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双眼易主/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抬眼看着柳龙庭,他这会应该是清醒的,这眼睛不是在蟒银花身上吗?怎么会是让山神心甘情愿的将眼睛给我?

还没等我弄明白,我身旁的仙家就催着我,叫我快一些,别让教主等的时间太久了,并且在这仙家叫我过去的时候,我们周围已经来了好些仙家,这些仙家就像是得到了谁的指令一般,守在了大殿门口,还有各条道路两旁,其中一个看起来像是个管事仙家,看见我们几个人还停留在大殿门口,顿时就冲我们喊道:“教主有令,闲杂人等全都迅速撤离。否则格杀勿论!”

刚刚大殿里还风平浪静的,怎么就这么一会,就像是马上要打仗似的,我倒是怀疑起来,这山神和蟒银花。到底是做了什么交易,不然也不会这么兴师动众。

柳龙庭看着周围已经向我们围过来的士兵,也不方便向我多解释什么,看了我一眼后,带着柳烈云她们出去。而我就跟着刚才那个叫我过来的仙家走,走的时候转头看了几眼向着神府外走出去柳龙庭,心里猜着他刚才跟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在去见山神的路上,我问仙家,这教主叫我过去是怎么回事?怎么这府里就忽然戒严了起来?

仙家倒是什么都不跟我说,只跟我说等会我见了教主就知道了,说着带我走到一处偏殿前,推开门,一阵轻微的雾气从门里飘出来。仙家要我进去。

我不清楚山神现在想干什么,现在柳龙庭也不在我身边,我就心里莫名其妙的就有点慌,就算是他是傻子,以一副傻子的模样跟我在一起,我都没有这种慌张的感觉。

可是我来都跟着仙家已经来了,山神也不是什么豺狼虎豹,他刚才还自愿的为我救出柳家姐弟,我为什么要怕见他?

我试问我自己,而我身边的仙家见我一直都踌躇在门口,就又催了我一遍,叫我赶紧进去。

我看了仙家一眼,还是迈开脚,向着屋里走了进去,不过在我走进屋的时候。发现这屋里腾腾的烟气,只是浴池里的温水散发出来的热气,而山神此时就隔着一面半透明的屏风,泡在了这浴池里。这屋子里,就是个洗浴的地方。

我还以为山神在将眼睛给出去后,心里多多少少都有些不爽快,没想到还有闲情逸致的洗澡。

浴池旁边还站着几位侍女,我就叫了山神一句教主,然后问他:“教主叫我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山神没回答我,一个侍女为他代话:“教主在沐浴,一会见你。”

听着这侍女说完这话,我心里顿时就骂了句山神,他这一回来,还摆起架子来了,要不是我看在他救了柳烈云她们的话,我转身就走,懒得理他。

我盯着屏风里的山神看了好一会,虽然他脱光了衣服,但是屏风朦胧,只能大概的看得清一个人影,好一会过去,我才看见他从浴池里起来了,几个侍女就拥着他,帮他擦干净身上的水,给他穿着一层又一层的衣服,为山神梳妆打扮。

我等的有些累了,这么久,也不见蟒银花,于是就问山神,蟒银花去哪里了呢?怎么看不见她?

现在看着屏风里头,山神收拾的也差不多了,见我问他问题,直接从屏风里的椅子上站起来,想里面走进西边的偏房。坐在了偏房中间的一把大椅上,回答我说:“你等会就能看见她了。——你过来。”

他这句你过来,可让我盼爷爷盼祖宗似的等来了,于是我赶紧撩开屋里的层层纱幔,向着西房走进去。抬头看向就在我面前的山神,只见他此时用缎带蒙住了眼睛,身着一身华服,暗绿长衣,袖口海纹波涛翻涌。肩上的月白霞陂上,蓝色双结流苏坠肩,仙鹤凤舞,朝阳明艳;而此时他的头发也用玉冠竖束起来了,玉冠上镶刻着朵半开莲花。两条赤色流苏珠带,从头顶向他的面庞两边垂下去,这带子上的左右两颗赤色小珠就在他眉角上方,也不知道是不是这红色的珠流苏带将他整张脸都衬托的娇艳起来,还是因为他原本就长得刚柔并济,反正现在看起他来,就算是蒙住了眼睛,但也是个倾国倾城的货色。

“我过来了,你把眼睛捂住干什么?要是你因为把眼睛给了蟒银花导致你自己的眼睛瞎了的话,我这就去帮你先找只能给你替换的眼睛过来。”

我说完转头就想往外走,但是山神忽然叫住了我,我转头一看向他,只见他一手就将蒙住他眼睛的绸锻抽开,瞬间,一双璀璨绝美的眼眸。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中!

山神,他,他不仅没有把他的眼睛给蟒银花,反而将蟒银花的那只眼睛给抢了过来,现在我的两颗眼眸。全都在山神的眼睛里!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这双眼睛惊艳,情不自禁的就像着山神走过去,从前我不明白,为什么柳龙庭还有凤齐天,都会被一双眼睛给迷惑。现在我懂了,因为这双眼睛,就像是有一种巨大的魔力,就像是个黑洞,把你拉进去了,你就根本出不来!

不过都说双眼睛,只要对谁施法,被施法的人,就会爱上使用这双眼睛的主人,在我忽然意识到这个情况的时候,我心里顿时一颤,生怕我忘记柳龙庭喜欢上山神,但是在我心里想起柳龙庭的那一刻,我又看向山神的眼睛,发现那双眼睛对我产生一种强烈的拉扯感已经消失了。也就是说,刚才山神对我施法,而我并没有中这眼睛的咒。

这是怎么回事?山神的眼睛就是货真价实的眼睛,怎么会迷惑不了我?不过在当我疑惑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之前柳龙庭貌似和我说过,这双眼睛,要心甘情愿的由一个主人交付给另外一个人,它的法力才会有效果,而蟒银花不可能心甘情愿的把眼睛交给山神,所以。这双眼睛,其实,并没有什么作用,怪不得上次山神用同样的方法对我施法,那眼睛的法力。对我也没有效果,而也是在这时,我忽然明白了过来,为什么刚才柳龙庭叫我顺从山神,如果他的眼睛要是有用的话。这都不用柳龙庭叫我顺从山神,恐怕是我自己在看见山神眼睛的那一刹那,我就已经爱上他了。

不过此时山神似乎并不知道他的眼睛对我没用,见我向他走过去,就一直都看着我的眼睛,朝我伸过手来。

刚才柳龙庭交代我的事情,我自然是想按照柳龙庭说的方法去做,于是在我走到山神身边的时候,就把手放进了他的手掌心里,我想他这么想要这双眼睛,就是为了报复我从前用这双眼睛对付过他,所以他现在要以牙还牙的对付我。

山神的手,忽然就把我的手掌给紧紧握住了,然后侧过头,看向我说:“白静,告诉我,你现在爱我吗?”

要是我这会想放飞自我的话,我一巴掌就想扇在山神脸上,告诉他别白日做梦了,除了柳二姐,鬼才喜欢他。

不过毕竟我此时也还是要装出被他眼睛迷惑的样子,点了点头,对山神说:“爱,我爱你。”

柳龙庭预算的没错,眼睛现在全都在了山神这里,而我不能像是山神一样,强行的把他的眼睛挖出来,装在我的眼睛上,因为没效果,只有让他心甘情愿的给我,这眼睛才能发挥他的作用,这眼睛,就像是一个制造出来的东西,不带有原先主人的任何关联感应,谁拿到了它,谁就为谁服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