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一章:一家人/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五百一十一章:一家人

也是这风吹过来,这才让我从害怕解脱出来,而正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周围的一切场景都在变化,那些不断喊着要我死的妖魔,一个个的在消失,而我头的铡刀,此时也变成了床的一抹白纱帐,而我眼前,凤齐天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定睛看着凤齐天的时候,又看了下周围的环境,一时间我都以为我是不是穿越了,于是问凤齐天我怎么在这里?

凤齐天估计是听到我这问题,觉得搞笑,笑问了我一句:“你从天帝是神殿里出来只有,一句话都不说,我见你状态不好,扶着你躺下,你才刚闭眼睛没多久呢,问我你怎么在这里,你不在这里,那你还能去哪里?”

凤齐天跟我说着这话,伸手拿过我的手,在他的掌心里把玩,他手的肉感触碰在我的肌肤,让我感觉到这不是我在做梦,如果我不是在做梦的话,那刚才梦里的场景又是怎么回事?

我脑子里顿时转过种种设想,想着我怎么会做一个这样的梦,或者准确的来说,是我大脑给我产生的幻觉,我自身是不可能会有这种幻觉的,谁都在求生欲望最厉害的时候,都不会想着自己会死,而如果这个幻觉不是我身的原因,那是别人的原因,这让我想到了天帝,并且想到了天帝从前拥有一件很厉害的本事,叫幻。

天帝是人神,人神变成天帝,没有过硬的本事,谁也不随随便便的能坐这个天帝的宝座。我记得没错的话,他之所以会当的天帝,是因为他修炼了一种能结合各种东西,给人布置幻境的本事,这个法术很厉害,不管是神还是人,只要进入这个幻境里面,相当于任由天帝为所欲为,幻境像是一个被创造出来的一个小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是与本人联系在一起的,如果在幻境里死了,人的本身,也会死,而出这个幻境的唯一一个办法,要么是施法的人收了法术,要么是有第三个人介入,破坏了这个法术的施展。

难不成刚才在我即将死的时候,天帝收回了他的法术?可是他不想杀我,为什么还要给我制造这个幻术?

“洛神呢?他没和我们一起回来吗?”我拍了一下脑袋,准备起身下床,现在幻术消失了,我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刚才真的是快要吓死我了,我以为我真的会这么挂了。

“去追柳龙庭了,刚才你躺下来的时候,他貌似看见柳龙庭了。”

“柳龙庭?他来了?”我好的问了一句。

凤齐天见我提起柳龙庭,两道好看的眉毛顿时一皱,有些不开心,和无奈,回答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所以洛神去追了。”

洛神一向是小心谨慎,心思细腻,他认定的,应该没有错,而我想起刚才在幻境里面,是那阵大风将砍杀的铡刀给定住了,而并非是幻术本身的自然消失,如过这么说的话,刚才那阵风,会不会是柳龙庭在用法力破坏天帝的幻术,而天帝,确实是想杀我?

这么一想,事情简单了很多,虽然我不知道天帝为何要用这种方式杀我,但是起码能看出来,他已经对我起了杀心,我要是再在这个昆仑待下去的话,也会很不太平。

我不为所有死去难以复生的百姓着想,我也要为我自己着想,我抬头看向凤齐天,跟他说:“齐天,我要走了,你和洛神,昆仑里什么也都不要管了,你们两个人,也赶紧的离开昆仑。”

我说完这话,赶紧的穿鞋,正欲向着外面走出去,而凤齐天一时间有些不明白我这话里的什么意思,一把拉住了我,问我说我要去哪里,他跟我一起去。

这天帝已经打算对我下手了,保不准他日后还会对洛神和凤齐天下手,但是我能去的地方,只是柳龙庭身边,我不能带着他们去和柳龙庭在一起,这好刚出狼穴,又进虎口。

这种时候,发现我挺没用的,运气差到要爆裂,费进我所有的一切,将造物鼎拿了回来,却将造物鼎,交给了另外一只麻木不仁的野兽!

想到是我自己拖累了凤齐天,如果我再有那么一丁点的用的话,我也不会让他跟着我颠沛流离的受苦,此时凤齐天拉住了我的手臂,我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压着凤齐天坐在了椅子,然后像是从前抱着他的鸟头一样抱着凤齐天的脑袋,按在我怀里:“你忘了吗,我的心脏还在柳龙庭这里,我要去找柳龙庭,把我的心拿回来,而且天帝已经对我有了杀心,我怕我走了,他会对你和洛动手,所以我才会叫你走。”

当凤齐天听我说这些话的时候,嘴里喃呢了一句天帝,像是有很多疑问想问我,但是他也跟了我这么多年,我能和他说出口的,那是真的,本来以为凤齐天会像是从前一样,听从我的安排,但是这会,他忽然语气异常坚定的跟我说:“不,我不走,昆仑里还有很多是你辛辛苦苦拿命才换回来归降的妖邪神明,我不能让这些妖邪全都便宜了天帝,我不能让他们全都信仰天帝,成为你送给天帝的奴隶,他们是拥护你的,只要你还活着,我们能重新将一切都夺回来,我要守在昆仑,守住我们的根基,让那些神明妖祟,记得你的恩情,到时候能成为我们的军队兵马,而不是全都被天帝收复!”

和凤齐天在一起这么久,他从来都没有像此时那样让我感动过,而凤齐天说的这个原因,恐怕也是天帝为什么忽然会有想杀我的念头,昆仑里所有活着的神明,和妖邪,都是我和凤齐天他们救回来的,他们大部分还是拥护我的,但是如果他们被天帝同化或者是洗涤了信仰,那么这些神妖,全都是我送给仙帝的厚礼,这些厚礼会让天帝拥有更多的精气,用来驱动造物鼎,让地面更多的人加速死去。

“可是你如果留在这里的话,很有可能会死的,你不怕吗?”我问凤齐天。

凤齐天见我忽然这么小心翼翼的和他说话,顿时跟我笑了起来,问我说干嘛这么正经,让他都觉的像是要和我生离死别似的。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天帝已经对我起了杀念,到时候一定会用你的生死来威胁我,我太没用了,可能我算是知道你的性命有危险,但我还是没办法救你,还有洛,我不希望你们谁,会因为我而受到牵连,失去性命。”

我说到后面的话的时候,语气降了下去,心里对凤齐天和洛神,十分愧疚。

“谁都希望活着,我和洛也是一样,我们想活着,活在你身边,但是我们不能这么自私,你从前是我们的主人,有你才有我们的今天,才有我们过去的荣华富贵,现在你有危难了,你当我们是为了报答你给予我们一切的恩情,况且若是你不在了,我们活着,也毫无意义,我们是一起的啊,是一家人。”

凤齐天说着这话的时候,我眼泪瞬间掉下来了,而这时候,也不知道洛神是什么时候进来了,估计是听见了凤齐天和我说的话,顿时骂了凤齐天一句他终于成熟了,然后转头看向我,眼神很悲伤,却强硬的对我笑了一下:“五彩鸡说的没错,我们是一家人,唇齿相依,昆仑交给我和凤齐天吧,柳龙庭他来接你了,现在在门外等你。”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