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趁胜追击/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柳龙庭听到幽君淡定的说出这句话之后,原本愤怒的脸,神色忽然愣了一下,低头看着娇儿,叫娇儿和龙腾先扶着柳烈云进屋。

娇儿满脸委屈的看着柳龙庭,又看了我一眼,像是有很多话想对我说,但是又不好怎么说,于是牵着柳烈云,跟刘烈云说她们先回屋吧,等三哥问明白了,再要三哥告诉我她们事情真相,并且还安慰柳烈云要相信幽君和我。

也不知道柳龙庭是前辈子修来了多少福气,才会遇见这么好的家人,想想柳烈云她们竟然是柳龙庭的姐姐妹妹,我恨得牙痒,真是糟蹋了亲人。

柳烈云在被娇儿扶走的时候,回过神来,这神色一回过来,也开始难过了起来,眼泪无声无息的往下掉,把妆都给哭花了,却还依依不舍的看着山神,一边看一边走,而柳龙庭的其他下属,也都将来参加婚礼的人都驱散了开去,叫他们自己去吃喝玩乐,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并且告诉他们这件事情谁都不能说出去,谁说出去了,那只有拿死来赎罪,并且要株连九族。

看着他们宣布这么重的惩罚,我心里在这个瞬间,顿时也不觉的柳龙庭牛逼到炸天,他跟我们一样,跟我们所有是神明是一样的,他虽然是妖神,但是他的力量强大,也是因为造物鼎压制了所有神明,创造了属于他的世界,创造了无数的妖邪,这些妖邪全都信仰他,所以他才有这么大的力量,他活在妖邪的信仰里,是妖邪眼里的神明,但是一但神明出了什么事情,或者是有了什么与他们一样的习性丑闻,会影响那些并未亲自受到他恩泽的妖邪的信仰,只要信仰他的妖邪越少,他的能力也会变小,小到不能再控制造物鼎,到那个时候,是他的死期。

当整个大殿里,剩下我和柳龙庭还有幽君三个人的时候,柳龙庭并没有回答幽君的话,而是转过头来,看向我说:“昨天,你真的是和幽君在一起了吗?”

尽管此时,我特别想冷冰冰的跟着柳龙庭说是又怎么样?但是幽君他把整件事情推展到了最高氵朝,如果我再发酵这件事情,将柳龙庭的愤怒推到极致,那么等着我和幽君的,只有死路一条,现在我还没套出柳龙庭造物鼎在哪里的话来,算是我和幽君联手,也打不过他。

此时我必须要和柳龙庭妥协,昨天幽君也说了,要我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他的头去,如果此时我卖力的装一把可怜,在柳龙庭的怒火火浇油,借着柳龙庭的手,先把幽君除掉了,那也不是不可以,毕竟我并没有忘了,是幽君,将我从前奸杀而死的,他把我害的,也丝毫都没有柳龙庭少。

在柳龙庭问我的时候,我装作一副害怕的模样,低下头来,一句话都不说。

柳龙庭开始还耐着性子,安慰了我几句,叫我把事情真相说出来,他不会怪我的,但是见我一直都没说,直接一把向着我的脖子里抓了过来,凶神恶煞的对我说:“说啊,把你和幽君到底是什么关系,说出来啊,不然我杀了你!”

看着柳龙庭暴怒的样子,我心里是十分不屑的,从前柳龙庭不管遇见了什么事情,都是一副云定风清的模样,那是因为那时候,所有的计划都在他的掌控之内,他恢复了记忆之后,丝毫不露破绽的,利用我给他的哥哥报了仇,又轻轻松松的拿到了造物鼎,并且将我给杀了,从前他是怎么在我面前演的对我一往情深的时候,那我现在,也全都还给他!

“我不是故意要背叛你的,是幽君逼我的,我去城区玩,碰见他了,他说我长得跟他喜欢的一个女人一模一样,要我给他,不然的话,他杀了我,我害怕他真的把我杀了,我见不到你了,所以,所以我才……。”

我说着这些话的时候,眼泪从眼睛里掉了下来,掉在柳龙庭掐住我脖子的手腕,哭的跟真的一样,伤心的很。

而柳龙庭挺了我这话之后,我明显的感受到了他掐住我的手指微微的动了一下,但是还是没放过我,而是继续转头看向幽君,问他说:“是你逼迫董香的?”

我和幽君,没对过剧本,但是幽君接我的表情,不管我说什么,他都接的滴水不漏,并且似乎也有意想帮我开脱,不认罪,反而是有些狂妄的抬起他那张还擦着抹淡淡新婚胭脂的红唇,看向柳龙庭,嘴角弯起来,不经意间的流露出一抹性感猖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女曦的情感,而你却还这么的大胆的将我留在你的身边,香儿和女曦长得一样,你看不住她,我疼疼她又怎么了?难不成你要因为我了香儿,你要杀了我?让你二姐刚新婚守寡?”

现在柳烈云,是幽君的最大保命符,怪不得他敢这么猖狂,并且坚持着要和柳烈云结婚,他这种人,虽然长了一颗心,但是却长了一颗直硬的心,为了目的,心里不再会被任何情感牵绊,所有只要一出手,会干脆利落,计划好后,迅速达到目的。

当我此时看见柳龙庭听见幽君说这些话而气的都快扭曲的脸时,我心里在狂笑,这杀他还要爽快,我是要让他痛苦,让他尝尝被自己身边所有人背叛,是什么滋味。

“龙庭,我知道错了,要怪怪幽君,我不是心甘情愿的,我下次再也不敢一个人出去玩了,你原谅我好吗?我以后不会再做对不起你的事情了,你不要生气了好吗,当这件事情没发生过……。”

我的话还没说完,柳龙庭现在还在气头,转头朝我吼了一句:“你给我住嘴!”

看着他凶神恶煞,又似乎并不打算杀我的表情,尽管此时我脸摆满了害怕的神色,但是我心里,此时已经不在乎柳龙庭对我说的任何话,只要他不杀我,不管他说什么,对我来说,我都赢了这一局。

在柳龙庭朝我吼了之后,我装作一脸委屈的闭了嘴,柳龙庭此时也松开了紧紧掐住我脖子的手,向着幽君走了过去,伸手直接向着幽君的身体里冲进去一道冷冽的白气,并且直接抓住了幽君的衣服,猛地把幽君整个人都往墙按了去,语气无阴冷的问幽君说:“那你认为,我是不敢惩罚你吗?”

柳龙庭冲进幽君身体里的气息特别的强烈,导致幽君在被柳龙庭死死按住的时候,鲜血顿时从他的喉咙里向着嘴角涌来,垂着他的眼睛看着柳龙庭,丝毫都不害怕:“惩罚自然是会,但是你有本事杀了我,你姐姐爱我爱的很,把我杀了,你怎么跟她交代?你亲手把她嫁给了我,今天是我们大婚的日子,我们还没洞房花烛呢。”

幽君这话说的很浪荡又很无所谓,如果他现在认罪或者是态度好一点的话,柳龙庭可能会考虑到今天是柳烈云大婚的日子,会漠然接受这个绿帽,但是此时幽君像是故意挑起柳龙庭的愤怒似的,刺激着柳龙庭,似乎想让柳龙庭杀了他。

原本我还有点想借着这个机会除掉幽君,但是现在幽君自己找死,倒也省的我多费唇舌,只不过他要是想死的话,早已经死了,我猜他现在,他的计谋肯定还没完,他要借着这次机会,最大限度的弄跨柳龙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