能淡定的说话,完全是以为我从前的记忆全部将我的整个大脑给占据了,说话和处理事情的办法,完全是按照前世的方法来的,但是那记忆毕竟很短,就像是药效过了一般,我现在又恢复了我之前的模样,看着常宛娥进来,我一时间都不敢像是昨晚那样说大话了。

常宛娥看了一眼柳龙庭,又看向我,向着我走过来几步,然后在我面前跪了下来,跟我说:“昨晚冒犯了天帝。还请天帝赎罪,昨晚我听了您的话,已经想通了,天帝说的是对的,我已经舍不下这里的人,舍不得那些信奉我的信徒,我喜欢看见他们在我的面前祈祷,我喜欢我满足了她们愿望她们开心的模样,从前是我一直都以为这件事情事天帝您要求我做的,所以您一直都不出来解脱我,我心里就对您有气,这份气恼,让我忘记了我自己确实是在干一件我自己所热爱的事情,还请天帝赎罪。”

我现在就是白静,常宛娥一直都口口声声的叫我天帝,我听得顿时就一阵阵别扭,不过此时也不是我别扭的时候,我就用我昨晚对着常宛娥说话的方法,跟她说:“那你就是愿意继续留在这里是吗?”

“是的,我愿意,只要百姓需求,我愿意永远留在人间,为所有有求与我的百姓,带去欢歌笑语,祝愿他们儿孙满堂。”

当常宛娥说完这些话的时候,一点点白色的光芒,从她的身上逐渐的升腾了起来,容貌和身上的俯视在这片光芒里,也逐渐的在改变,一头长发高高的盘在头顶,已经有了细纹的脸庞,在逐渐的变得光滑和蔼,身上的衣服,也变成了一席粉色长袍,怀里出现了一个红布包成的包裹,包裹里放着一个玉娃娃,光芒不断的从她的身上飘出来,顿时就把她整个人衬托的都像是神明一般。

“她怎么了?”我转头问柳龙庭。

“她复位了。”柳龙庭回答了一句我。

看来柳龙庭已经看出来她原本就是天上的送子娘娘,在地上修行了两千多年,信仰修满。心窍打开,已经归位了。

当我看着送子娘娘归位的时候,心里涌出一阵羡慕,同样是下来凡间,送子娘娘心窍开了。就能归位,我却中途生出这么多波折,惨到连今后的生死都不确定,更不要说归位。

当送子娘娘身上的光芒消失了之后,她看了看她的周身。十分惊喜,所有的记忆都恢复了,然后抬起头看向我,叫了我一句:“女曦。”

我习惯了别人叫我白静,她忽然叫了句我女曦。我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答应,不过送子娘娘见我露出了尴尬,也不介意,向我走过来,伸手牵起我的手,她的手十分的柔软,牵在我手里的时候,我就感觉我像是摸在一块十分柔软的绸锻上一般。

“你不介意我叫你女曦吧,虽然你是主宰我们天宫的古神。”

“不介意,不介意。你能复位,我就很开心了。”我对送子娘娘说。

送子娘娘看着柳龙庭就在我身后,然后又看了我一眼,跟我说:“娘娘是否能借一步说话。”

我转头看了眼我身后的柳龙庭,柳龙庭对我很勉强的抿嘴笑了下,放开了我的手。

说实话,我并不喜欢这种单独叫我说话,毕竟我现在还和柳龙庭在一起,这样会影响到柳龙庭对我的情感的。

反正这神仙要比一般的人来的宽明大度,我就反而向着柳龙庭怀里一靠,对着送子娘娘说:“你别把龙庭当外人,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就好了。”

见我不介意让柳龙庭听我的话,送子娘娘微微沉吟了一下,然后从她的衣袖里,拿出半块洁白光亮的玉佩。将这玉佩放在我的手里,跟我说:“这块玉佩,就是从前你让我帮你保存的东西,这玉佩原本有两块,你只有一块。并且听你从前说起,这玉佩也是别人送给你的,里面的灵气巨大,你说这玉佩在你今生拿到的时候,能赶上一场大战役,现在我就将这玉佩交给你了。”

我拿着手里这玉佩,是一只弓着身子的鱼的形状,鱼的嘴里叼着半颗圆珠,而另外的半颗圆珠,估计是在玉佩的另外一半那里,毕竟这玉佩是成双的。

不过我我心想我前世所说的,能拿着这玉佩赶上一场大战,可现在我和柳龙庭,都十分平静的很,怎么会有大战呢?

我就问送子娘娘。她能不能说的明白一点?

送子娘娘对我微微笑了下:“之前你少言少语的,哪里能告诉我这么多,你只跟我说了你是九重天上的大帝,能助我成神,但是条件就是让我帮你保管着玉佩,只要将玉佩交到你手里,我就能飞升了。”

既然这玉里有这么大的灵气,我就问送子娘娘:“那你知道,这玉佩是谁送给我的吗?要是能找到那个送我玉佩的,指不定那个人能直接帮我恢复记忆也说不一定。毕竟前世能和我打交道并且我还能收下礼物的,肯定也不是一般的人。”

送子娘娘微微笑着又看了眼柳龙庭,对我说:“这玉佩是成双成对的,既然你现在已经有喜欢的人,那就不要问这玉佩的来处。”

这送子娘娘说这么直白的话,就让我脸上有点挂不住了,我只是想知道这玉佩是前世谁送给我的,再说了,前世我根本没有感情,怎么会拿着这种象征爱情的玉佩。但是现在被送子娘娘这么一说,我顿时就有点不好问了。

“那女曦,既然你不想听我跟你说话,那我能不能单独跟着柳仙出去说几句话,我说的这件事情,只能你们其中一个人听。”

这送子娘娘到底是什么事情,怎么只能说给一个人听。

我怕她说的又是柳龙庭的不好,怕柳龙庭又多想,于是就对送子娘娘说:“那你就跟龙庭说吧,他听了就是我听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