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五兄弟/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整个灵堂黑白相间,就是这个心脏鲜红耀眼,见我疑惑,山神嘴扬起一抹笑,跟我说:“怎么了,对那颗人心感兴趣?”

“还真是人的心啊!”我顿时就惊讶了起来,然后问山神说:“那为什么灵堂里你还摆着人心啊,是用这人心,供奉你死去的兄弟吗?这要供奉的话,一颗也未免太小气了一些吧。”

当我说完这些话之后。我顿时就觉的我自己傻逼了,我说这话,不是怂恿山神去杀人吗?

好在山神并没有将我这话放在心上,而是直接向着这灵台走了过去,打开了桌边的抽屉,从抽屉里拿出了几根供香出来,点上火,一扬手,灵台上变出了几盘摆放精致的水果,山神这才把他手里的供香,插在了灵台上的香炉里,并且也随身跪下,给五位灵牌磕头。

见山神跪下来了,我也跟着山神跪在他的身边的蒲团上,抬头看着我头顶上立着的这五个灵牌,这五个灵牌上分别写着:虚妄、惑、疟鬼、凶吼、劣应。

这些就单从名字上来看,都知道山神这兄弟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因此想起山神幽的名字,放在这些名字里,和他兄弟们的名字也是配的很。我在心里就想,他们这好不容易修炼了出来,就不知道再取过阳光积极一点的名字吗?

山神恭恭敬敬的在给这些灵牌磕头,我也跟着他一起,他怎么磕我也怎么磕,不管因为什么原因,山神的兄弟就是我杀的,从前的事情虽然身不由己,但是现在我活着,给他们磕几个头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只不过在我磕头的时候,我总感觉我头上似乎传来几声尖厉的嘲笑声,可是我这一抬头,那些声音有没有了。

在我们跪完起来的时候,我问山神:“刚才是你的兄弟们显灵吗?我听见他们的笑声了。”

“嗯。”山神淡淡的回了一句我,侧眼看着他,他就直直的站在我旁边,垂着眼帘看着灵台上供牌,眼神里满是愧疚。

“哥哥弟弟们,我回来看你们了,我把女曦也带来了。她也给你们磕头祭拜来了。”

山神这话说的压抑,我听着他说这话,顿时就有些不爽快,明明就是我自己怕他跑了跟着他近来的,凭什么说是他带我进来的!

不过这种时候我也懒得跟山神计较,而当山神说完这些话后,几个灵牌稍微的动了动,几个混着不同男人的尖细声音传了过来:“幽儿能回来看我们兄弟几个,我们就很开心了,怎敢劳烦天帝来祭拜,不敢当不敢当……!”

山神的兄弟,每词每句,都说的无比诚恳,但是配着他们那些尖细的笑声,又让我感觉有些就像是在戏弄我和山神一般。

前世的记忆我几乎都没有,所以也不管这几个亡魂在笑话我还是干什么,反正我也只是跟着山神来见他们这一次。

原本山神本想叫我出去,他想单独的和他兄弟几个谈谈,不过在他还没说出他的心思的时候,他的兄弟们顿时就跟他说叫他快走吧,别因为他们几个死鬼,而耽误了他自己的事情,况且他还带着我,他们都是山野精祟,可别让他们的污秽之气粘到我身上来,毕竟我可是九重天帝。

山神的兄弟们这么说我,让我一时间都不好说什么,毕竟在没恢复身份之前,我只是个凡人,并不想别人恭维我。山神见他们催着他带我走,也不好强硬的留下来,只能向着几立灵牌弯了下腰,叫几位兄弟多保重,等明年清明,他还会来看他们。说完又环顾了整个灵堂好久,才带我出门。

在我跟着山神向着结界外走出去的时候,山神一句话都不说,只是平静的走路,脸色沉默。有些黯然伤神,像是埋藏了很多的心事,细小的树枝,打在他安静温和的脸面上,他似乎都没有察觉到。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山神这么消沉。但还是没心没肺的问了他一句:“你的兄弟们,好像不怎么喜欢你啊!”

山神侧眼看了我一眼,直接平淡的回了我一句:“要是我把你杀了,他们就能开心了。”

“可是千年前也并不是我的错啊,是你们来造反,我是出于自卫,总不能将整个九重天,对你们拱手相让吧。”

只不过我说完这些话后,山神并没有回答我,带着我走到了结界的边上,在结界口打开了一个口子,他先出去了,我随着他身后出去。

但在我即将从结界里出来的这一个瞬间,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我的脚刚从结界里抬出来,我看见几道黑色的气,顺着我的脚,瞬间就向着外面飞了出来,瞬间就消失在了我脚周围的空气里,顿时就失去了踪影。

一直都在外面等我们姑获,见我一直都盯着脚看,顿时就叫了我一句:“还看什么教呢,快把你的心肝老公领回去,烦都要烦死我了。”

姑获一叫我。我就向着它看过去,只见姑获已经被柳龙庭玩的,气喘嘘嘘的就趴在地上,而柳龙庭想捡起它,姑获顿时就拍腾着翅膀挣扎着向我飞过来,叫我以后可别叫他帮我照看柳龙庭了,就跟个七八岁大的孩子似的,把他身上的毛都快拔没了!

我一边牵过柳龙庭的手,一边向姑获看过去,只见它身上的鸟毛确实是少了不少,于是我就转头问柳龙庭,他为什么要把姑获的羽毛给拔了啊?

柳龙庭看了眼站在我肩上的姑获,又很无辜的看了我一眼,老老实实的回答我说:“我见这只鸟身上有些羽毛比较丑,就想着帮他拔了。会不会更好看一些。”

原来这不仅我觉的姑获这灰不溜秋的样子丑爆了,就连柳龙庭也觉的姑获丑,果然是夫妻同心,我心里一开心,立马就挽下柳龙庭的脖子,忍不住踮起脚就在柳龙庭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佯装出教育柳龙庭的样子,告诉他就算是看不惯姑获长得丑,但是姑获的丑不是拔一两根毛就会变漂亮的。

山神就站我和柳龙庭的身前,看着我对柳龙庭忍不住献吻秀恩爱,似乎有些烦乱,转过身去,跟我说我们现在就去找蟒银花,她现在受了伤,并且也没什么依靠。唯一能去的地方也只有长白山了。

长白山我还是很乐意去的,毕竟是柳龙庭的老家,因为有柳龙庭,我都爱上了长白山这地方,只不过现在我们从结界里出来,天色也晚了,我们就干脆在附近的市里找了家酒店,先休息一个晚上,然后明早再一起去长白山。

自从山神从看他的兄弟们回来之后,心情就一直都不是很好,他自己一个人先进房休息了,我也不管他,管他也不领情,看着天色也还早,就和柳龙庭点了好些外卖吃的。就打算我跟他还有姑获,我们三个一起胡吃海喝一顿。

在外卖到的时候,姑获想喝酒,就叫柳龙庭陪他一起下楼买酒去了,我就在屋子里收拾桌子。摆上外卖。

这南方不管是吃食还是什么,做的都比我们北方要精致风雅,当一道道色香味俱味俱全的菜我都在桌上摆好了之后,我去卫生间洗手,打算等柳龙庭他们回来了之后,我们就开饭。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屋里的空调坏了还是啥原因,在我进卫生间的时候,卫生间里忽然就比屋里要凉了很多,我身上穿了两件衣服还觉的冷,正想回到屋里拿空调遥控器的时候,我忽然就看见一道黑色的影子,就向着我的身体里钻了进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