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一章:同归于尽/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四百九十一章:同归于尽

柳龙庭一扬手,在我的面前,变化出了一张石桌石椅,示意让我坐。 ( . . )

现在柳龙庭法力变强大了,想要什么有什么,我听着他平静的说出这些话,对他的话半信半疑,但是现在造物鼎还在他的手里,他叫我坐,我便在石桌石椅坐下来,然后柳龙庭又是一挥手,将一壶茶变在了我的面前。

从之前的恩爱情仇,倒现在即使是见了面,除了聊造物鼎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好说,柳龙庭在我坐下来了之后,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一根根的扣着琴弦,然后一边寡淡的问我说:“女曦,这段日子,过的还好吗?”

这段日子,是指他将我丢给幽君,让幽君杀我的这段日子吗?

想到这里,我原本压抑在心口里的怒火,又被柳龙庭这话给挑了起来,可这会他已经答应将造物鼎给我,现在我还不好发作,于是沉住了语气,对柳龙庭说:“在神皇带领下,我们这些神明一个下场不如一个,若不是今日神皇约我出来要将造物鼎给我,恐怕我为了躲过神皇的追杀,现在还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里不敢出来呢,你说我过的还好吗?”

我也淡着语气,反问了柳龙庭。

而柳龙庭听我说这话后,脸也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情绪,不会答我这个问题,他手下的琴音从根根细弦传出来,传进远处深林里很深的地方。

我干坐着等了柳龙庭好久,见他一直都不说话,正想问他既然已经将造物鼎给我,那什么时候给我,但是我的话刚到喉咙边,还没说出口,柳龙庭又问了我一句:“洛神和凤齐天现在过的还好吗?”

这问的话,简直像是跟在拉家常似的,半响问我一句,半响又问一句凤齐天和洛神过的好不好,他叫我来,是为了问我这些吗?并且看着柳龙庭这架势,我想起他从前的行为和处事,越来越觉得,他这是一场预谋,如果我不早点把造物鼎要过来的话,恐怕他根本不会还给我。

“和我一样,过的都惨不忍睹。”我回答完柳龙庭这话之后,也不想再跟他废话下去,问他说:“既然神皇约我来,是将造物鼎给我,现在琴也听了,旧也叙了,神皇什么时候将造物鼎给我?”

我站起身来,并且向着柳龙庭的面前走过去。

柳龙庭见我朝着他走近了,抬起眼帘来看了我一眼,他的眼睫毛十分的纤长,现在这会一抬眼,月光照在他根根分明的睫毛,在他的眼尾拉出一道幽邃邪魅的阴影,把他的眼神都烘托的深不可测。

“你真的这么想要回去?”柳龙庭停了他手里拨琴的动作,慢悠悠的站了起来,他坐在高台,现在这么一站起来,立即呈现出一种低头俯视我的姿态,我看着他,还得仰着脖子。

这个姿势让我很不舒服,我看都不想多看他一眼,更不要说仰视,虽然不想看他,但我还是回答了他的话:“对,从前你已经将造物鼎赠给我了,那它是我的,你再拿回去,你只能算是抢我的东西,所以我希望你还给我。”

柳龙庭听我说这话,嘴角浮现出一抹淡笑,将手掌往前一伸,一颗鲜红跳动的心脏,在他的手里。

我看着这颗跳动的心脏,这颗心脏是我的,我的心是造物鼎,造物鼎是我的心,只要我把我的心脏拿回来了,造物鼎也是我的了。

没等柳龙庭将我的心脏给我,我一把伸手,想过去将我的心脏抢过来,不过柳龙庭在我伸手抢他手里的心脏的时候,他似乎早已经预料到了我会这么做,整个身子顿时往后一旋,他的满头长发瞬间如缎扇一般飞扬而起,我的手贴着心脏方的空气,一把抓了个空!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没拿到我的心脏,心里的但心瞬间在这个时候爆发了出来,质问柳龙庭:“为什么不给我?”

柳龙庭垂着眼睛看了我一眼,又垂视了一眼他手里拿的心脏,张启两片唇瓣,骂我说:“你好歹也是一个堂堂的天帝,行为该光明磊落,你这是在人间待久了,改不了在人间时所学的顽劣秉性吗?”

我是什么样子,关他什么事情,从前我是因为想杀他而接近他,现在也是如此,只是间隔了一段让我想忘也难以忘记的恩怨,这段恩怨,恐怕是我从前也没能算出来的大麻烦。

“好,我不抢,那你把造物鼎还给我啊?!”我已经是压住了我所有的情绪,和柳龙庭说出这句话,我原本不这么恨他,只是我投胎转世后所经历的一切,让我根本没有办法好好跟他说话!

柳龙庭见我急了,像是故意玩弄我似的,又笑了起来,跟我说:“别急,你听我说完。”

柳龙庭说着,另外一只手里,又变幻出一个虚无缥缈的烟气,这道烟气里面,出现了一个虚幻的三足大黑鼎的影子,这影子,我看着十分的熟悉,这是造物鼎!

造物鼎,能制造任何东西,可是它自己本身,确实没有实体的,只是一个虚幻的影像,谁也不知道这东西是从何而来,但是它的确有足以改变三界的强大力量,而在之前我投胎转世之前,我为了保护这个鼎,将鼎幻化进我的心里,与我的心脏合二为一,于是这鼎的实体,是我的心,可是现在柳龙庭竟然将我的心和鼎,分离开来了!

这根本是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我抬头看向柳龙庭,问他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你也看见了,我已经把造物鼎和你的心脏,已经分离开来了,这两样东西,对你来说,都很重要,但是我只答应,将鼎给你,只不过我要提醒你的是,要是拿了鼎,你的心归我,如果你放弃了你的心脏,那我将它捏碎,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以你现在的血肉之躯,我将你的心脏捏碎了会是什么结果。不过,我不想将你这么逼到绝路,给你个选择的机会,你是要鼎,还是要心?”

柳龙庭这话说的缓慢沉稳,每一句话,像是一把武器,直接攻入我的内心。如今的我,心脏早已经和我的身体联合在一起,如果我的心没了,我会变回成一具毫无感情的傀儡,甚至是会死,因为我的血肉之躯,需要我的心脏维持生命,只因我身有灵气,所以不管心脏在不在我的身体里,我都还能活着,可是这颗心一旦死去,我这肉体凡胎,也会死去。

这身体,已经是我的亡魂耗尽几万年的修为,重铸而成的,如果死了,我的亡魂也会随着我身体的消失,而灰飞烟灭。

柳龙庭,以他的智商和心机,他肯定知道我现在的血肉之身,是我的魂魄重铸的,所以,他才会将造物鼎和我的心脏分离开来,之前我只知道幽君卑鄙,但是我没想到,柳龙庭阴险起来,幽君还要胜几分,起码幽君还会因为情感而手下留情,柳龙庭他根本不会!

“把造物鼎还给我。”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说出这句话,我只想要回造物鼎,我努力了这么久,也只想为天下除害,我拿到造物鼎,我立马要将柳龙庭杀了,哪怕是跟他同归于尽!

“你确定,为了要这个造物鼎,连命也不要了?”柳龙庭问了我一句。

“我确定,把造物鼎还给我!”我再一次强调。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