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反击/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刚才幽君示意了我一眼,现在又出现了一只长得像是兔子的妖怪,这让我立马将我昨天和山神在一起的时候看见的那只兔子,那只兔子该不会是现在来向柳龙庭禀告昨天我和山神之间的事情吧!

当我脑子里冒出这个想法之后,我自己都把我自己给吓了一跳,昨天我和幽君看起来像是暧昧不清,而今天是柳烈云和幽君大婚的日子,在这种时候如果被外人来说这件事情的话,我都无法再面对柳烈云了。

我转头本想暗示幽君,但这会,柳龙庭正为地的仙家联合起来杀戮妖邪的事情而有些烦心,现在又见一个见都没有见过的小妖怪来禀告事情,立即有些没好气的回答了一声:“报。”

“昨天、昨天小妖去城边密林里的时候,看见,看见……。”那小妖怪话说到这里,吞吞吐吐了起来,并且用有些怯意的眼神,看了我几眼,又看了几眼幽君,像是不敢说话似的,看完之后,又赶紧的把脸给低了下去。

柳龙庭见这小妖怪莫名其妙的看向我和幽君,神色里涌起了一丝疑惑,也向着和幽君都看了两眼,我不知道我此时的脸是什么表情,但是我看着幽君的时候,幽君脸神情自若,根本没有一点偷奸被揭穿的紧张模样,反而是将搂柳烈云肩膀的手放了下来,饶有兴致的这么看着来报的这个邪祟。

柳烈云见柳龙庭的脸色有些不好,加今天又是她的婚礼,她似乎并不想让柳龙庭担忧,也不想破坏她婚礼的气氛,于是对着地跪着的邪祟说他是哪里来的小妖精,怎么一点规矩都不懂?没看见是在办喜事吗?有什么事情明天说吧。

我也赶紧的跟过柳烈云的话,说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昨天幽君跟我说过,从前柳龙庭是怎么一点点的算计我的,他怎么一点点的帮我算计回来,今天柳龙庭的姐姐大喜之日,为了帮柳烈云完成愿望,柳龙庭将除了他自己之外的最重要的神位,都给了幽君,几乎是分给了幽君大半归墟,如果这会把我和幽君的关系爆出来,这当着所有人的面,不仅是让柳龙庭的脸蒙羞,并且,柳烈云要是有多难过,柳龙庭会有多愧疚,加算是柳龙庭知道我不是白静,但他除了发点神经之外,对我也还不错,对白静的精神寄托都在我的身,忽然让他知道我背着他和幽君往来,这数重压迫之下,他不可能没有半点的情绪,而幽君,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想让柳龙庭难过愤怒,让他沉陷在自己责怪自己的痛苦里!

幽君的计谋,像是一种润物细无声的毒药,阴狠又歹毒,能让人的善意,在无声无息的运作下,硬生生的扭曲成苦难。

“既然来了,说说,好让神皇一并处理。”幽君不动声色的接过那邪祟的话,而在他说完之后,我惊讶的看向他,是他这么做,不怕后果收不住吗?!毕竟现在我和他都在柳龙庭的掌控之下,他不怕柳龙庭一把将我和他一起杀了吗?!

妖祟听了山神对他的鼓励话,更加的紧张的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柳龙庭这会也等的有些脾气了,语气啥稍微重了一些,再次跟这妖邪说:“有事报,若是你报不出个一二来,我可要派人抓你,让你进大狱。”

平民的妖怪,跟我们普通的人是一样的,这妖祟一听柳龙庭说要抓他去监狱,害怕的立即磕头,等抬起头来的时候,说了一句让我们在场所有人都震惊的话。

“昨日我在城郊的密林里,看见大祭司与白姑娘私通。”

当这妖邪说出这话的时候,我们整个婚礼现场,瞬间安静了,安静的似乎连大家的呼吸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我现在在归墟百姓面前,还是以白静的身份出现,而之前我救过归墟,在归墟里百姓的眼里分量也较重,在他们心里,估计都把我当成了柳龙庭的皇后或者是皇妃,而幽君的职位,在整个归墟,地位紧紧次于神皇,神皇的夫人与大祭司通奸,并且今天又是神皇的姐姐嫁给大祭司的日子,如果这归墟的发展,也如我们人间那般,那么这绝对是一条用永远也不过时热门头条,不堪入目的关系。

我一时间,都不敢看柳烈云柳龙庭的眼神,以及是婚礼殿堂里所有人的眼神,觉得我自己是那过街人人喊打的淫娃荡妇。

在所有人都寂静的时候,娇儿过来牵住了我的手,维护我说:“你这只小妖精,也别瞎说,指不定是白姐姐和我二姐夫在谈什么事情,被你误会了,你却跑过来瞎说了,信不信我把你的舌头都割掉!”

脆生生的声音,吓得那个妖祟极力的证明他自己所言非虚;“我是亲眼所见,大祭司还把白姑娘的腿给抬了起来,按在墙,还摸她的屁股,这些都是我亲眼所见,要是我有半句虚言,那让神皇把我处死!”

妖祟说着的时候,极力的磕头,而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心里在这个时候,算着柳龙庭接下来的几种反应,我好根据他每种反应而做出相对计谋,来保住我自己。

“大祭司,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柳龙庭首先问的,是幽君,语气里,压抑了极大的怒火。

而在我心里想好了要怎么应对柳龙庭之后,便也没了这么多的顾虑,抬起头看向幽君,和他身边的柳烈云。

柳烈云似乎从刚才听见妖祟说的话之后,整张脸一直都处于十分惊讶的状态,这状态,到现在都还没改,惊讶里又带着伤心,眼眶都有些红,而幽君并未理会身边的柳烈云怎么样,反而是大方的抬头看向柳龙庭,也不跟柳龙庭解释,我们昨天其实什么也都没发生,而是承认了这妖邪说的话,回答柳龙庭:“又不是第一次了,神皇之前你不是允诺了吗?怎么这次忽然不开心了?!”

幽君说的之前,恐怕是他和幽君联合将我害死的那一次,我愿意把造物鼎给柳龙庭,让他带我走,而柳龙庭连头也不回,直接将我丢给了幽君。

他不是不知道幽君是什么人,他也不是不知道我是被幽君侮辱后又被他杀死的,我的身体被幽君从楼摔下去,身伤痕累累,我们全家死光,我死后他不可能不知道我是什么死因,而尽管如此,他为了能让他姐姐嫁给她想嫁的人,又重用幽君,给幽君权利和地位,一点都不计前嫌,从来没想过我,像是幽君说的,他之前都不介意,为什么这次又忽然介意了起来?!

如果说我从前和柳龙庭相互为敌,那么我在我最后想给他造物鼎的时候,我已经向着他妥协了,他带走了造物鼎,依旧能将我安置在他身边,可是他并不想这么做,他杀我和拿走造物鼎,是归在同一个计划里,他必须拿到造物鼎,我必须死。

刚才我心里还愧疚,但是这会,看着柳龙庭此时一副愤怒快到极致的表情,我心里冷哼了一声,这是他应得的,他从前若是给我个机会,给我条活路,恐怕我们现在也不会这么兵戈相对。

不过说起来,幽君这招可真毒,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现在当着所有归墟官员百姓的面,羞辱他们堂堂神皇,让他们知道,他们神皇,跟他们也没有任何区别,加地面的仙家已经在保卫凡间,我看他之后还怎么得到所有妖邪们的信仰,没了信仰,他没了能操控造物鼎的法力,归墟早晚都会灭亡。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