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选择生死/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四百五十一章:选择生死

我这会看见凤齐天的时候,都以为我是在做梦,还是出现了幻觉,因为我太久没有看见他了,此时看见他如花如梦,满面春风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一时间,都有些不敢相信我自己的眼睛。

在我疑惑的时候,另外一阵我熟悉的声音也从云端里响了出来:“你这只死鸟,看见自己的主子来了,还不赶快迎接,站在这里耍什么帅?小心曦儿她不要你,把你打入凡间变成餐馆里的烧鸡。”

这说话的声音,是河神,是洛。

果然我猜的没错,在话音落下的时候,一段水袖如流云那般飘进了我的眼里,接着是一张惊艳倾国的脸也从云里显现了出来,是洛!

凤齐天见洛揭穿的他这么明显,刚还满面春风的脸,顿时不满的扁了下去,倾身向我飞下来,将我拦腰一抱,开始骂河神也不过是一条臭鱼而已,有什么好显摆的,要是打露原形,谁谁值钱,还说不一定呢!

凤齐天跟着洛神吵完,又低下头盈盈的和我笑,我心里一时间还是没有反应过来,此时这会,我是死了,现在出现在凤齐天和洛神眼前的,是我的灵魂吗?

还没等我开口问话,洛神也向着我的面前飞了过来,对我鞠了个躬,言语里夹带着暧昧跟我说:“我的曦儿,你的肉体凡胎,已经在人间死了,我下去帮你处理一下,要让幽君和柳龙庭认为你已经对这个世间毫无留恋,魂飞魄散了。”

说着这话后,洛神便起身,不过这会应该事情也需要及时处理,她也没和我多说几句话,然后转身朝着地面飞了下去,而凤齐天这会也没有在天多做停留,向着与洛神相反的地面方向飞,跟我说他先带我去土地那里,让土地先给我将魂魄笼聚在一起,不然我这样,很容易被风吹散。

在飞下地面的路,凤齐天一会看着我们前方的路,一会又低头看着我,眼里唇里,流溢出一种十分满足的笑,跟我说了句:“我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现在,以后我们,会能回到从前的模样,我们所有人都能在一起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而且在我一死,凤齐天和洛神,来接我了,他们也已经预算到了我会死吗?

“你们是已经早知道我今天会死吗?”我问了一句凤齐天。

此时我口说话的声音,与从前差别不是很大,但是却从前要多了一份从语气里透出来的空明,这份空明,让我的音色好听了不少,宛如根本不像是人所能说出来的声音。

“对,昨天晚,女魃来找过我和洛,她把今天会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和我们说了,让我们来这接你,以后你不是白静了,我们以后,有更加重要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凤齐天说话时,我一直都看着他,现在的风,更大了起来,这大风刮的我自己都能看见不断的有白色影子欲要被这风吹出来,于是凤齐天对我叫我先秀秀一会,等我们到了土地那在说吧,说完将他的宽大衣袖,将我盖了个严实,一直都往地面飞。

我被凤齐天的大袖子裹得严严实实,眼前一片乌黑,加他叫我休息,于是我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在睡梦的黑暗里,我似乎又想起从前的很多事情,很多一部分都是关于柳龙庭,前世他是怎么把我培养起来,又是怎么想拉着我逆改天道,还有山神,那时候他只是一个卑微的不能再卑微的妖怪,长得跟他的几个哥哥一模一样,如此肮脏又下贱,即便是穿再漂亮的衣服,也都不能这遮盖他那丑陋的本貌和肮脏的内心。

当然,除了他们,我还想起了从前所有的一切事情,玉皇大帝,通天教主,蟒银花,所有一切和我前世有关的人!

我慢慢的回忆起从前的一切,在到地面时,凤齐天才将盖在我身的衣袖打开,只见此时,我们竟然来到了我们市里的一片公墓里,并且这片公墓我之前来过,是之前我帮主柳龙庭,让他吸食这里邪祟的精气提高他自己的法力,而现在,我竟然又回来了,凤齐天这是想把我埋在这里吗?

不,我还不想死!

我从凤齐天的手里下来,只见迎面向着我们走过来了一个人,是黄叔!

黄叔长得和奶奶有点像,加他的年纪,也和奶奶差不多大,当我看见他的时候,立马又想起了奶奶,一阵悲伤又涌心头,不过也转头问凤齐天把我带来见黄叔干什么?

没等凤齐天回答,黄叔对我笑了一下,跟我说:“因为我是这市里的土地公啊,你们生老病死,我都要记录的,昨晚你来找过我,叫我好好照顾你,你真是把我老婆子害死了不够,还要来折腾我这一把老骨头。”

我听着黄叔说这些话,一时间都惊呆了,她竟然是土地公!怪不得之前总觉得他神神叨叨的,没想到他竟然是土地,可如果他是土地的话,那么我奶奶是土地母,这么说的话,我奶奶是他的老婆!

本有一大堆的话想问黄叔,可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从何说起,黄叔叫凤齐天护着我进屋,说东皇神已经拿到了造物鼎,这马要变天了,他得先乘着变天之前把我藏好,不然到时候在我新的肉身还没长出来之前,要被发现了。

黄叔把我带他的值班室里,我这才看见他的值班室里已经摆好了阵法,是一个看起来很复杂的阵型,点满了蜡烛,而在蜡烛间,放着一个大概只有一个巴掌大小带盖的梅花瓶,而黄叔在念了几句咒语之后,叫我钻进这梅瓶里面,这只梅瓶,暂时是我藏身的地方,可以不让任何人发现我躲在里面。

要是换做是从前,我虎背熊腰的,怎么可能会傻到去钻进这小小的花瓶,可现在我不已经死了吗,我只是一缕亡魂,我转头看了眼我身边是凤齐天,凤齐天对着我点了点头,示意我可以进去。

这我才向着这阵法里的梅瓶走了过去,并且在我脑海里想出我要钻进去的念头的时候,我的脚往这梅瓶口里一踩,我整个身体,瞬间化成了一道烟气,向着这梅瓶里陷了进去!

不过当我整个身子都陷进这梅瓶后,我反倒是有了一种住进了蜗牛壳里的感觉,安全感十足,并且梅瓶里十分温暖,让我感觉很是舒适。

刚才我貌似听见黄叔说我的徐耳肉还能长出来,我怕我是听错了,这已经是一具魂魄了,怎么又会可能长出新的血肉呢?于是我叫了黄叔一句,问他说我的肉身,是不是还能长出来?

黄叔听我说这话,一边做法,一边回答我:“长不长出来,看你自己,如果你有强烈想活下去的念想,能长出来,你修炼了几万年,几万年的修为,足以支撑你的魂魄,长出一个新的肉体的。”

只要我想活下去,能长出新的肉体,我想活着,但是在这种我能有选择的时候,我又有点犹豫了,我的死已经是解脱,若是我再活过来,那还要过从前的那种生活吗?我想报仇,杀了那些把我害死的人,可是报完仇之后呢,如果假设活过来只是为了报仇,那我活过来又有什么意义?

黄叔似乎并不太担心我到底是hi想死还是想活,在他帮我撤了阵法之后,对我说:“你先好好考虑,这两天你尽量不要外出,已经有不少妖怪从归墟里出来了,现在制度还没完善,那些妖怪见人吃,你也要当心一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