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一章:预言/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四百八十一章:预言

这敲门的声音,似乎打断了柳龙庭之后想说的千言万语,而我在想今天发生的事情已经够多了,现在好不容易平静下来,谁又会在这个时候来敲门。 . .

虽然柳龙庭躺在床外边,不过听着刚才他说话伤心欲绝的语气,于是我起来,跟他说我去开门吧。

柳龙庭眼眶泛红,不过这会来人了,脸也还是一副严肃的模样,跟我点了下头,我去开门的时候,他也整理衣服,从床坐起来。

当我走走门口把门打开的时候,发现是柳烈云,柳烈云身还穿着今天出嫁的婚裳,双眼红肿,见是我开了门,脸色似乎有些过意不去,不过也低着声音问了我一句:“龙庭呢,他在吗?”

我转头看了屋里一眼,然后对着柳烈云点了点头,侧身让她进来,而柳龙庭似乎已经猜到了是柳烈云过来,从床起身,叫了她一句二姐。

柳烈云刚才还好好的,现在看见柳龙庭,眼睛一热,眼泪瞬间又从她的眼睛里掉落了下来,一把跪在了柳龙庭的跟前,满脸的心酸,跟柳龙庭说:“三弟,二姐这次来找你,是来求你放了幽君这一回吧,他是你的姐夫啊,你能不能看在我们姐弟情意,放他一马?求求你了,我的好弟弟。”

说完的时候,柳烈云不断的给柳龙庭磕头,额间画的一抹鲜红嫣然,也被她一下下的磕在冰冷的地,逐渐退了颜色。

柳龙庭似乎猜到了柳烈云要来,先没说话,只是弯腰叫柳烈云先起来。我和幽君只见有奸情的事情,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举报的,这么多人都听见了,如果不处置的话,柳龙庭一个堂堂的神皇,尊严和面子过不去,可是如果处置的话,一个是自己姐姐的新婚丈夫,一个又是他自己的女人,处置谁都为难。明明是他受的屈辱最大,刚才又被幽君挑衅轻蔑,可现在自己的姐姐又跪在了自己跟前,算是我不是柳龙庭,我也能体会到他心里的这份煎熬。

“你要是不答应我放过幽君,姐姐我不起来,直到跪到你答应为止!”

柳烈云这会为了喜欢的人,也是硬气,甩开了柳龙庭的手,一个人跪在地,不断的给柳龙庭磕头:“三弟,我知道这件事情不仅害了你,还还了小白,但是姐姐真的好不容易才嫁给幽君,要是他死了,姐姐也没办法再活下去,你当是救姐姐一命,放了他好吗,以后姐姐愿意给你做牛做马,你叫我做什么我都不会有任何一句怨言的!”

果然,掉入爱情里的女人男人,都会变成傻子,跟自己所喜欢的人起来,任何东西,都不值得的一提。

当柳龙庭听见柳烈云说着这话的时候,眉色顿时皱了起来,他的语气也开始变得无奈:“姐,我们是姐弟,我能让你为我做什么?你赶紧起来,有话好好说。”柳龙庭完,又伸手将柳烈云从地拉起来,并且似乎不想让我看见他们姐弟之间争执的场景,于是转头看了我一眼,叫我穿好衣服先去找娇儿玩吧,一会他这完了之后,来找我。

虽然我这会有点同情柳龙庭,但是今天的这一切,都是他的报应,如果他当初对我不会是这么决绝,我也不会和幽君联手来害他。

既然柳龙庭都要我离开了,我当然也是没话说,对他欠了个声,转身出了房门,不过我也并没有去找娇儿,而是坐在柳龙庭寝宫外的长廊椅子,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话,柳龙庭最后还是会答应柳烈云,将幽君放了。

幽君的这一步棋,虽然看起来走的铤而走险,但却又稳赢,幽君知道他在柳烈云的心里有多么重要,也知道柳烈云对于柳龙庭来说,有多重要,所以他才会故意刺激柳龙庭,让柳龙庭抓了他,然后,又算到柳烈云会去求柳龙庭,这表面看,像是多此一举的举动,但是从心理来讲,幽君这是要从心理压住柳龙庭的气势,告诉柳龙庭,他算是再怎么想他死,也不能杀他,让柳龙庭以后认清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试问一个神皇,被一个邪祟所压迫,却又无能为力,这种痛苦,恐怕只有柳龙庭自己心里清楚。

在屋里传来一阵柳烈云的哭声之后,过了好久,门开了,柳烈云脸还挂着泪,柳龙庭跟在她身后也出来,看见我还在门口,似乎有点不想让我看见他,于是跟我说会回屋吧,他陪着二姐出去一趟。

“你们去哪里?”我问柳龙庭,柳龙庭转头看了我一眼,目光空寂又毫无表情:“起将幽君放出来。”

这把柳龙庭的脸打的,啪啪啪作响,亲口下令将幽君抓起来,现在又亲自去把他放出来,明知道他侮辱了自己的女人,却又不能给他和给自己的女人一个交代,他这样,已然都已经算不是一个男人!

曾经我有多痛苦,我要让柳龙庭现在有多痛苦,此时我脸虽然说是一副转身回房心酸难过的模样摆给柳龙庭看,但是心里却是一遍遍的骂柳龙庭活该。

柳龙庭这一出去,到晚天黑透了的时候,他才回来,回来的时候一身酒气,看见了我,向我扑了过来,但是还没抱稳我,又将我推开,自己一个人默默地坐在了桌前的椅子,像是在想着什么事情。

我自然是知道柳龙庭这会,是有多么的挫败,但还是假惺惺的向他走过去,问他怎么了?把幽君放了放了,我不介意的。

当柳龙庭听见了我说这话,顿时抬脸看向我,眼神里满是一股颓败下来的火气,跟我说:“你不介意,你当然不介意,别以为我没看见你和幽君眉来眼去,他会和你好,恐怕不是他强迫你的吧!我怪了,为什么我脑子里一直都徘徊着我要把你也关起来的念头,可是这种话,是说不出口,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我和幽君眉来眼去,也这么几次,没想到还都让柳龙庭给注意到了,但是现在看着他这幅颓废的模样,我们的计划目的也已经达到了,毕竟我们不能马将他杀了,能达到现在这种效果,已经是超出了预期。

“我没有背叛你,真的是幽君强迫我的,我每次看见他,都不敢跟你说,我怕你会怪罪我!”

我嘴当然是脚狡辩,毕竟我也没傻到自己等死,不过刚才柳龙庭说的这些话,倒是让我发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是在昨天的时候,娇儿跟我算命说,说我有牢狱之灾,如果是按照柳龙庭的说法,那么他昨天确实真是想抓我,但是娇儿又跟我说她把我的牢狱之灾给推后了,所以柳龙庭才说不出要抓我的话。

我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我的牢狱之灾,真的是被娇儿给说了,并且她还帮我往后延了,如果这件事情不是巧合的话,那么娇儿是怎么把我的牢狱之灾往后推的?柳龙庭他现在的法力,三界之最,而娇儿只不过是一修炼不到百年的小白蛇,她算她算准了我的命运,但是她又哪里来的这么大的法力帮我改运,毕竟她改运所要控制的是柳龙庭,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她都不是柳龙庭的对手,更不要说能驾驭住柳龙庭。

可是,事实是她已经办到了。

我不知道娇儿是怎么做到的,在我想着这问题的时候,柳龙庭平静的对我说了一句:“你走吧,我不需要你了。”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