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爱你难开口/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我答应了之后,淳于棼顿时就朝我笑了一下,跟我说:“那好,那我就住在你家荷塘,小娘子若是有什么烦心之事,都能来找我,我淳某人,一生只爱美女佳丽,小娘子生的这么美,就算是死在小娘子裙下,我也是件风雅的事情,想这归墟里。到处都是妖魔鬼怪,能看见小娘子这般的佳丽,已经是十分难得了。”

听着才淳于棼说这话,我心里顿时就爆了一句粗口,骂他说这可拉倒吧,真是自古文人多风骚,将滥情也说的这么冠冕堂皇。

淳于棼跟我说,他这一误入归墟,因为法力太浅,根本就没办法从这里出去,而他在归墟里长出了肉身之后,便想回到人间生活,毕竟他只是一个人类的亡魂,飘荡到这里来的,在这里呆了上千年,他渴望回到凡间,但是没人能帮助他,来到这里的人。也没有谁还愿意回去,他好不容易找到我想回去,法力又比他强,所以他想竭尽全力的帮助我,让我能出去的时候,带着他一起。当然,他愿意帮助我的主要原因,可能也是因为我外貌不错,毕竟我虽然小的时候不是很好看,但是当我恢复原身的时候,还是很漂亮的,再加上柳龙庭对我的日夜滋润,别的好处也没有,孩子没怀上,倒是让我长得越发的娇艳,身上的肌肤也越来越好。

和淳于棼合谋收集精气的事情,我是背着柳龙庭做的,现在看着柳龙庭出趟门都不放心我的样子,我心里有一种难以道明的滋味在滋生,我不知道我要不要把这件事情和他说,但是和他说的话,淳于棼就会死,柳龙庭会找一堆的借口将我看的更严,毕竟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让我出去,他想和我一辈子都在这里。

淳于棼沉入荷塘之后,我也就坐在荷塘边上,等了大概有三炷香的时间,柳府的结界收了回去,柳龙庭回来了。当柳龙庭回来的时候,我看着他手里提着一大木盒的东西向着我走过来了,看见装着助孕药的碗里空空如也的时候,伸出几根纤长的手指,将这碗端开,然后将他手里提着的箱子放在了我的面前,当他将箱子的盖子一打开的时候,箱子里竟然装得都是一些花灯孔明灯什么的?

我见柳龙庭买些孩子玩的玩意儿,顿时就觉的有点好笑,也没将我刚才遇见群精怪的事情告诉柳龙庭,就问他说吃了没事买这些小朋友玩的东西干什么?

柳龙庭没理我,将箱子里的花灯一个个的拿出来,跟我温柔的说了一句:“那你现在不是小朋友吗?白静小朋友,朱儿小朋友。”

柳龙庭这几句小朋友把我喊得,让我觉的尴尬又有点暖心,但是我还是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对着柳龙庭笑了下,便配合着他,将一个个个的花灯点燃,放进我身前的荷花塘里。

昏暗的世界,被这荷塘里的花灯都照的十分耀眼明媚,我看着这塘里的花灯出神,因为太美,美的光明,却又让人心碎。

“来,帮我把火点上。”柳龙庭倒是十分平静的支起了一个孔明灯,叫我把孔明灯里的火棉给点上,于是我就拿着蜡烛,向着柳龙庭手中的孔明灯点了过去,可能是柳龙庭想讨好我,让我开心一下,但是在这归墟里,我看着这花灯孔明灯这种属于凡间的东西,越看越伤感,但是为了敷衍柳龙庭,免得他会觉得我不开心,继续去做一些无所谓的事情,来弥补根本就弥补不了的本质。

但是柳龙庭在我给他手里的孔明灯点火的时候,察觉到了我不开心,不过他倒是很平静的将手里的孔明灯放上空中,搂着我的肩,和我一起躺在荷塘边上木板上。一起看着天空,问我说:“我知道你不开心,装着太累,你想对我骂就骂,对我打就打吧,我不会介意的,也不会离开你,其实你心里,肯定也有那么一丝,不想离开我吧。”

柳龙庭这又开始跟我打起了感情牌,他聪明的很,不可能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我真的很想跟他说他能不能高级一点,除了想用感情套住我之外,他还会干什么?

我没有回答柳龙庭的话,而柳龙庭也不介意,眼睛一直都看着我们面前徐徐升上天空的孔明灯,忽然跟我说了一句:“送给你。”

我一时间都没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当着我们放的那个孔明灯升上柳府高高的围墙之后,顿时,就有好几盏亮光,从围墙外上身到天空,不,不仅是几盏,是越来越多的孔明灯,都在我们的周围,向着灰蒙蒙的天空上升腾而起,一片一片,一闪闪,仿佛就是漫天繁星!

归墟里没有日月星辰。当我看着这满天空柳龙庭为我放的灯火,我心里瞬间感动,转头问柳龙庭,问他怎么办到的?

柳龙庭看了我一眼,唇角笑了下,跟我说:“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办到的。”

这该死的,如果他噼里啪啦的说一大堆他是怎么发动这里的妖邪替他放灯,我也不会感动什么,但是他什么都不说,这就触及到了我心里柔软的地方,于是没忍住,翻身向着柳龙庭的身上压上去,端着他的脸,向着他柔软的唇上就亲了上去。

柳龙庭没有主动,任由着我怎么亲他,怎么将他的唇瓣含湿,又怎么将舌尖喂入他口中,先可能是这么久以来。我还是第一次主动亲他,柳龙庭就不愿意动,随便我怎么摆弄他。

当我牙齿松开了柳龙庭的唇瓣之后,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目光温和如水,狭长的的眼眶。根根睫毛分明,并且此时在他微微垂着眼睛看我的时候,透露出来的那种怜爱的眼神,把我的心都给看暖了。

我爱你三个字,在我的卡在我的喉咙里,我想对柳龙庭说我爱他,哪怕是我最恨他的时候,我也爱他,控制不住,放也放不下。

“白静。”柳龙庭喊了我一句。

我伸手环抱住柳龙庭的脖子,手掌托在他的脑后,让他枕在我的的手臂里。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他的脸就在我的怀里,此时让我莫名的心安。

“嗯。”我应了句柳龙庭,手指卷着柳龙庭的头发玩儿。

“答应我,你不会离开我,我们永远都住在这归墟里,好吗?”

前面几句话,柳龙庭说的我心头一颤,但是他说到后面的话的时候,刚涌起对他的一丝好感,瞬间就又降落了下去,将手从他的的脑下抽了出来,从跟他身上下来,躺在了他的身边,还是嗯了一句,任何话都没有再说出口。

都说爱是付出,柳龙庭说爱我,可是他已经不想再为我付出什么,而我明明刚才还爱柳龙庭,可我却也不愿意跟着他留在这里永远,所谓的爱情,都敌不过自己所想要的,他想要陪伴,我想要自由,我和他之间。就如两辆平衡行驶的火车,虽然在一起,但是却各有各的远方。

我没陪着柳龙庭在荷塘边上躺多久,这几天,我一直都在等淳于棼的消息,虽然他就是一个小鬼,可能他跟我说这些话,也只是为了更方便他自己的逃生,但是这几天柳龙庭每天都在家,我也不好出门自己去找寻邪祟,就算知道淳于棼会爽约,但我还是等着他。

果然。在淳于棼走后第三天之后,我一个人坐在荷塘边时,我看见荷塘底下,咕隆咕隆的,冒出无数个巨大的气泡!

他来了,淳于棼竟然守信用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