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演戏/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来我这话也是句玩笑话,但是说出来之后,却是异常尴尬的很,就像是个故意勾引男人的坏女人似的,而山神听我说了这话后,神情也稍微有点僵硬。

我怕他误会什么,正想解释,不过还没当我把话说出口,我浸在水里的一条腿瞬间就被山神的手掌握住了,他扶着我整个身体站了起来,直接将我整个人往浴池边上一压,他的脸就凑在了我的面前,他的面庞就贴着我的脸颊,那双美艳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的眼睛看,然后将唇附在我的耳边,轻声的跟我说:“你就以为我不想要你吗?我也很想要,我就想看看你到底是想怎么把我生吞活剥的吃了。”

山神的这种语气,嘶哑又有些蛊惑,轻柔的洒在我的耳畔的每一寸肌肤上,也不知道是他的这种暧昧的话加强了迷香的作用,还是迷香到这个时候就爆发了,我盯着他的眼睛看,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觉得口干舌燥的厉害,尽管我心里并不想,但是还是控制不住手,端起山神的脸,转头就向着他的唇瓣上压下去。

我从来就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唇,滑软异常,就像是吃果冻,吃着香甜的佳肴,让人都恨不得把山神整个人都咽进胃里去,可我这之后又知道我是因为这迷香的效果,我想控制住我自己,我不能这么由着我自己放纵下去,毕竟我爱柳龙庭,就算是这种事情只要我不说,山神也不说,就没谁知道,但我还是不想背着他跟别的男人做这种事情。

可是那迷香的劲头又太大了,加上山神已经被我亲出念想了,他抓着我的手,一件件的脱他的衣服,这些衣服浸在满是花瓣的水里,而山神此时是头发上,肩上全都落满了殷红的花瓣,他结实的胸膛贴在我胸口的时候,我感觉我要疯了,迷香的作用让我奋不顾身的想要扑向他,脑子里一遍遍的想起之前他和蟒银花在一起的那整晚上的凌乱,他一定很厉害,他一定能把我的迷香给解了,但是我的理智告诉我不能这么沉沦下去,我不能对不起柳龙庭,以后我跟他在一起,我也要坦荡荡的面对他。

不知道我哪里来的力气,当山神的手顺着我的小腹往下揉的时候,我赶紧用手抓住了他的手臂,转开了他咬着我的唇,看着他的眼睛,大口的喘着粗气,想着我要怎么样和山神说我不想要。

山神见我原本配合的好好的,忽然制止了他,就抬起脸来问我怎么了?不过当他看着我眼里努力淡定的眼神之后,他的情绪也稍微逐渐的冷了下来,语气也变得有些冷,跟我说:“你想要的话,就做,不想要的话,不勉强你。”

看着山神看着我已经有些泛冷的眼神,我心想他该不会是怀疑我了吧,毕竟要是真的喜欢一个人的话,别说是中迷香,就算是平时,也是恨不得往对方身上扑,如果这种时候让他怀疑了我,我能不能平安的走出这神府都说不定,更不要提眼睛的事情。

虽然有些时候我对山神并没有什么坏感觉,甚至心疼他怎么有一群这样的兄弟,但是这种时候我又很想骂他怎么长了颗七窍玲珑心,这么多疑,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变脸,正当我想着怎么跟他完善的解释的时候,正好此时腹中一片热流涌动,我忽然想起这几天我经期也快来了,心头顿时一阵狂喜,不动声色的向着山神怀里抱进去,抬脸对他说:“不要,我亲戚快来了,等会要是我们做着的时候,喷你一脸血,这样好丢脸的,我以后都没脸见你了。”

可能山神刚才看着我不情愿的表情,估计是以为我并不想和他发生什么关系,但是我现在的原因是我亲戚来了,他脸上的表情顿时就缓和了很多,停在我小腹上的手微微往我腿里探了一把,我惊得整个人都往后一退,山神见我这担惊受怕的样子,觉得好玩,顿时就笑了一下,趁我脸上吃惊的表情还没下去的时候,顿时就往我眼睛上亲了一口,也不再纠缠我,伸手拿起他水里沾满了花瓣的衣服往我身上裹,他自己也整理好了他身上还穿着里衣,将我抱了起来,跟我说:“奖励一下我,我就把你的迷香给解了。”

现在看着山神已经缓和过来的样子,我心里顿时就松了一口气,顿时就朝着山神的脸上吻了过去,而山神转过脸来,咬住了我的唇,此时他也在帮我驱散身上的热气,根本就没有一分钟的时间,我对他的那种渴望感,顿时就消失了。

此时我真的庆幸,女人的大姨妈,竟然是这种好东西,而山神将我身上的热气催散了之后,把我抱上了岸,当我全身都暴露在他眼里的时候,我顿时就有些尴尬,捂上捂下的,山神此时不屑的看了我一眼,跟我说有什么好捂的,要看的他都已经看过了,说着直接拿着屋里的浴毯将我全身围住,叫了几个仙家进来,然后问我用什么样的卫生棉,他叫仙家们帮我下山去买。

这好几个仙家听见山神问我这种事情的时候,他们脸上都没忍住尴尬的神色,更不要说我,囧的脸都红了,小声的跟山神说ABC、七度空间都行。

山神一点都不觉得说这种事情有损他山神的威严,转头就对几个仙家说了这事情,要他们下去办。

当几个仙家走之后,山神抱着我回房睡觉,在路上我就忍不住问他,说他一个堂堂教主,说女人的这种事情不觉的丢脸吗?而且还装可怜的问了一句他会不会觉得女人好麻烦啊,要不是我的原因的话,说不定我们现在就……。

山神都没有听出我这啊狐狸什么意思,在进屋将我放在椅子上的时候,伸手弹了下我的额头,骂了我句色胚,跟我说想什么呢,这种事情,来日方长,又不急这一时,不过说着这话的时候,山神看了我好一会,脸上忽然就扬起一抹比较开心的笑,告诉我:“什么麻不麻烦,只要我一想到你以后都在我身边,我就只想好好照顾你,并且因此感到高兴,心都是甜的。”

没想到山神也会说这种情话,现在我也心情好,于是就跟着山神开玩笑:“你说你的心是甜的,那你挖出来给我尝尝,看看甜不甜。”

山神听我说这话,就真的一把伸手向着他的胸口里抓进去,我见他要来真的,赶紧的就跟他说不要了,我才懒得看他这一副血淋淋的样子。

这一整个晚上,睡的也挺好,昨晚这件事情,都让我有种劫后重生的感觉,让我无比感叹造物主的神奇,自然的美好。

不过早上起床的时候,山神早就起来去神殿了,毕竟他怎么说也是个教主,教内事情还需要他管,他并没有整天都腻在我身边的时间。

我也习以为常,只不过今早起来的时候,我看见一道黑气,从门缝里向着我屋里溜了进来,随即坐在了我床前不远的椅子上,跟我说了句:“没想到你迷惑男人的手段还挺高的,那天柳龙庭跟我说要我这么做的时候,我都担心你戏演不好,看来是我多虑了,你不但演好了,还把我的弟弟幽,幽牢牢的抓在手里,昨晚大晚上的,还派人去给你买你们女人用的那种脏东西。”

听这话的声音,是虚,就是昨晚给我下迷香,差点害了我的那个!

您好,蒋运超[16723439],感谢支持正版,为方便下次阅读,可在微信中搜索关注“信你的邪”,阅读最新最快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