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九章:姑获回归/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四百八十九章:姑获回归

幽君忽然和我说这话,让我忍不住一直都盯着他看,按照幽君这么说,他想跟我表达的应该是他因为吞噬了他兄弟们的亡魂,所以他们所有的思想都融合在了一起,他不想要造物鼎可以,但是他的兄弟们不会善罢甘休,并且与我为敌,所以,他叫我杀了他。

“那如果是因为要防止你兄弟们来造物鼎,那我要是杀了你的话,你也会死啊,能有其他的方法救你吗?”我问幽君,现在看着幽君这只有一个脑袋躺在枕头的样子,我想他散尽法力,只为了维持一个人头的模样,恐怕也是为了防止他会对我做出一些粗鄙的事情来,毕竟在我映像里,幽君从前虽然坏,但是起码有对爱情的尊敬,不会强行做出一些有所亵渎的事情来,若是他当初想碰我的话,有的是机会,也不必等到这种时候,这么丧心病狂。

“我们的魂魄,早已经融入进身体里,身躯不死,魂魄无法分离,所以现在趁着的我还没有完全的被同化,这是我跟你说的最后的一句话,如果你不想看到今后天下现在还要凶惨,等拿到了造物鼎之后,你一定要杀了我。”

幽君又重复让我杀了他的话,原本我是很想杀了他,但是现在听幽君说这些话,心里有了些不忍心,不过不管怎么样,杀我父母的是幽君,这是一个不能力争的事实,于是我微微的对着幽君点头,表示同意了他。

而幽君见我同意了之后,神色才黯淡了下来,睁开着眼睛看着我面前的天花板,又转头看向我,一直都默不作声。

我被这幽君这么一直都盯着看,心里一阵发毛,问幽君说:“你吃了没事看着我干嘛?”

“想用我自己的意识多看你几眼,下次再这么单独的见你,恐怕只有快到死的时候,魂飞破散的那一刻了。”

只有魂飞破散,幽君的亡魂才会分离开来,他才能单纯的看我,只要是幽君愿意去死,我对他的怨恨也好了不少,头和他枕在同一个枕头,问他说:“那你现在怎么能单独来见我。”

他的思想和他的兄弟们捆在了一起,而现在只是幽君自己一个人的思想,如果他们兄弟们知道此时幽君对我说要杀了他们的话,一定不会让幽君将这话说出口。

“因为我们现在还没有完全的同化,我和我兄弟们情同手足,他们满足了我这要求,让我来见你。”

可能是已经知道了结局,我们此时的对话,平静的像是在拉家常,但是毕竟我和幽君之间,渐行渐远,即便是他本人的思想,他也不好与我再多说什么,我也不想多问他什么,多问,只会在临死前,增添没必要的争吵和憎恨。

“女曦。”

过了良久,幽君忽然喊了我一句。

我转过头看了幽君一眼,问他:“怎么了?”

幽君看着我,看着他眼神里对我流露出来的那抹柔情,我忽然想起在电视剧里,一般男主这么忽然叫一句女主之后,接下来的,应该是一句表白的话,但是这会幽君只是叫了我一句,在我问他怎么了之后,却沉静的看着我好一会,才跟我说:“没什么,只是想叫一句你,早点休息吧。”

从幽君的角度来讲,我似乎也明白幽君为什么会叫了我又不说话,他应该是想说爱我吧,毕竟从他追了我这么久,我都貌似没有听到他说过一句爱我,只不过这种时候说的情情爱爱,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所以到最后幽君也不说了。

“好。”

我回答了幽君一句,转身向着床里面转过身去,而枕头一轻,幽君从枕头爬了起来,趴在了房间里的小沙发,在面休息。

第二天早,我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洛回来的气息,睁开了眼睛,只见幽君这会已经不在我的房间,穿好衣服开房门出去,只见洛这会倒是挺开心的,和黄叔在大厅里说着话,见我起床了,向着我走了过来,跟我说:“我回来了,你猜我给你带回来了什么好消息?”

“柳龙庭答应将造物鼎给我了?”我问了一句洛。

洛的唇角一抿,抿出一抹国色天香,点了点头,跟我说:“嗯,他同意了,但是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我原本还以为,柳龙庭这好不容易才将造物鼎拿到,现在肯定不会轻易的还给我,没想到,他还真的愿意将鼎给我。

“他想见你一面。”洛回答我。

他想见我,也应该是自然的,只不过如果他要见我的话,我不得不防着,现在我没有柳龙庭这么厉害,如果他只是借着要给我造物鼎的面要杀我,那么我这么过去,是自讨苦吃,但是这三界之内,已经全都是柳龙庭的地盘,我在哪里见他都不安全。

我心里有点发愁,洛看着我皱眉的样子,估计也是想到了我所担心的问题,然后微微向我欠了个身,跟我说:“要是曦儿担心安全的话,那我变成你的样子,去会会他吧。”

我抬头看了洛神一眼,摇了摇头,说了句算了,还是我自己去见他,柳龙庭他并没有傻到这种地步,可算是柳龙庭傻到没有认出来,这万一到时候他又对我起了杀心,要是把洛当成是我杀了,我不能在这种时候还连累洛,不能让他替我去死。

洛也明白她变成我的样子,可能瞒不过柳龙庭,见我已经拿好了注意,于是对我说:“那好,时间约在今晚八点,在长白山,我会在你身边保护你。”

我对着洛点了点头,心里在这个时候也是猜不透柳龙庭的想法,而此时想问问幽君他知不知道柳龙庭的动向,但是在这会发现,幽君已经离开了。

昨晚他好不容易恢复了他本身的模样,现在应该已经恢复了原样,离不离开,根本不是我所能管的事情,我这会想着,我晚应该要怎么去见柳龙庭,因为我不能死,我死了,没有人还能救这人间的百姓了。

在我愁着怎么办的时候,门铃忽然响了起来,我叫黄叔去开门,当黄叔一将门打开的时候,只见门外面站着的是凤齐天。

昨天凤齐天见我对幽君示好,心里气不过,昨晚我也派了黄叔叫人去找他,没找到,他自己回来了。

我对凤齐天的性格还是理解的,也没多责怪他,问他在外面吃了没有,没吃的话我们现在吃饭吧。

可能是凤齐天也知道昨天耍了脾气,有点不好意思见我,于是直接从他身后掏出了一只黑色的鸟来,跟我说:“我把姑获带回来了,是他要跟着我回来的,昨天是我太任性了,还希望没影响到什么。”

当我看见姑获的时候,眼前顿时亮了起来,这会我们正愁不知道柳龙庭的内心想法是什么,现在姑获回来了,它能看透人心,只要它肯帮忙,我们压根不用再担心柳龙庭什么。

我跟凤齐天说了几句没事,他把姑获带回来了,正好是解决了我们现在的一大难题,而这会姑获一直都趴在凤齐天的手里,懒得动弹,我见它这半死不活的样子,问它怎么了?谁把他打成这样了?

姑获那双乌黑的鸟眼睛瞪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还不是这只五彩鸡,这只死鸡为了赔罪,把我打成这样带回来送给你,妈的,柳龙庭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你放心去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