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互不相欠/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四百四十八章:互不相欠

女曦一句一句的跟我解释,因为身体还不断的融化,她此时的表情也很痛苦,僵直的立在我的面前呢,犹如我们学时候的一个高脚圆规,曾经的风华绝代,到了临死前,确是这般狼狈的模样。

看着女曦这样,我心里貌似有个巨大的声音在咆哮悲吼,女曦是我自己,我眼睁睁的看着她慢慢的从我的眼前死去,而我却没有一丁点救她的办法,我甚至是有点不相信她跟我说的话,柳龙庭怎么可能会拿我换造物鼎呢?她那么聪明,他不会真的把我换出去的,一定会和从前一样,他只是用我当诱饵,他还会救我出去的,他怎么可能真的把我给山神,他前两天都说了要跟我结婚来着。

“白静,快把心拿出去,不能让它在我的身体里毁了,不然从前由它创造出来天界和归墟,会随着的这仙鼎的毁灭而崩塌,到时候,到时候……。”

女曦话说到一半,身体已经被融化的摇摇欲坠,眼看着马要支撑不下去了,我看着她胸膛里的心脏,赶紧伸手,将心脏从她的胸膛里拿出来,而当我把心脏拿出来的那一个瞬间,女曦整个身体,瞬间向着地板倒下去,她的身,开始散发出一颗颗亮白色的光芒,这光芒十分的漂亮,像是天的一颗颗星星,从她的身飞出来,回到天,变成了晚璀璨的银河。

“曦……。”

我喊了句女曦的名字,慢慢的蹲在了她的身边,眼泪汹涌。

此时女曦也没有了五官,被融化的脑袋只有我的拳头般大小,可是我还是能感觉的到她的眼神在注视着我,我被她的温柔目光包围。

“白静,你要记住,最黑暗的深渊,是你脱胎换骨的时候,你的这幅躯体,已经承受完了因前世因果所带来的苦难,一定要挺过去,好好加油啊!”

女曦这话里,绝望里有带着生的期望,虽然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是听着女曦的万千叮嘱,我早已泪目,看着身散发出愈来愈多的白光的女曦,我问她说:“要是我死了,能不能像你这样死的这么漂亮?”

当女曦听到我问她这话的时候,顿时噗嗤的笑了一声:“当然不能,你是肉体凡身,死后躯体会发烂腐臭,但如果是你等到了复位那天,天霞光万丈,照耀在你的身,你会在这世间最美的霞光里,飞九重天,重掌九重天,掌管天下。到那时候,谁都不及你万分之一的漂亮。”

女曦这话说完后,身的星光愈加强烈的升腾了起来,在这阵耀眼的星光里,她的身体在迅速的消失,一阵若有若无的声音从女曦消失的空向我传了过来:“我愿成为一阵烟雨,消失在人间里……”

一阵清风从窗户外吹进来,将我面前的女曦吹的不见踪影,整个空荡荡的房间,只有我一个人,手里握着一颗还正在规律着跳动的心脏。

我看着这心脏,一时间,都不知道我要拿着这心脏干什么,它离开我太久,太久的让我忘记了还有它的存在,并且女曦要我将这颗心脏交给柳龙庭,她死里偷生的回来,只是叫我好好的活下去,难道她知道我守不住这颗心脏,所以干脆叫我拱手让给柳龙庭吗?

尽管我心里一遍遍的跟我自己强调,如果真像是女曦说的那样,柳龙庭拿我和山神做脚踝,那他肯定只是把我当成诱饵,他知道造物鼎在我的手里,他一定不会再把我当工具,和山神交换了。

可算是我心里一遍遍的这么强调自己,可是我看着我手掌心里的的这颗不停跳动的心脏,可是我还是忍不住的伤心难过,女曦说天庭马要派兵围剿归墟,叫我把我的心脏给的柳龙庭,那我等着他过来,我给他,到时候山神也会放了我的父母,这造物鼎又能让归墟免于危难,一举两得的事情,多好。

我想着这些的时候,心里越加的痛苦起来,这些事情,肯定不可能有我所想的这么简单的,归墟越强大,战争越激烈,而导致最后的结局,是归墟吞没三界,而这些,是女曦她早预算好了的吗?

此时我仿佛一个人孤独降生在这个时间的孩子,没有人能告诉我该怎么办,我也不知道我此时的路,通向哪方。

在我发呆的时候,大厅的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剧烈用脚踹门的声音,瞬间一阵强大的大风刮了进来,山神和柳龙庭的气息,直接顺着这股强硬的风,窜进了屋子里的每个角落。

我知道他们来了,我也不知道我此时在想什么,穿好衣服,顺便简单的打扮了一下,才开门,走向大厅。

大厅里,我爸我妈,这会正被山神绑着,他们嘴里都被粗暴的塞了布条,我妈看见我的时候,睁大了眼睛看着我,表情惊恐,而我爸则是一个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陌生男人,啤酒肚,个头挺高,带着一副金丝眼镜,他盯着我看的时候,眼睛里满是陌生,像是从来没看过我一般,而他们的身后,站着的不仅还有山神,也有柳龙庭。

此时我和柳龙庭面对面的站着,我看着他,一句话也没说,而柳龙庭似乎并不想见我,侧头跟他身旁站着的山神的低声的说了几句话,而山神听完柳龙庭这话后,冷笑了一声,然后抬起头来跟我说:“恐怕女曦回来,早将事情跟你说了,你要是识相一点,不想你爸妈被挨打,把造物鼎交出来,我立马放了你爸妈。”

我知道,此时要造物鼎的,不是山神,而是柳龙庭,我也不想挣扎什么,看着山神此时这阴险歹毒的模样,我不想再次落入他手,挣扎也是没用的,于是我将我的心脏,从我的衣服里掏出来,双手捧着,向着柳龙庭走过去,跟他说:“我直接把心给你,你能不能带我走,别把我交给幽君。”

可能是柳龙庭没有想到我会主动的将心脏给他,转过头来看着我的眼神有些惊,连山神估计也会以为我知道柳龙庭拿我跟他做交易的时候,我起码怎么样也要闹腾几下,但是我没有,而是直接把心给了柳龙庭,叫他带我走,别让我落在山神的手。

柳龙庭看了我手里向着他捧过去的心脏看了一眼,抬起他那双洁白的下巴来,语气丝毫都不在乎的回答我说:“不行,我和幽君约定在先,我不能毁约。”

柳龙庭这是因为当着山神的面,才不好跟我说实话吗?

尽管我这么安慰我自己,可是我眼泪还是控制不住的往脸噗嗤噗嗤的流:“那我也给你,女曦跟我说天界要派兵来攻打归墟,你可以用这造物鼎将归墟创建的更大,来抵御天兵,让归墟里的妖邪们有个安生之所。”

我走到柳龙庭面前的时候,将我手掌里的心脏托至柳龙庭的眼前,叫他拿着。

而此时,柳龙庭此时不看我,也不看我手里托着给他的心脏,侧头看着旁边的窗外,眼睛里涌起漫天的悲伤。

本来我自己已经很痛苦,当我看见柳龙庭眼神里流露出来的悲伤的时候,瞬间绝望,而此时站在我们身边的山神,见柳龙庭一直都不伸手拿我手掌心里的心脏,便直接过来,一把用力的扯过我头发,再将我手里的心脏夺过去,丢在柳龙庭的身,跟他说:“好了,现在白静是我的了,你也拿到了你想要的东西,我们今后互不相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