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她在哪/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山神说着这话的时候,神色里有些得意,伸手将我从床边抓起来,随手扯了张毯子垫在床,然后将我放在了毯子,并且从他的怀里,掏出条镶着金丝的绢帕,给我擦干净身的血。

屋外已经大亮,而我用爪子触碰到了我脖子里套着的东西,是个沉重的铜环,我无法将这个铜环从我脖子里取下来,山神自然是不会帮我取,在他帮我身的血都擦干净的差不多的时候,这才将我放在了他的肩,问了一句我说:“吃东西吗?”

我将猫脸转过去,不看他,而山神见我不理他,也直接将他刚带进来的吃的丢在桌,转身带着我出去。

我不知道山神带我出来后,我昏迷了有多久,也不清楚现在柳龙庭他和女曦,是不是还在归墟,按照道理说,柳龙庭他从前是东皇神,但是毕竟他这辈子是转世,转世的法力自然是不如从前,而女曦她虽然是原身,但是她很多精气,早被从前的蟒银花和柳龙庭所吸食,所以她们现在的力量,都无法估计,只有我们去看了,才知道谁胜谁败。

在去找柳龙庭的路,山神一路向南,以此可以猜测,柳龙庭和女曦,应该还在归墟,虽然归墟是众妖之所,又是柳龙庭的地盘,表面来看,柳龙庭在归墟与女曦相斗,赢机会要更大一些,但是女曦她已经是女魃,即使柳龙庭有多大的法力,也不能伤害她一丝一毫,这让我有点担心,要是柳龙庭现在打不过女魃,该怎么办?

这果然不出我所料,山神带着我到了南海边时,直接下了海,去了归墟之门。

山神此时并不着急,像是他根本不在意女曦和柳龙庭到底是谁赢,在我们到归墟大门面前的时候,山神将手扬在嘴边,低声的默念了几句咒语,顿时,归墟之门打开,还没等我疑惑山神是怎么知道归墟之门的咒语的时候,山神转头看过趴在他肩的我,对我说了一句:“这咒语,是女曦教我的,她料定她现在还不是柳龙庭的对手,叫我先把你降服,三天之后,再来这里她。”

听山神这么说,那么我是昏迷睡了三天,而这三天之内,柳龙庭和女曦,一直都在奋战。

想到柳龙庭每时每刻的都在生死攸关的线,而我却这么轻而易举的被山神俘虏走了,现在又变成了一只毫无用处的猫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我真没用,我一直都不想成为他的负担,可却一直都是他的负担。

不过既然女曦之道她现在打不过柳龙庭,为什么却还要来这里白白被柳龙庭打,而还叫山神把她救出来?

在我想着这问题的时候,尽管没对山神说,但山神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似的,向着一片放眼望过去满眼一片废墟的我归墟跟我说:“柳龙庭之前是东皇神,你从前是他得意干将,放眼整个三界,也只有你前生才有这么一丝跟他匹敌的资格,虽然女曦打不过他,但她的尸身已经练成了金刚不坏之身,能使柳龙庭复活的圣泉已经被毁,只要一次次的挑起争斗,将柳龙庭拖垮,精魂耗尽,是他死的这一天。”

他们想的真美,当柳龙庭他是傻子吗?他自己不知道保护自己?不过看着眼前的一片废墟,算是此时没看见柳龙庭,都能想象的出来这里发生过的一场恶战,不过算是再大的恶战,现在也快要平息,山神带着我向着归墟深处里的神殿里走。

从前听说归墟是柳龙庭创建的,并且能吞没三界,我和柳龙庭在归墟住过,再大也给人像是一个小省份这么大,因为天空给人感觉很短很闷,连几天前我进归墟的感觉也是这样,但是现在跟之前不一样了,现在再进来,虽然看见的都是归墟里的一片废墟,但是天空似乎要更高,更广阔,之前要明亮了更多,在山神带着我向着东皇神的神殿飞过去的路,不断的能看见一些妖祟在整理路边这些烂瓦木头,虽然他们的家没了,可是我看着他们脸一个个都洋溢出来一种幸福的表情,像是重燃起新生的表情那般!

家被毁了,这本不是应该伤心吗?为什么还会如此的幸福?

不过我此时也没过多的关注这归墟之海里的妖祟是什么样的,我更关心的是柳龙庭,当我们即将到达神殿门前的广场前的时候,那有一大群的妖邪手拿着兵器,摆着阵型,正围着神殿,而在神殿之,柳龙庭和女曦,还在都斗法,两人的实力相差不大,但是已经看出柳龙庭已经略微的占了风,他们斗法时两人身冲出来的能量极大,这些余下的法力,化成强烈的风,一阵阵的向着我们冲过来,将我身的黄毛和山神的头发一起吹的呼呼汹涌。

女曦现在虽然打不过柳龙庭,但是她每次攻击柳龙庭的时候,都是用法力消耗柳龙庭身体里的精气,她意不在杀柳龙庭,而是想将柳龙庭慢慢的磨损而死,不过现在柳龙庭他似乎也不想放过女曦,他出的每一招的,都是想把女曦困住。

我想提醒柳龙庭,别再和女曦这么耗下去,此时看着他,我根本忘记了我脖子里还套着枷锁,四肢一用力,瞬间从山神的肩跳下来,可这次的结果,跟我早从床下来的结果是一样的,我脖子里的套索卡在了我的脖子里,将我整个猫身,吊坠在了山神的身,并且套索里的尖钉,在我身体重量的拉扯下,又坚硬的刺进了我脖子里的伤口里!

剧烈的痛!钻心的痛!我疼的像是刚捞岸的虾米,拼了命似的挣扎,凄厉的吼声从我的猫嘴里发出来,山神也不顾着我,反而是将吊在我脖子里的链锁提了了起来,像是看把戏似的,当着无数妖邪的面,将我扬在了他的身前,只见他此时脸露出了一些得意的神色,低下头看着我,又抬头看了眼在神宫空打斗的女曦,女曦似乎已经知道山神来了,发的法力都弱了下去,而山神这回朝着柳龙庭大喊了一句:“姓柳的,白静快要死了,如果你还想见白静的话,马过来见我!”

山神这话语气说的猖狂,眼神盯着柳龙庭看的时候,漆黑的双眸了,塞满了仇恨,而柳龙庭听见了山神的喊声之后,一边招架女曦的攻击,一边转头看了一眼山神,而趁着柳龙庭转头的那会,女曦摆脱了柳龙庭的法力束缚,顿时向着归墟口的地方飞腾而去,而当女曦飞到山神空的时候,瞬间拉住了山神的手,欲要将山神给带走,但柳龙庭已经及时的向着山神涌出了一道攻击的白气,而山神见着这白气,眼睛都微微睁大了些,摆脱女曦的手,对女曦快速的说了一句叫她快走,他自己想办法出来!在他说着这些话的时候,那道白气,直接冲进了山神的身体里,山神一下没承受住这么大的力量,整个人瞬间向着地摔了下去,但是手里,还死死的握着套牢我的枷锁。

女曦也不犹豫,山神叫她走,她立马走了,而当山神从空带着我摔到地面去的时候,柳龙庭已经快速的冲到了山神的面前,看都没有看我,直接将山神一把从地抓了起来,问山神说:“她在哪?”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