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要他的身体/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问山神这话的时候,我自己都不明白我是带着一种什么心绪去问的,

但是我问完山神这话的时候,山神的眼睛里对我流露出了一丝惊讶,我看着他眼里的这份惊讶,于是就伸出手腕挽过山神的脖颈,侧过身看着他的脸,继续跟他解释道:“不是你叫我去杀他的吗?现在我就想借着这件事情讨好你了,你怎么还这一副惊讶的表情,难道你不想让我去杀了他了啊?”

我这话说的语气里透出满满的一股不开心,山神看着我这装出来的衣服憋屈样子,就伸出手腕抱过了我的脸,稍微向着床头靠过来了一些,将我的脑袋放枕在他的臂弯上,手指绕着我的头发玩儿,低头跟我说:“那是我昨晚醋意大发,想试试你心里还有没有柳龙庭,可事实结果是我想多了,你跟我说这话的时候,说明你心里有我,我就不想让你去杀他了,留着他那条狗命让他活下去吧,就算是要杀他的话,也是我去杀他,哪还用的了你动手。”

我原本跟山神说这些话,是想让他感动,但是没想到我说完这些话后,山神竟然都不要我去杀柳龙庭了。

这去杀柳龙庭,是我们这计划里最关键的一步,我不去杀他的话,后面我们的计划,根本就没办法再进行下去。

看着山神现在对我一副已经将心安定下来了的表情,虽然我此时心里有些着急没有完成任务,但是也莫名的平静了下去,如果山神不主张我去杀柳龙庭的话,他就还能再过几天清净的日子,而我也不用这么着急的跟他揭露我们这些人的阴狠计谋。

可能是被我猜中了,刚开始惑还是有些气急败坏,但是冷静下来之后,嘴里发出一阵低沉哼笑声,这声音十分恐怖,听起来就像是电影里播放的那种鬼叫声一般:“你猜的没错,你以为我们兄弟几个为什么和柳龙庭合作,这么听柳龙庭的话,实不相瞒,我们兄弟几个,出来的第一个目的,就是要一副能供我们长久使用的躯体,任何尸体的躯体,都不能让我们能随心所欲的发挥出力量,幽和我们是同类,唯一一个活着的同类,他那活着身躯,才是我们想要东西。”

“我是害人的精?那你们是什么,你以为你们就是好东西吗?先不说我前世是怎么死的,即使在我这辈子重新活了过来,可我还是逃不过柳龙庭和蟒银花的的捉弄,你以为你们是好东西吗?当初不是你们怂恿幽一起反叛,他怎么可能又会惹上我,我放了他一条生路,而幽不但不感激,还为了报复我,千方百计的拿到我的眼睛,想借此控制我,现在最恶的人,还是你们几兄弟,你们比我和柳龙庭,还急着想害幽,你们这么着急对幽下手,绝对不是因为只是想看见他落井下石这么简单吧。”

这个世界上最可笑的事情,莫过于是最坏的东西,反过来骂你是最大的祸害,而这正在害人的,明明是反过来骂我的人。

听到我说到这话,惑也不怕跟我翻脸:“有本事你就去说啊!你还敢说?说了看柳龙庭怎么治你,这一切都是你惹起来的,如果不是你,柳龙庭就不会把他大哥的死记在山神的头上,而幽也不会将我们几兄弟封在结界里几千年,现在你赎罪的机会来了,只是叫你拿个眼睛,我们还给你铺好了路,你就这么多事,你就是个害人的精。”

惑这忽然气急败坏的骂我,让我听得简直是又好气又好笑,反驳他说道:“你到底什么意思?我说了我不按照计划行事吗,你要是再敢骂我,我就把你跟我说的所有事情都告诉山神,看他不把你们都赶出去!”

惑一听我说这话,立即就急了,理解成我是不想按着计划办了,顿时就十分生气,骂我真是婊子养的,没爹娘教的。

“这山神不让我去杀柳龙庭,我现在也没办法按照计划行事。”

看着我眼前的惑,真的很难想象,他们和山神,从前是密不可分的兄弟,他们一直都在怪是山神将他们关了起来,是山神影响了他们的发展,可是如果不关住他们的话,按照他们这天生的劣性,肯定造孽无数,遭天谴是必然的,并且之前柳龙庭当山神的时候,所犯下的杀孽,叫村民供奉了这么多的童女,也全都是为了他的几个兄弟,为了补偿他们而杀生,可是这些都没用,飞黄腾达的他,已经成为了他兄弟们的眼中钉,肉中刺。

果然,在惑跟我说了计划之后的四五天时间里,惑一直都见我没有出去想杀柳龙庭的念想,在有次山神外出的时候,找了个机会靠近我,跟我说怎么还不动手,这都过去好几天了,他现在就巴不得早点看见山神伤心欲绝的模样,现在每天看着他被一大群的仙家尊重而只把他们当成空气,他和他的几个兄弟,心里早就不舒服了!

毕竟虽然山神说了不杀柳龙庭,但是让柳龙庭等久了的话,他就一定会想出别的办法,现在山神的兄弟和柳龙庭里应外合,算计山神,简直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这般简单。

可能是对柳龙庭产生了报复的心理,报复他随随便便的就能把自己的女人贡献出去,却一句安慰的话都不和我说过,在山神亲着我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配合他,甚至希望柳龙庭此时就站在我的身边,我要让他看着,看着我是怎么一步步的将山神的眼睛给要过来的。

但是我想他是不会的,如果他会的话,就不会安排的这么理所应当,他为了成功什么都不在乎,那我为什么要在乎?我也是为了我们的成功在努力啊!

在这种时候,我想柳龙庭要是就站着我和山神的身边,看着我跟山神在做着这吗亲密的事情,他会不会生气,或者是发怒?

“怎么,你还怕我介意你了?”山神沉着声音笑问着我说,说完之后,端着我脸颊的手,将我一些散乱在唇上的头发抚顺到耳后去,向我凑过脸来,牙齿在我唇上咬了一下,看了眼我的眼睛,然后才抱着我身子向我压下来,口中一阵翻江倒海,吻到疯狂的时候,我感觉我腹腔中的空气全都要被山神给吸走了,气都喘不过来,满口都是山神口中幽香甜腻。

我心里这会一直都想的是刚才惑跟我说的那些话,山神这么向我一亲过来,我心里瞬间就有些不舒服,于是我就推开了些山神,扭捏了一下,跟他小声的说了一句:“我还没刷牙洗脸呢。”

山神见我点头了这才笑了一下,端着我的脸向着我的鼻子上吻了一下,然后向着我的唇上贴上来。

我跟山神点了下头。

我说完这话,山神眉头一皱,不过还是向我身边躺了下来,跟我点了下头:“好,那以后我就不让你们再见面了,这样你会不会安心一点?”

因为我确实不想见柳龙庭,虽然我们都是在为我们的今后做打算,但是我现在,就像是一颗任由摆布的棋子,而柳龙庭在我的身后运筹帷幄,他爱我,但也是只把我当成是手里的大刀,走向成功的兵器。

虽然去杀柳龙庭的计划取消了,但是也不能因此失去山神对我的信任,而且我自己发现现在我对山神的一言一语,哪些是装出来的,哪些是真实的,连我自己都已经分不出来了。

“好,以后我们过我们的日子,就不管他了,只不过下次我不想见到柳龙庭了,我每次一见他,就控制不住我自己,心里总心心念念的想着他。”

您好,且听此风吟803400[17049559],感谢支持正版,为方便下次阅读,可在微信中搜索关注“信你的邪”,阅读最新最快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