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新的生活/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把话说完了之后,直接一把将窗户给关了,隔着窗户叫凤齐天赶紧走吧,要是没把造物鼎送回昆仑,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我拿他是问。 ( . . )

凤齐天虽然想带我一起走,但是又怕耽误任务,在窗前又徘徊了好一会之后,见我一脸阴沉的看着他,这才恋恋不舍的转过头,向着长天飞去了。

凤齐天走后,我站在窗户前看了空茫茫的天好一阵子,多么想能和凤齐天一样自由自在的在天空翱翔,没有任何的束缚,可是我连这个房间都出不了,我的心还在柳龙庭这,我要是不肯听他的话,我只要一出这房门,他会把我的心给捏爆,没等我出这个酒店,我已经死了。

从前,我一心都想得到造物鼎,但是现在,我发现我得到了造物鼎之后,可我的心还在柳龙庭这里,我要走的路,还是一片茫茫无期,柳龙庭和我交换的条件,是扼杀了我的自由,我还会一直都会受着压制,自由这个字眼不禁从我的脑海慢慢显现出来,我想要自由,像是风一样活着,能随心所欲,想去哪里都可以。

不过尽管我想自由,但是我并不想死,死和束缚,我还是选择束缚,毕竟只要活着,还有希望满足心底里的愿望。

我转过身看向柳龙庭,张开了双手,将我身的法力,向着柳龙庭的身全部涌进去。

这些法力,全都是我吸取了归墟妖祟的怨念凝聚而成的法力,而现在,我要将这法力交给柳龙庭了。

而柳龙庭在将我给他精气的时候,也丝毫不客气,张开双手迎接我给他的精气。我的心脏还在他这里,我尽量的往好处想,只要是到时候他玩腻了我,对我的仇恨消失了,总会将我的心脏还给我。

于是我再一股作气的,也不休息一下,将我体内的气息,一瞬间,全都给了柳龙庭!他跟我做了交易,我不信我已经没了一丝的法力,他还能让我去干别的什么事情!

当我身体里的灵气全都消失了之后,因为忽然的转变,让我的肉身一时间根本没有适应过来,我整个人直接像是面条似的,倒在了屋子里的地毯,而柳龙庭在吸食完我所有的精气之后,见我倒下了,于是过来伸手抱住了我,将我放在了沙发,让我躺着休息。

“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人了,以后我说什么,你得做什么。”柳龙庭站在我面前,笑意盈盈的跟我说着这些话。

我微微转头看了眼柳龙庭的这张脸,内心没有半丝情绪的波动,不过既然已经答应了什么都听他的,我也随便应付了他一句:“随你的便吧。”

只要不让我死,现在我也没有任何能力去做一些能祸害苍生的事情,柳龙庭叫我做什么,我听他的话好了,并且,呆在他身边,也不是一件十分糟糕的事情,我到现在都还记得,他当初是怎么害我全家的嘴脸,我在他身边,以后暗杀他的机会,也会多很多。

见我回答的有气无力,柳龙庭也不介意,又将我向着床抱了去,给我盖好被子,跟我说:“既然听我的,好好睡一觉,我总不能带着个病秧子在身边。”

身体一下失去了这么多的法力,我确实已经是很困了,现在的柳龙庭,看他的模样,对我也没有害我的意思,于是我拉起被子转过身,昏睡了过去。

这一觉,我睡的很死,体内的肉组织,在逐渐的复原到凡人的血肉,我这副身子是在凡间所生,沾染了凡间精气,所以我这身子,虽然是从灵魂里长出来的,但也算的是肉体凡胎,有人的一切机能,会出血会生病,只是我不知道这新长出来的肉体,如果没有精气的供养,也会死去老去,而等我这身体死了之后,我将是灵魂都没有了。

我也不知道我睡了有多久,不过当我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是阳光明媚一片,我转头看了一眼我周围,我们现在已经换了地方,换成是哪里了我也不知道,床头边放着个手机,我伸手将这手机拿到眼前来一看,一看时间,我竟然都睡了两个多月!

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我身体恢复,怎么会要这么长的时间?难不成是因为我之前的法力越大,所以恢复的时间越来越长吗?而且我又看了眼周围,窗外藤萝被阳光照的,翠的厉害,还不断有鸟叫声传进到屋子里来,我睡的时候我家那边明明都下雪了,算是我睡了两个多月,天气也变得不可能这么快吧,难不成现在我们是在南方?毕竟只有南方才会有这么快的好天气。

我现在所在的,应该是个公寓里面,柳龙庭不在我身边,我掀开我身的被子,我身已经穿着一件藕粉色的绸锻睡衣,这睡衣可真漏,顶多是能刚遮住屁股,胸口也是一片春光外泄,除了这睡衣,我连个起码的小裤都没穿,大白天的,窗外的阳光都能照在我的身,把我身的肌肤照的通透细腻洁白,跟是个硅胶造的娃娃似的。

不过毕竟是大白天,这个样子,我还是有点尴尬的,本来想起身找件什么衣服穿穿,但是在我起身的时候,我腿心里一阵微微的迷醉感顿时涌向了全身,这种感觉,像极了之前和柳龙庭刚做完那种事情后的余醉,是很舒服,又绵又软,又使不劲儿,我勉强从床下来的时候,双腿刚放在地,腿里一软,要不是我扶着床沿,都快摔倒在地了。

我心想,这柳龙庭该不是变态吧,我昏迷了,他都能啪我?但是我伸手向着我那里试探了一下,也不是很润,毕竟我总不能拿着镜子照来判断吧,而且他算是想要的话,以他的法力,把我弄醒那是分分钟的事情,总不能还故意趁着我睡着的时候,做这种事情吧。

当我刚站在床边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我向着这阵脚步声望过去,只见是柳龙庭。

此时柳龙庭身穿着件浴袍,湿着头发,根根细细的头发贴在他的耳边,加他高大结实的身躯,从一个旁人的角度来看,很是性感,只不过这性感我早已经看了我无数遍,现在再看,根本提不起一丝兴趣,而柳龙庭见我醒了之后,也不意外,像是已经预测到我会在这种时候醒来一般,很平静的跟我说了一句:“醒了啊,早餐在厨房,你要是饿了的话,我去端过来。”

这话说的,居家到不行,时间仿佛回到了从前我还是白静那会的时候,这要不是之前他给我带来的太多痛苦,这些痛苦让我想起来心里一阵阵的抽痛,我还真的以为我只是做了一场梦而已,而我现在是梦醒了。

我看着柳龙庭,沉默了一会,问他说:“这是哪?”

“南边海边城市啊,过去不远是海,你要是想去看的话,我带你去。”

柳龙庭他用我的心脏威胁我,要我听他的话,该不会是为了给我做饭带我看海的吧?从前他这么对我,现在忽然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让我一时间都有点摸不清他到底想干什么。

“别来这一套了,想干什么直接说吧,免得浪费我们的时间。”我对柳龙庭说的干脆,并且从沙发看见了他给我准备的衣服,于是将这衣服拿起来穿在了身。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