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二章:以血为咒/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四百九十二章:以血为咒

山林里凛冽的寒风,从我的脸颊边刮过,刮得我的头发翻卷,而柳龙庭此时站在我的面前,他的长发也随风而起,这种时候,像是生离死别那般。

如果是生离死别,那更好,只要我拿到造物鼎将柳龙庭给杀了,如果我还行,我一定要要用我生命的最后一丝力气,离开这长白山,我连死都不想和柳龙庭死在同一个地方。

“好,那我给你。”

柳龙庭回答的爽快,将他那只拖着造物鼎的手向我伸了过来,在他这么爽快的将造物鼎给我的时候,我一时间都有点难以置信,我真的要拿到这鼎了,而柳龙庭也真的会将鼎给我。

在从前,我已经是了这鼎的主人,不过我有没有多大的精气,只要我拿到了这鼎,我能瞬间解除它创造三界的法力,解开了法力,所有的神明和百姓,都不会再受到压制和迷惑,这个世界的秩序,一定会再恢复到正常,只要为了这天下不再让妖魔横行,哪怕是我死了,我也要带着这造物鼎一起毁灭,死了也在所不惜!

我此时正用着法力,浮在柳龙庭的跟前,看着柳龙庭掌心里的鼎,伸手向着着鼎拿过去。

只不过在我伸手拿向这鼎的时候,柳龙庭另外一只手忽然用力一握,一道白烟,瞬间从他握着我心脏的手里迷漫了出来,而与此同时,我的心脏忽然剧烈一痛,这忽如其来的痛,让我一下没承受住,眼看着马要碰到造物鼎的手,瞬间掉了下来,我整个人也因为这疼痛,而差点摔倒地!

我知道,柳龙庭一定不会这么轻易的将鼎给我,但是我已经为了拿到我的造物鼎,和为了杀柳龙庭,我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我根本没有回头路再走,只能向前,于是在我缓了一会后,又继续立起身来,一手捂着像是被一点点在烧灼的胸口,一手又向着柳龙庭缓缓的将手伸过去!

从前的一分一秒,只是一分一秒的事情,而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像是度秒如年,因为我不断的靠近造物鼎,我的心脏被柳龙庭捏的更紧,并且他根本不能满足只是将我的心捏爆,他想折磨我,在捏住我心脏的时候,将一道道的气息打进我的心脏里,从心脏里涌出来的新鲜血液,一道道的从柳龙庭手指缝里溢出来,而我受到了心脏的影响,在我又一次的忍受着极大痛苦快接近柳龙庭手的造物鼎的时候,柳龙庭再一用力,我感觉我的整个人都快要爆裂了,一大口鲜血瞬间从我的口喷出来,鲜血穿过造物鼎的幻影,向着柳龙庭的身撒了过去,瞬间将柳龙庭身的袍子给染湿,这道血迹在昏幽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无乌黑。

柳龙庭他这么做,已经是摆明了并不想将造物鼎给我,而且看着柳龙庭此时看着的一副有些颇为不屑的眼神,我以为他对我还会有一丝感情,可是他并没有,他只不过是借用这次机会,将我引出来,然后再将我杀死。

“董香,是你变成的真身,来骗我的吧。”

在我佝偻着腰捂住疼的几乎要崩溃的胸口时,柳龙庭问了我一句。

只要他问出口的问题,一般都已经得到了证实,我这会也不想知道,他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也不想再费多余的力气,回答他任何问题。于是当我鼓足了最后一股气,重新站了起来,我快不行了,这已经是我最后的一次机会,如果我没有拿到造物鼎的话,那我真的要死了!

此时我的眼睛里还有脑海里,只有造物鼎,我像是已经在濒临死亡的边沿那般,我身已经疼痛的没有任何的知觉,用了最后一丝力气,猛地向着柳龙庭手里拿着的造物鼎扑了过去!

当我的手指触摸到造物鼎的虚幻的时候,我心里,瞬间像是被某种东西在迅速填满,我把造物鼎拿到了,我终于能报仇了!

我的手,带着造物鼎,向着地猛的扑下去,我的脸直接趴摔在了地,可我此时已经也顾不疼痛,侧过脸,造物鼎在我的指尖旋转,并且散发出一抹幽蓝的光。

多少年过去了,尽管这个造物鼎在我的身体里,但是我却还是自我投胎转世以来,第一次看见它,这个祸害,他法力无穷,我要先让他测回他的法力,再毁了它!

我趴在地,嘴里开始念启动造物鼎的咒语,可在这最关键的时候,我似乎开始控制不住我的思想和动作,尽管我现在已经是满脸鲜血,但我像是受到了什么操控一般,自己慢慢的从地爬了起来,并且,在这股无形的力量的牵引之下,我站在了柳龙庭的面前,抬眼一看柳龙庭,只见柳龙庭割破了他自己的手指,用他自己的血,在我心脏一笔一划的在写着咒语,并且在这咒语的威力下,我竟然伸手将我好不容易才抢来的造物鼎,弯腰又将这鼎送到柳龙庭的跟前,脑子里此时由柳龙庭直接传达进我的心里的话,并期我的嘴唇也不受控制的向着柳龙庭说:“我愿意将造物鼎奉献给神皇,并且今后,会听从神皇的一切差遣。”

这不是我想说的话,我怎么可能会将造物鼎交出去,我又怎么可能会愿意再听柳龙庭的话!是柳龙庭他已经操控了我的心脏,将我当成是傀儡般的在对我下着指令!

我想反抗,可是我这会根本反抗不了柳龙庭用他的血,在我的心脏下的血咒,以血为咒,是咒术里最强大的一种下咒方式,加柳龙庭法力强大,而且这种咒,一旦下了,像是达成了某种契约,只要柳龙庭不断的用血供养这个咒,我永远都不能摆脱这个咒术给我所带来的压制!

柳龙庭见我此时一副听话的模样,顿时仰头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垂着眼皮看了我一眼,又将我从他手里拿到的造物鼎又拿了回去,并且将这个鼎,和我的心脏,一起融入了他的身体里,然后这才对我说:“不用弯着腰了,起来吧。”

尽管我内心已经是咆哮到发疯,但是我的动作,无的听从柳龙庭的话,在他叫我起来之后,我立马将腰背给直了起来,抬脸看着我面前这张洁白的面皮下的那副肮脏的血骨。

“女曦,你以为你能骗的了我一时,能一直都将我骗下去吗?”柳龙庭将我控制了,伸手过来,捏住了我满是鲜血的下巴:“我知道你没死,你这么想杀我,怎么可能心甘情愿这么死去,我也本打算是放你一条生路的,但是你不知死活,又变成一个陌生人的身份来招惹我,你以为我会害怕你吗?你以为我会心甘情愿的被你杀了吗?你从前是倚靠着我,才能爬这么高的地位,可你却用我所给你的一切,用来对付我,你从前没心我不怪你,但是你现在已经长出一颗心了,你回想起这些的时候,你的心里,不会觉的愧对我吗?我给予了你这么多,为什么你还要为了一群不相干的人来骗我杀我?”

说到这里,柳龙庭的语气几乎在咆哮,我看这他这咆哮的激动模样,我以为只有我放不下对柳龙庭的仇恨,他也一样,没有任何一个时候,放下了对我的仇恨,我们都一样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