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面见龙庭/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还没说什么呢,姑获已经知道了我想问他什么,这倒是让我对姑获有了些兴趣,问他说:“你不是不能看透我的心吗,怎么这会又能看透了?”

“我看不透你的,难不成我还看不透这屋子里别人的吗?你赶紧叫这只死凤凰把我放下来,大爷我饿了,我给你们帮了个这么大的忙,你们还不好吃好喝的伺候我?”

这死鸟,可拉倒吧,真是没把它打残算是对的起他了,不过它这次回来,确实是帮了我个大忙,于是我叫洛出门去买些肉回来,给姑获做顿好吃的,这些天不见他,看着他的模样都廋了不少。

姑获见我开始在意他了,也不顾他身被凤齐天打的伤了,一蹦一跳的从凤齐天的手拍打着翅膀飞下来,跳到沙发,然后立马变出一个只长着五六个脑袋的人,随后拿了电视机的遥控器,瘫在沙发,换台看电视。

我看了凤齐天一眼,凤齐天赶紧的跟我解释说:“姑获这脑袋不是我打的,我只是把他带回来了。”

凤齐天这忽然赶紧解释的模样,也是可爱乖巧的很,这些天被洛压迫的,他都丧失了自己的作用,现在这好不容易干出点事情来了,又怕我怀疑是他下手不分轻重,把姑获的脑袋又打掉几个。

“没有怀疑你,感谢我的小凤凰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怀疑你。”我低声笑着对着凤齐天说了一句。

凤齐天见我忽然软下来的语气,顿时对我嬉笑了起来,问我说那昨天也不怪他吗?

我摇了摇头,说有什么好怪的,我们都在一起这么久了,他这点脾气我怎么还不会知道,担心他在外面被欺负,叫黄叔派人去找他,可他真是找都找不着。

凤齐天估计是没想到我真是一点都不怪他,开心的握着我的手,正想说话,没想到这会瘫在沙发的姑获忽然转过几个脑袋来,跟我说:“你们两个别磨磨唧唧了,我这好不容易回来了,还少了几个脑袋,你们一点都不关心我吗?好歹我刚才也帮了你们。”

瞧着姑获这模样,我于是向着他走了过去,问他说那他的几个脑袋跑哪里去了?怎么这么狼狈的跟着凤齐天回来了。

“把桌爆米花给我。”姑获指了指桌昨晚还剩着的一盘爆米花,跟我说。

我将爆米花端给了姑获后,姑获这才开始说:“柳龙庭真是造了太大的孽了,虽然说归墟吞噬了三界,是在为我们妖怪们谋福,但是现在那些从归墟里出来的妖怪,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归墟里呆了太久,压抑了几千年,为了增加法力,现在一出来,不仅吃人,连之前原本生活在地的妖怪,也被他们吃了不少,他们凶残狠毒,我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头被吃掉,女曦,你拿到造物鼎后,可记得要给我报仇啊!”

“这报仇是自然的,但是你真的看见柳龙庭心里想的是什么了吗?他是不是真的想将造物鼎给我?”

听我说这话,姑获几个头顿时向我转了过来,白了我一眼,跟我说:“当然了,不然我还骗你不成,再说,冲着我和老凤凰的关系,我也没必要骗你啊,我还指望在你这混吃混喝呢,等你重新登了神位,记得给我个一官半职,劳资不想在人间流浪了,我要天当神仙。不过柳龙庭他还是较在乎你的,男人要面子,既然你都要杀他了,今晚你去见柳龙庭的时候,一个人去见好了,最好是别带你手下,不然到时候好事情也会被搞砸。”

听了姑获说这么多,加我去见柳龙庭,确实也是不想带洛她们,因为怕到时候柳龙庭忽然变卦,会加怪在洛的身,不过现在姑获回来了,他说的这些话,也打消了我的顾虑,只是心里还是有些担心,我身体里法力不够,到时候柳龙庭变卦了怎么办?

这种几率终究是少,之前姑获每次看人的内心,也没有预算失误过,他看见柳龙庭内心并不想杀我,或许柳龙庭确实是不想杀我。

晚快八点的时候,为了我这次见柳龙庭的成功几率更大一些,我还特意找到从前白静的衣服穿,为了是去见柳龙庭,我出门的时候,凤齐天和洛还有些担心我,但见姑获在一旁打包票的说不会有事,我死了之后,柳龙庭一直都愧疚,现在正是我的好机会,要是错过了这次机会,下次机会难了。

是的,成败在此一举,地的百姓不能再耗下去,在耗下去的话,所有的人都会死的,如果所有的人都死了,那我还能救谁?

我跟凤齐天和洛说句没事,叫他们别担心之后,然后一个人向着长白山飞过去了。

在路迎着凌冽的寒风耳去的时候,我心里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感觉有些隐隐的不安,像是我没有把这个决定做好似的,总觉的有什么地方不妥。

我细细的回想我们所做的这些事情,每一步都是经过小心翼翼的人证的,如果不是意外的话,我这一趟去长白山,说不定柳龙庭真是悔改了过来,他想拿造物鼎跟我交换也说不定,毕竟人都是有感情的,他长着颗心,我不相信他对我,真的没有一丝的感情。

到长白山之后,我闻见了柳龙庭的气息,并且还闻出来,柳龙庭也是一个人来的,只不过他这一个人来,和带着千军万马来,也并没有什么区别,因为不管怎么样,我都打不过他。

我顺着他的气息,找到了柳家门口,此时柳家门口打扫的也算是整洁,但毕竟已经没人住了,显得还是较荒凉。

大门没开,我向着门里走了进去,在进前院的时候,我眼惊现了一抹洁白伴随着忽然想起的琴声,传进了我的眼睛里。

我抬眼往这白处看,只见是柳龙庭这会正坐在内堂门口前,一身月白长袍,披散着头发,头发垂在他的肩,将他整张白皙的脸,衬托的更加精致,又白皙无瑕。而此时柳龙庭手里抚着一把古色古香的长琴,这把长琴我认识,是之前虚送给娇儿的那把,现在这把琴,却到了柳龙庭的手里。

不过娇儿和柳龙庭是兄妹,妹妹的琴借给哥哥弹会也没什么让人值得怀疑,只是我从前从来都不知道柳龙庭还会弹琴,我一直都以为他只是那种直接又粗暴高冷冷血动物而已,哪里懂得什么风花雪月,琴棋书画。

“来了?”柳龙庭头也不抬的问我。

他这冷淡的模样,这跟我想像的的我们相见的场景还是不一样的,我以为他见到我,不说泪流满面,起码也热情一点,但是柳龙庭此时冷的跟天月色的表情,让我心里忽然有点不知道怎么走下一步棋。

“来了。”我也回答了一句柳龙庭。

不管之前我心里有多恨柳龙庭,不管我怎么骂他,但是此时看见柳龙庭这么云淡风轻的在我面前一下下拨动琴弦的时候,我有些底气不足,可能是因为从前我是在他手下听从了他万年号令的原因,也有可能是我自己没他厉害,所以会心慌,自卑。

柳龙庭听我说完话之后,停下了手拨动的琴弦,跟我说:“来了,坐一会,我们叙叙旧,你不用担心,我说了会将造物鼎给你,会给你,不会食言的,几千年前如此,现在也如此。”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