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八章:交代后事/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四百八十八章:交代后事

既然刘龙庭说的这么情深,那么我让他将情深表现出来,所谓的真情,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洛朝我点了下头, 转身消失,去办这件事情了,而刚在在柳龙庭来的时候,幽君已经躲到外面去了,现在柳龙庭走了,他便又从窗户里爬了进来,向着我的肩爬来,凑在我耳边说:“没想到,你竟然会这么直接的利用柳龙庭对你的感情,这和我之前认识的你,一点都不一样了啊。”

幽君这话说的戏虐,但是此时我也不管他是戏虐还是什么,侧头对着他笑了一句:“这还不是你教的好,以牙还牙吗?”

幽君在在我肩头笑了起来,还好此时房间里没镜子,此时他这幅模样,像是长在我肩的一颗巨大肿瘤,紧紧的贴着我的肩膀,舌尖不断的舔舐着我的耳朵,像是要把生吃了一般。

“那你猜猜,他会不会乖乖的把造物鼎给你?”

这个真还不好说,一旦交出造物鼎,三界失去了造物鼎的控制,恢复成原来的模样,之前所被柳龙庭所虐过的那些神明,也不会放过柳龙庭和所有归墟的妖邪,只要柳龙庭放弃了造物鼎,那他失去了所有的一切,从前几千年的夙愿,也全都化为乌有。

见我犹豫,幽君又朝着我笑了一声:“看来你真是一点都不了解柳龙庭啊,你放心,他会将造物鼎给你的,只不过女曦,你拿到了造物鼎,可要记得你我们之前相约的承诺,你把你和造物鼎都给我,我们一起掌管这个天下。”

我并不想掌管什么天下,我只是想让这个世界恢复和平,幽君他更想要的,无非摆脱低贱的身份,如果从大局来讲,他帮我拿到了造物鼎,他自己称帝也不过分,但是从私人感情来讲,我恨他,我根本不可能让他来成为新的神王,现在时机还未成熟,我还不能动他。

“当然了,我说到做到,答应了你,自然会给你。”

“那如果做不到呢?”幽君这话,将我问的心里忽然一颤。

不过如果我真的拿到了造物鼎,我根本不会再畏惧幽君,而幽君此时这么关心这个问题,无非也是担心我翻脸,于是我朝着幽君盈盈一笑,跟他说:“做不到,我任由你处置。”

幽君见我对他笑,那双幽静的眼里,流露出了一抹暖意,情不自禁的跟我说了一句:“你还是和从前一样。”

“一样什么?”我直视着幽君。

“一样的美,一样的让我为了你,奋不顾身。”

这种情话,从一个人头里说出来,多多少少都感觉十分的别扭,而现在已经到了最重要的关头,在这个时候,幽君还是怕我不信守承诺,那说明他根本不信任我。

既然不信任,按照他的性格,我很有可能会得到背叛,他知道我一切的事情,可能他到时候还会把他和柳烈云结婚,利用柳烈云对付柳龙庭的事情,全都推到我的身来,现在这种时候,我不能让他毁了我,不能让柳龙庭知道我是女曦的事情,于是我也和幽君说话缓和了一点,将幽君端到我的面前来,细细盯着他的眼睛看,并且伸手贴贴他的脸颊,跟他说:“是啊,现在你变得都这么好看了,我记得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你可真丑,一只好好的妖怪,也不知道要打扮打扮自己,不打扮自己,怎么能追的喜欢人?”

只要是有心的东西,任何武器,都不过攻心,幽君虽然坏,一个人越坏,说明他的内心的某一处,越脆弱,因为不可能有什么东西,从一天生生下来,是坏的,当听我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幽君将他的脸全都靠进了我的手掌心里,抿嘴笑了起来,面色温柔:“那我不是已经学乖了吗,身披了一件倾国倾城的臭皮囊,每次为了见你,还精心打扮一番,可是你也不爱我。”

“那我们现在,只要杀了柳龙庭,不在一起了吗?”我反问幽君,并且将手指贴着幽君的头皮,慢慢的插入他的乌黑的发。

此时看着幽君的脸,他的眼睛一直都看着我,脸的温柔,是我从来都没见过的,并且也是这份温柔,将他整张脸的颜值都提升了很多,眉目如画,一张性感又柔软的唇,不施一点朱红,却红润如樱,唇角微微翘起,十分美艳。

我会看着幽君,在正常的情侣之间,我知道这种相互凝视表达忠心的时候,需要干什么,可是我看着幽君的脸,我又亲不下去,不管他此时是温柔还是怎么样,我一直都忘不掉他杀我父母和奶奶时,脸浮现的狰狞和凶狠,并且只要我一想起他那时候的模样,我开始手痒,我恨不得杀了他,并且我此时的手都已经紧紧的扣在幽君的头皮,只要我一手下去,他的脑浆,会爆我一手,死法跟我爸爸是一样的。

但是,最后,我的理智还是战胜了我的冲动,我要是现在杀了他,那我将是死的最惨的那个人,可能幽君此时也察觉到了我想杀他,眼睛一直都看着我,嘴角的笑容一直都没有下去过,毕竟算是他这个原身死了,他还有其他五个实体,他不可能会死!

为了避免他的怀疑,我擦在他发的手的力道逐渐放了下来,看着幽君微杨的唇瓣,我将他转身放在了枕头,然后趴在他身前,伸着手指点了点他的唇瓣,跟他说:“我想亲亲你可以吗?我的心爱小幽哥哥。”

幽君听见我这话后,愣了一下,那目光,似乎要将我整个人都吞进他的心里,点了下头,跟我说:“都给你。”

我还是第一次这么主动的要吻幽君,并且发现,幽君除了他一身的戾气,似乎也只是个小清新,吻得慢慢吞吞,像是在品味一块极美味的糕点,舍不得这么快吃完。

不过毕竟再好吃的东西,也会有吃完的时候,不过也是因为我的主动,幽君再也没有问过我到时候会不会再失约,我关了灯,屋内一片漆黑,幽君在我身边,此时的他,身似乎也没有了平时的凶恶之气,很平静,平静的如当初我刚见到他时,虽然他在害我和柳龙庭,但是那时候他还是神明,身散发出来的,也都是的温和的气息,而这时,幽君也不再多问我关于柳龙庭的事情,而是对我说:“我没有想到,我一生所想要的,想听的承诺,会在这个时候得到了满足。不管你是真心的也好,假的也好,我在你这里,得到了我想要的,已经死而无憾了,只是我已经不能完全的掌控我自己,如果你能将我杀了的话,那一定要早点下手,不然我以后,将会是你最大的劲敌。”

这种时候,幽君和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以为他是察觉到了我想杀他,于是跟他说怎么可能呢,我是不会杀他的,他帮了我这么多,我怎么会过河拆桥?

黑暗里,幽君转过头来,借着外面照进来的灯光,我看见幽君的眼神,此时也无的幽邃,但却十分镇定:“你要相信我 ,我所说的每一句都是真的,等你拿到造物鼎,先别杀柳龙庭,你们先将我杀了,我的哥哥们在我的身体里,我无法控制住他的妄念,造物鼎,也不能落到我手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