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卑贱的身份/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刚才柳龙庭说他安排了人来做我的帮手,该不会就是山神的兄弟吧!

我这一瞬间简直都惊呆了,柳龙庭难不成是想眼睁睁的看着山神他们兄弟之间相互残杀?以此来达到我们自己的目的?

几个保护我的仙家,见有小鬼附在了蟒银花的身上,并且直呼山神的名讳,立马就拿出了兵器想对山神的几个兄弟动手,他们那几个也不怕,反而是趾高气扬的对着几个仙家耀武扬威,对他们说敢动他们试试看?他们可是他们教主的亲兄弟!

“我们教主高高在上,怎么可能有你们这种邪祟的亲兄弟。”其中一个仙家维护山神,跟着对面几个邪祟叫板。

但是那几个东西却控制着蟒银花那已经有些腐烂了的脸,顿时就狰狞的笑了起来:“我们怎么就不是他的亲兄弟了?我们几千年前,同在一片烂泥里修炼,怎么,他现在做了教主,就想忘了我们这亲兄弟的情谊?前些天他还专程来看过我们呢!当年没有我们兄弟的牺牲,哪里有他现在的辉煌?”

虽然山神不是我什么人,但是这几个东西用如此现实又尖酸的话说着山神的时候,我心里顿时就有些生气,我身前的几个仙家也被他们这话说的有有些不知道真假,于是转过头来看我,问我说几个妖祟,该怎么处置?

“你们都回去禀报教主吧,说我们在路上遇见了他的家人,叫他来接他们回去。”我对几个仙家吩咐道。

几个仙家只山神派过来保护我的,现在听我叫他们都回去,就有点犹豫,本想留几个下来陪我,被我拒绝了,叫他们赶紧的回去,毕竟有些话,我想单独的问问这与山神的几个兄弟。

而我感觉山神的那些兄弟,只之所以会被柳龙庭看中派来,就是想用这种方法,击垮山神。

当那些东西毫无忌讳的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山神握住我的手都有点在抖,握着我的手也是紧了松,松了再紧,他似乎并不想让我知道他前世的身份、事情,但是却又无法阻止他的兄弟们捆绑他的每一言一行,都将他好不容易努力才换来的今天的身份地位,在他喜欢人的面前,无所顾忌的又将他拉入进了尘埃里。

“因为我们是最低贱的妖怪啊,最低贱的妖怪,不管修炼的多厉害,身体里的妖骨,还是最下贱的,连附在人的身上都配不上,你别看我们幽弟现在是教主了,但是他跟我们是同一个物种,你见过他敢附在别人的身上吗?你前世不也是嫌弃幽的身份,所以没和他在一起吗?!”

山神没说话,抢过山神话的,还是走在我们身边的他的兄弟,现在山里的风吹过来,将他们身上的尸体腐烂的臭味到处飘,山神就伸手给我微微捂住了我口鼻。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妖怪的魂魄,不能附身在活人身上的,于是我就有些好奇,问山神说为什么,别的妖怪不是也可以吗?为什么他的兄弟们就不行?这附身在活人升上总比附身在死人身上强啊。

想不到这平时傲的不行的山神,也有道歉的时候,并且山神在道完歉后,才转过投来跟我说他们是魂魄,不能依附在活人身上,只能依附在一些没有了生命的东西上。

我本来也就这么随口一说,没想到这几个东西还跟我较上劲来了,也不知道我心里是抵触和他们接触的原因,就想怼他们,正当我想跟他们大讲一堆话的时候,坐在我旁边山神忽然就紧紧握住了我的手,叫我别说话,跟几个兄弟赔礼说我今生也才是个小姑娘,什么都不懂,叫他们别往心里去。

我这也是好心提醒,可我这话顿时就让几兄弟对我不满了起来,训斥我说他们前世被我打的肉身俱焚,加上他们又是沼气所化成的妖怪,死了之后,魂魄不能遇到风,风一吹魂魄也消散,现在山里风这么大,不让他附进死人的身体里,难道想叫他们死吗?

毕竟神府也都是仙家住的地方,我就要山神的几个兄弟能不能从蟒银花的身上下来,和我们一起坐在车辇上回神府不好吗?偏偏要附身在一具尸体上。

几个东西听到山神说已经为他们摆好了宴席,这才开心了起来,摇着蟒银花的腐烂身体,跟着我们一步步的向着神府进去。

山神听他兄弟说这话,看了眼周围,神色似乎有些无奈,就轻声的跟着他兄弟们说我们现在回府吧,他已经在府里摆好了宴席,为他们接风洗尘。

我摇了下头,说没,而刚才还对仙家们耀武扬威的几个兄弟,现在看见山神先不问他们好不好,而是先问我,其中一单个的声音顿时就尖酸的响了起来:“幽弟在外面这么久,真是有了女人,就把我们兄弟几个都忘了,你可别忘了,你这位置,要是没有我们兄弟两的陪葬,你现在跟我们一样,还是浑身长满泥泡的丑陋妖怪。”

说着转头看了我一眼,向着我那边走了过来,伸手抱过我的肩,问我没什么事情吧?

派会的几个仙家,没一会就风风火火的赶过来了,他们来的时候,确实也把山神带回来了当山神看见他的几个兄弟就附身在已经死去了的蟒银花身上的时候,并没有我所想象中的这么开心,反而十分的不可思议,问他们怎么来了?

听这兄弟几个讲话说的正义凛然的样子,我顿时就不屑的笑了一声,等我拿回了眼睛,我连看都不会看他们一眼。

不过虽然我的话还没说完,但是几个妖祟像是已经猜到了我想说什么,哈哈哈的大笑了几声:“我们知道,我们的任务就是让幽把眼睛还给你,只要把眼睛给你了,我们就两清,今后我们兄弟几个,与你们就再也毫无瓜葛!”

后面的话我没有说出口,我不可能问他们说他们知不知道他们是在害山神,不问的原因是因为我们谁也没害他,是山神把我的眼睛给拿了,我只是拿回我自己的东西,他不愿意亲自给我,那我只好用这种阴谋将我的眼睛拿回来,这根本就没有什么错,而山神少了我的眼睛也不会死。

“那你们知道……。”

“我们怎么出来的?这都要仰仗您和柳龙庭啊!他解开了结界的封印,让我们跟着你出来了,不然我们兄弟几个,肯定还被幽锁在那结界里,永远都无法来凡间,而柳龙庭将我们放出来了,我们自然要报答他,他要我们做什么,我们自然是要尽心尽力的去做。”

我真希望他们说不是,这种小鬼,如果他们说是的话,那简直就是穷凶恶极,口口声声的说山神是他们的兄弟,可是现在却要听从别人的话害他们自己的兄弟。

我没有理他们这话,而是问他们:“你们不是被山神封在了结界里面吗?怎么出来了?还有,是柳龙庭派你们来帮助我的吗?”

同样是魑魅,同样是从一个山林里修炼起来的,还是亲兄弟,为什么她们和山神的性格,简直就像是走在同一条路上的两种极端。

几个东西大言不惭的说着这些话的时候,自己都哈哈大笑了起来,不停的控制着他们的时手脚和身躯,不断的手舞指蹈。

“我们之前是魑魅,但是现在我们的幽已经贵为教主了,你也得称呼我们为教主!”

魑魅,其实就是一种统称,就比如像是凤凰,并不是一个名字,而是一种物种的称呼,山林里沼气幻化成的妖怪,都被称作为魑魅。

几个现价拗不过我,就都回去请山神过来,而当那些仙家走了之后,我就从车辇上下来,向着几个妖祟走过去,问他们说:“山神的原身是魑魅,你们是跟他一起修炼的兄弟,这么说的话,你们也是魑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