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问斩/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五百一十章:问斩

天帝的话,让我心里惊了一把,听他这话说的,像是我听到刘龙庭说我怀孕了一般惊讶,他的意思是直接清理了那些被妖祟所伤的人,不再需要他们,然后再用造物鼎,创造出新的人类,新的人间!

“那从前那些人白死了吗?”我问天帝。

那些人的阳寿未尽,他们还不该死。

“生死无常,这是世间的轮回,人出生来到这个世界,会要死亡,你与其担心他们死不死,倒不如先担心担心你自己。”

天帝这话说的没有任何的一丝感情,像是这帷幔后面坐着的,是一个冰冷的机器。

“担心我自己,什么意思?”

当我问完后,我感觉天帝应该是在帷幔里站起了身来,因为我听见了他轻微走动的脚步声,脚步声十分的细微,在不紧不慢的移动,在帷幔里走了两步,可却怎么都没有走出来,而是继续对我说:“你被柳龙庭俘虏,几个月过去了,现在又完好无缺的回来,我怎么才能知道,是不是柳龙庭派你过来潜伏在我身边,破坏归复三界的计划的?!”

从前我以为,天帝起码统治着所有的央神明,是一个睿智大大彻大悟的神,当他现在跟我说出这话来的时候,我一时间都有些难以相信这帷幔后面站的,是不是是天帝本人?

“我对你忠心耿耿,如果想要叛变,当初我也不会选择跟着你,我现在只是怜悯地面那些死去的人,还请天帝给我们多些时日,让我们找到起死回生的方法,挽救了那些死去的人,我们再恢复三界和平。”

我这话说的十分诚恳,并且现在我心里清楚的能意识到,我现在法力的没了,天帝不是不能看出来,我的功力没了,是一个废物,而天帝有知道我是被柳龙庭送过来的,他已经开始提防我,现在造物鼎他已经拿到了,留下我也没什么意义,所以他要是杀我,简直是轻而易举,而我在这个时候,尽量保持着我对天帝的虔诚和归顺,不想让他把我和柳龙庭扯在一起,免得他对我起了杀心。

“那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回事?”天帝问我。

他问的我一时哑口无言,他知道我怀了孩子。本来我肚子里有了柳龙庭的骨肉,够让我心烦,没想到现在这个,还成了天帝来说我的把柄!

“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我怀孕了,但是我会把这个孩子拿掉,……。”

还没等我说完,天帝接过了我的话:“不必了,为了三界能够顺利的恢复和平,我不能再让任何可疑的人来破坏三界归一。”说着天帝抬高了一点声音,喊了一声:“来啊,女曦有意谋反,已经犯了死罪,将女曦拖进地牢,择日行刑问斩。”

话音刚落,整个空寂的大殿里,瞬间从不知道的角落里涌出来好几十个天兵,这些天兵将我团团围住,根本不给我任何解释的机会,牢牢的扣住了我的手脚,向着昆仑底下的地牢里拖了进去!

这一切,发生的快速又莫名其妙,我都还没理清这是怎么回事,被一扇坚固并且施加了咒语的牢门紧紧的关住,周围漆黑一片,一瞬间,我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昆仑山的大牢,跟海底归墟里的牢狱是一模一样的,这天下的牢房都是用来关押罪犯,所以牢房里的气息,都无的相似,并且在这些天兵将我从神宫后面把我带进这地牢的时候,我猜想凤齐天和洛神应该都还不知道我此时被捕了,并且我自己也实在是没有想到,这次回来,天帝竟然会将我抓起来,好像是他早已经预谋好了一般,等我自投罗。

按照他的聪明才智,他不可能坏怀疑我是柳龙庭派回来的,并且我之所以落在柳龙庭的手,也是因为为了拿到造物鼎,而我现在造物鼎都给他了,他竟然还想盼我死,我实在是难以理解他为什要怎么做?杀了我他会得到什么好处?总不能会无缘无故的还没调查清楚,急着抓我吧!

现在我身没有半丝的法力,看着这坚固的牢狱大门,我也逃不出去,于是想着凤齐天和洛神,他们应该会来救我,之前柳龙庭把我害的这么惨,我没死在他的手,又怎么可能会死在别人的手!

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我的意志能力也是越来越坚韧不拔,我不想死,我也不想让天帝转变了这三界,让数万的百姓,无辜的死去。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我被关在这地牢里,也没人来给我送水送饭,甚至是这三天的时间里面,我根本没有看见一个活着的东西,凤齐天和洛神,也没有来救我。如今的我,皮囊下是血肉,血肉里是五脏六腑,没有精气的维持,我的身体都开始有些发虚,心想这天帝,到底要将我关多久?

从前我离开了柳龙庭之后,对天地也是俯首称臣,没有做过一丝逾越臣民本分的事情,连追杀柳龙庭,也是我主动请缨,我为天帝和人神付出这么多,我想天帝多多少少都会顾及一下从前的情面,不至于这么想看我死吧!而且都没什么能将我致死的有效理由。

但是,我想错了,天帝是想让我死,在我想完这些话不久后,还没一天的时间,我听见了有很多声音走进地牢来的脚步声,果然,又是好些天兵进来了,这些天兵在开着牢狱大门的时候,冲着我说:“老泥鳅,活了这么多年,你也要该死了,天帝下令今日正午十分,要将你押到断头台,让你魂飞破散。”

断头台,从前是天界用来惩罚犯下了极大错误的妖祟,也是最厉害的一种刑罚,任何神仙,只要了断头台,算是法力再强,三魂七魄全都泯灭,更不要说我的灵魂早和我的肉身融合在一起,如果我这被砍了头,那我这一声都要玩完了!

“为什么要杀我?”在几个天兵按住我将锁链套在我身时候,我大声的问他们,可是问完之后,我又觉的我自己问的是多余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天帝是铁了心的想杀我。

为什么,为什么他会忽然这么巴不得我死?

我不知道其的答案,也挣脱不过天兵的压迫,被他们拖着一步步踉跄着往断头台走,让我感到意外的是,断头台下围绕着的,是很多被我刚收复没多久的妖邪,这些妖邪见我要死了,一个劲的叫我赶紧死,天帝万岁,都是我把他们害成了这样,我应该受到惩罚!

在所有来看我行刑的观众里,我没有看见凤齐天和洛神,他们人在哪里?难道不知道我已经被抓了,并且现在在断头台吗?怎么还不来救我?

整个断头台,空荡荡的一片,放着一个巨型用来砍头用的铡刀,这铡刀还是新造的,是一只威风凛凛的巨兽形象,而天兵将我压至铡刀口里,并且用法力定住了我,等正午十分,将我问斩!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还是没有看到凤齐天和洛神来找我的踪迹,眼看着这正午时刻要到了,我心里也无的紧张了起来,心想我真的会不会莫名的死在这里

“午时已到,行刑!”

一阵慷锵有力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听见吊住铡刀的绳子被砍断的声音,紧接着是大刀向着我头呼呼呼而掉下来的风响!

我是不是要完了!

忽然一阵飓风吹来,将这差点要砍向我脖子的铡刀,定在了半空。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