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妻子/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正如他预料的那样,算是柳龙庭再冷静,看见一个这么恶心卑鄙的男人在他面前威胁他,最后也不想吃这口哑巴黄莲,顿时招呼了将士过来:“来啊,将这魑魅拖下去,把他的头砍下来,挂在祭司府门口,谁都不能为他收尸!”

我听见柳龙庭说出这话的时候,心里一阵激动,再抬眼看向幽君,而正好幽君正好也抬眼看向我,他被柳龙庭下了死命令,也不慌,看着我的眼神里,带着一点戏虐,像是看穿了我什么想法,又像是让我等着看好戏一般。

幽君这才帮了我,我也不想让他直接看出我巴不得他现在能死的表情,这显得未免也有些不太厚道,不过算是幽君现在死了,我现在身体里已经有了这么强的法力,幽君对我来说,作用也不是很大了,通过这件事情,他教会了我的一个道理,不能盲目的去滥用心脏的感情,一旦滥用,那会被心脏所控制,到时候反而因为胡乱的同情,而失去了自己原本最想达到的目的,而我只想恢复三界秩序,将归墟毁灭,但凡是战争,都会有牺牲,我无法顾忌到每一个人,如柳烈云,只有我成功,才是救赎她们的唯一办法。

当柳龙庭的命令下去之后,殿外瞬间有十几个将士齐刷刷的跑了近来,将幽君身的婚衣扯了下来,直接将他给拉下去了,而幽君也不挣扎,唇角流着新鲜的血,勾着唇,一直都朝着我看。

幽君走后,柳龙庭他背着我沉默了好一会,像是在平复他的心情,等稍微好的差不多的时候,才对我说:“你去洗澡吧,把幽君碰过你的地方,全都给我洗干净!”

看着柳龙庭现在嫌弃我的这幅模样,我装作很胆小的模样,赶紧的按着他跟我说的话去做,可我还刚转身问往殿外走,柳龙庭再次跟我说了一句:“下次我不准你再出神宫半步,若是让我发现你和别的男人还有往来,那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

柳龙庭这会说的话,极度的冷静,或许他还在考虑他要怎么接受我,只是这份考虑让我感到厌恶,从前我为他付出这么多,他根本不在乎我跟谁好过,还亲手将我送到幽君身边去,而现在我只是一个复仇者的姿态站在他的身边,手里的剑时时刻刻对准他,而他却还接受不了我是被人所强迫的事实,看来这个世界,任何东西都逃不过命运的安排,风水轮流转,沧海桑田。

我又跟着柳龙庭认了几句错,这才又走了,并且也听了柳龙庭的话,回到了神宫里之后,我洗了个澡,然后再躺在床睡觉。

因为我已经承认了我和幽君已经有过关系了,所以我现在躺在床的时候,也放心的运气吐纳,我身体里有幽君的精气,等会算是柳龙庭回来要检查我是不是真的被幽君啪了,那也有依据,现在我一点都不在乎他是什么感受,我只在乎他能不能还把我留在他身边,我还能继续干我自己的事情。

我躺在床一会后,柳龙庭已经冷静回来了,不过此时他回来,满眼的落魄,从我认识柳龙庭到现在,即便是从前他被打败,伤的快死了,我也没见过他此时这般的神情,仿佛在一瞬间,变老了很多,神色憔悴。

因为他刚才对我吼了,我这会看见他脱衣服床的时候,也没敢跟他搭话,而且现在才是傍晚,我躺在床是因为没地方可去,而柳龙庭竟然只是因为看见我躺在床,也跟着躺了进来,然后要我背过身去,他从我后面抱住了我。

我不知道柳龙庭为什么不正面抱我,不过他都肯抱我了,估计也对我没了脾气,于是我小心的问了一句他:“龙庭,你不生我的气了吗?”

“别说话。”柳龙庭忽然轻声的跟我说了一句。

他叫我别说话,我自然是不说,不过他今天也是够呛的,好不容易把自己的姐姐嫁出去,又得知自己的女朋友和姐夫有染,并且还有好些归墟的妖邪被杀了,他这今天的心情,可真算是大起大落。

“你知道白静吗?”柳龙庭忽然问我。

想到柳龙庭此时还有脸提我的名字,我觉得好笑,不过现在看在他如此颓废的模样,我也不跟他闹脾气,想转身回答他,但是柳龙庭却按住了我的肩膀,不让我转身。

“知道啊,你之气说过,你前女友,跟我长得一样。”

“她不是我前女友。”

我猜柳龙庭该不会是这时候来跟我澄清他和白静之间的关系的吧!被戴绿帽了,还怎么着,想教导我吗?

“那她是你的什么?”我问柳龙庭。

但是当我问到柳龙庭这话的时候,柳龙庭好久都没有回答我,像是不知道怎么回答,又像回答不出口,在缓了好一会后,我在躺在床也困了,正准备闭眼睛睡觉,柳龙庭才跟我说:“他是我妻子。”

当我听见柳龙庭说出这话来的时候,尽管我心里对他充满了憎恨,但是他说出这句的时候,我眼泪瞬间掉了下来,沾湿了我脸下的枕巾。

“虽然我们没有结过婚,可是在我心里,她是我妻子,我想保护她,可是我做不到,不是因为太弱小,是因为还有他更重要的东西,强迫我根本不能保护她,她是被我害死的,我见她最后一面的时候,她把造物鼎给我,想让我带走她,你不知道,我心里当时有多痛苦,我看着我爱的人,在我面前求我,要我救她,可是我却不能,当我转身把她丢给幽君的时候,我恨不得杀了我自己。我保护不了她,我也保护不了你,活着死了还要痛苦,如果不是为了这片归墟里的子民能安居乐业,我根本找不到再在这个世界存活下去的理由,活着死了更要痛苦”

既然觉得活着痛苦,那你怎么不去死。

这句话,一直都在我的心头徘徊,我恨不得把这句话给柳龙庭说,但是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我此时脸的眼泪也干了,沉了下声音,然后跟柳龙庭说:“既然她都把造物鼎给你了,那你带她走,不可以吗?和她一起生活。”

如果当初柳龙庭拿了我的造物鼎,再把我带走,而不是丢给幽君的话,恐怕我现在还好好的跟他在一起,我也没有这么多的深仇大恨,那时候的我,只是一个投胎转世的凡人,是柳龙庭,硬逼我走回前世的道路,变回女曦,带着一个对他有着强烈憎恨而出现在他身边的女曦。

“可是她是女曦,那个该死的女人,为了对付我,连自己都被她自己当成是棋子,灵魂转世,变成凡间的女人引诱我,借机杀我,我恨她恨之入骨,我没办法原谅她。”

“所以你对女曦的恨,超过了对白静的喜欢,因此,你把白静给杀了?”

我问柳龙庭。

而柳龙庭沉默了一会,将我转向他的面前,此时脸悲伤的表情也缓和了一些,对我说:“我恨她,但我爱白静,她和白静是同一个人,她不会这么轻易的死去,我总相信,她一定还在哪里酝酿着要对付我,我在等她,我每天都在期待,期待她来找我杀我,我和她,一定还会再见面的。”

在柳龙庭说着这些话的时候,门外响起了几声敲门的声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