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东皇神/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个瞬间,我几乎都没反应过来,脑子里一片空白,身体被柳龙庭推着向着远方飞出去,眼睁睁的看着一道白光从天,穿入了柳龙庭的眉心!

“嘭!”的一声巨响,我向着地上摔了下去,浑身荡起来的痛楚顿时就让我清醒了反应过来,看向柳龙庭替我迎着那道死雷,我的心脏顿时就像是在这个瞬间被撕碎了一般。赶紧的朝着柳龙庭大喊了一声:“柳龙庭!”

柳龙庭的身子如山崩般倒下,那道雷电的光芒也从柳龙庭的眉间抽了回去,刚才被那道强大的雷电照耀的明亮的归墟大地,当那道雷消失了之后,这里又重归了黑暗,比我们刚来时还要黑暗,阴晦。

见柳龙庭和他哥哥柳龙阳一起躺在地上的时候,桑兮带领精怪,迅速的就向着柳龙庭的身边围过去,而我此时几乎都不敢相信,刚才柳龙庭把我推出来了,他刚才还把他亲哥哥给杀了?他为什么要杀他哥哥?他为什么要救我?他不是说要死就一起死吗?为什么在最后的关头,却要还是打算让我活着!

我站起身来,飞快的向着柳龙庭跑过去,可是等我跑过去的时候。柳龙庭此时早已经现了原形,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白蛇,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一个被死雷劈出来的黑色洞口,十分刺眼的就印在了大蛇的双眼之间。

我感觉我的整个天都塌了。向着柳龙庭靠过去,然后跪在了他的身边,惊恐的伸手向着他的鼻息间探过去,一片平静,没有一点的鼻息。

顿时。眼泪悄无声息的汹涌,我想放声大哭,可是再大的哭声,都无法压制我此时的痛苦,看着柳龙庭的尸体,我心里忽然万念俱灰,我好想和柳龙庭就这么一起死去,从前我以为,我之所以这么的想活下去,只是为了我自己,但是现在柳龙庭死了,我才发现,我活着,根本就不是因为我有多么的想活,是因为柳龙庭活着。他活着,所以我也想活下去,不管是以什么样的身份活在他的身边,和他一起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不想比他先死,但是现在柳龙庭已经死了,我活着,就跟他所说的一样,他死了,我也没有活下去的任何意义!

在失去了活着的信仰之后,我连整个身体的重量都难以支撑,于是向着地上躺下去,向着大白蛇身上躺上去,而正好这时山神看见雷击中的是我而不是柳龙庭,也赶紧的向着我们飞过来了,此时我看着山神那张没有因此流露出一丝生气神色的脸,跟他说:“杀了我吧,我不会再逃了。”

山神低头笑着看了我一眼,并且伸出一只穿着细金掐丝的银靴,向着大白蛇的尸体上踢了几脚,验证柳龙庭真的被雷劈死了后,才不屑的开口跟我说:“这天雷,是柳龙阳请下来的,玉皇大帝只是派我来监督柳龙阳杀你,你死不死,这根本就不在我的责任范围之内,只不过你倒是让我觉的有趣,这柳龙庭,为了让你活下去,连他亲哥哥都杀,为你除去后患,让你有机会再逃出去,而你现在,不仅不明白柳龙庭的苦心,还要跟着他一起去死。那他真是浪费苦心,还留下一个弑杀亲兄的千古骂名!”

山神说的道理,我都懂,可是柳龙庭死了,我活着还能干什么?就算是我复位了,回到九重天上当天帝,那又怎么样?我一个人孤独的守着一片天,这种日子,就算是再活个千千万万年,那又有什么用?

我没有理会山神的话。只是埋在大白蛇的头上,一直都默默的流眼泪,而在我身边的桑兮之前对柳龙庭也有些感情,现在却看见柳龙庭为我死了,而山神还冷嘲热讽的戏弄我叫我活下去,顿时就平衡不了情绪,就转头怒骂山神:“柳大人的死,你也脱不了干系,柳大人的哥哥没完成任务,不是应该是你杀白静吗?现在你却说白静死不死。不在你责任的范围在之内,跟你没任何关系,那跟你没关系你还站在这里劝他她活下去干什么?如果柳大人没算错的话,就是你故意将他们的身份暴露了吧,你们口口声声的都说要杀白静。而你却至始至终都没对白静动过手,反而针对的是柳大人,你就不觉得你的行为很古怪吗?你不会是爱上白静了吧!”

桑兮说着这话里,很大一部分都是在怪我,毕竟自己喜欢的男人为了另外一个女人死去了。心里肯定会很不舒服,会把责任都推到我的身上来,但是当着山神听见了桑兮跟他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神色瞬间一惊,但是这抹惊讶的神色在他的恋上并没有持续两秒。然后就被他不屑的表情瞬间压了下去:“哼,这种不知死活下贱愚蠢的烂女人,就算是天下的女人都死绝了,我也不会对她产生任何感情。”山神说着这话,不再看我一眼。转身就向着归墟之外飞出去,下了撤兵令,所有的天兵,全都随着他的远去而消失,而归墟里也重新回到昏暗。只是因为这归墟之门被破坏,而当所有的天兵都消失了之后,汹涌的海水翻滚着滔天巨浪,向着归墟里汹涌而进!

见这滔天洪水,桑兮瞬间就站了起来。将她的法杖向着归墟口扔了过去,这法杖悬浮在了归墟坡口的中央,这法杖瞬间就发出一阵强大的光芒,这光芒,暂时将这归墟的坡口给挡住了。海水不再往归墟里汹涌进来,桑兮也叫人把守这法杖,给这法杖传渡精气,别让这法杖失去威力,到时候整个归墟。都会被海水淹没。

可是现在看着我们周边死伤无数,哀鸿遍野,到处都是一片废墟,这跟地狱,又有什么区别?

安排好一切事情后。桑兮这才向着我面前的大白蛇蹲下了身来,此时她的情绪也好了很多,伸手向着柳龙庭身上的蛇鳞摸上去,然后问我说:“你是怎么认识柳大人的?”

这种时候,我不明白桑兮为什么忽然问我这种问题,难不成她还想在柳龙庭死后,想听听我是怎么和柳龙庭之间的故事?

从前我没觉的我和柳龙庭在一起的时光有多珍贵,但是柳龙庭他现在死了,从前的种种回忆,就仿佛已经变成了比金子还金贵的东西,让我根本就不想与任何人分享,但是桑兮又是归墟里的主,我又不好不说,只是十分简单的说了一句:“他是我的仙家,我之前,是他的弟马。”

“那他有没有告诉你他是怎么知道有我们归墟这个地方的?归墟早在一千年前,归墟大门就已经闭合,任何人都不能进来,你和柳大人,又是怎么进来的?”

面对桑兮的提问。我一时间根本就琢磨不透她到底想跟我说什么,因为柳龙庭已经死了,她就也想找借口把我杀了?给柳龙庭陪葬?

桑兮问的这么不明不白,我也不想被蒙在鼓里,于是就问桑兮,她到底什么意思?

桑兮的眼睛一直都盯着柳龙庭看,看了好久,才语气平淡的跟我说:“没什么意思,这么些天,我会与柳大人混在一起,就是因为我怀疑,柳大人就是两千年前离开归墟,就再也没回来过的尊皇,可能柳大人,他并不是你所说的什么所谓的仙家,他也不是什么凡间的产物,他极有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古神,东皇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