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章:配合你/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我说完这话后,我明显的看见幽君整个身体一愣,他也不傻,转过身来看向我,神色都有些阴沉了下来,问我说:“你是谁?”

在我死之前,我受到了什么侮辱,只有幽君最清楚,而我现在,光明正大的将这件事情跟幽君说了,我不怕他知道我的身份,我这会,只怕他为了想得到九重天,杀光的所有的神仙。

“我是谁,我当然是你心里想的人。”我向着幽君走过去,此时他看着我的眼神,已经从怀疑变成了惊愣,从前我留他一条性命,却不想给我自己惹来了这么大的祸端,不过也还好,我所有的苦难都尝受完了,现在,我只想做我自己的事情,让从前那些害我的人,一一都得到报应。

“想不到,你会这么伤心,你想要九重天,是因为我吗?现在,我站在你的面前了。”我此时在幽君的面前站着,抬着头看着幽君,并且伸出指尖,向着他的脸抚摸去:“你憔悴了。”

我十分温柔的和幽君说这些话,幽君也一直都低着头看我,见我的指尖抚摸在他脸的每一寸肌肤,也没有推开我,满眼惊异,随即又转向释然。

“找我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吧。”幽君这句话说的平淡,并且从他平淡的语气里,我已经听出来了,他已经相信了我是女曦,或者是白静。

“我想让你帮我一起对付柳龙庭。”我说的直接。

“凭什么?”幽君唇角微微扬起了一些,问了一句我。

“凭……。”我靠近幽君,将脸枕在他的心口处,跟他说:“你心里有我。”

这么久以来,我认识幽君,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我对他的为人,清楚了解的很,之所以敢直接将我的身份告诉他,是因为敢保证他知道我身份之后,肯定不会说出去,他虽然是和柳龙庭在一起的,但是他和柳龙庭本质还是不一样的,柳龙庭对我的恨,只是恨女曦,恨到他不愿意放过白静,而幽君,他是爱而不得,他从始至终,只是爱女曦,也是我,对我的情感,他从来都没有变过,他之所以会恨我,也不过是因为他觉的我玩弄了他。

“之前,我并不想骗你,是柳龙庭给我出的计谋,让我骗取你的信任,想借着我,为他的哥哥报仇,才会把你变成这幅模样,我看着你受伤,我心里也很难过,可是我没有能力反抗柳龙庭,所以才会这么对你,如果我能为我自己的生活做决定的话,当初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你对我这么好,我怎么忍心伤你?!”

我说的句句诚恳,因为不诚恳,根本打动不了幽君的心,并且当初这件事情,我确实的是呗柳龙庭利用了,利用我,报复了山神,让他伤心欲绝,吸食了自己哥哥的亡魂,与自己的爱人反目成仇,还将我的眼睛给损坏了,而这的一切的作俑者,都是柳龙庭。

我说了很多,并且在说着这些话的时候,抚摸着山神脸的手,也从他的胸口滑落下来,向着他的腰里圈了过去,环抱着他那段被一身华衣裹着的腰身。

“你我对付不了他的,你死心吧。”幽君冷冷的回答我。

“不试试你怎么知道呢?”我说着抬头看向山神:“还是你已经不爱我了,根本不想帮我?”

我这句话一说出口,我看见幽君的两道长眉一皱,像是急着想跟我说什么,但是这激动的情绪立马又被他自己给压了下去,低声的说了一句没有。

幽君从他见我的第一面开始算,到现在,也有几千年了,被我的咒术缠身,这本应该是最痛苦的事情,而他竟然硬撑着这份痛苦,因为我拒绝了他,都不肯为了缓轻痛苦来见我一面,能承受的这么大痛苦,他对我的这份情义,我猜他是想忘也忘不掉。

我见幽君在我跟他说了这么多之后,并没有给我一个准确的答复,而我也怕柳龙庭回来,不敢在此时待多久,于是将幽君向着椅子推着坐去,然后我也坐在他的膝盖,靠在他的怀里,开始跟他谈论感情。

“幽,其实我心里一直有你,只是我不敢对你说而已,你从前为我付出这么多,在我下凡之后,你又一直都跟在我身后,这些我都知道,只是我前世没心,无法喜欢你,可是今生等我长出了心后,却被柳龙庭反害了,他欺辱我年轻不懂事,让我为他付出一切,而现在我醒悟了,这个世界,只有你对我是真心的,我想把心给你,你帮帮我,我们一起杀了柳龙庭好不好,等杀了他,我不仅把心给你,这个天下都是你的,连我的人也都是你的……。”

我对幽君说着这种丧心病狂的话,说的我自己都恶心,可算是厌恶,我也要极力的忍着,向着幽君的肩头攀去,靠在他的怀里,可怜又无助的看着他。

我的心是造物鼎,不管幽君是想要我的情感,还是要这个天下,我对他表达的意思是,只要他肯帮助我,我和这个天下,全都是他的。

一个男人,活在这个世界,情感或者是权利,总要追逐一样,而我满足了幽君所想的一切,我不信,这些筹码,还吊不他。

可能是我看着山神的可怜眼神,让山神把持不住,又或者是我提出条件让他心动,又或者是他压抑了他的感情这么久,而如今想要的一切在面前,我不再爱柳龙庭,能把一切都都给他,他动容了,加他的性子本阴冷又果断,在我说完这些话后,根本没等我反应过来,他一手直接将我横抱在他的的身,俯下身来,带着凶狠的占有,抱着我的头,向着我的口里深吻进来。

没有任何温柔舔舐,跟他左爱一样,也没有任何温柔,凶猛又干烈,像是要把我整个人都往他的身体里嵌入进去一般。

不过此时山神的凶狠,在持续了几分钟之后,也像是将他那些恨我,因我死亡而难过,伤感的所有情绪,都宣泄了出来,并且在宣泄出来了之后,他的动作也随之温和了下来,用唇瓣撑开我的嘴,将一缕缕的冰冷的气息,从我的嘴里途径我的喉咙,向着我的身体深处涌进去,并且与我身体里的气息,已经融为了一体。

幽君是在给我精气?

我只知道,幽君的实力强悍,对他身体里的法力,也并不知道具体的,但是他这么一给我,我探知了他身体里的法力,应该有个五六千年,不过此时,他将他的精气,也不知道用的什么方法,渡了近大半给我,然后他才从我的唇离开,虽然我此时都已经都看出来了山神此时因为失去了大量法力,并且都有一丝鲜血从他唇里向着一张微翘性感的下巴流了下去。

“你受伤了?”我伸手想帮山神擦干净他下巴的血,但是在我手快触碰到山神的时候,山神一把手抓住了我,抬眼看了我一眼,跟我说:“你回去吧,出来这么久若是被柳龙庭看见了,一切都完了。”

山神不仅答应了我,并且我还得到了好大一笔精气,尽管此时我在认为我这次的交易是赚了,但是表面还是装出关心山神的模样:“可是你受伤了……。”

“我没事,你做好你自己的事情,没事的话,尽量不要来找我,我知道怎么配合你。”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