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六章:空的躯壳/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五百一十六章:空的躯壳

柳烈云看我的这眼神,让我心里一颤,像是感觉到了一股杀意。当我认真定神看向柳烈云的时候,柳烈云接过柳龙庭的话,然后再看着我的目光也变得柔和了起来,伸手拉着我的手放在她的手心里,跟我和柳龙庭说:“怀了好,怀了好,我们柳家也有后了。”

听着现在柳烈云说的这番贴心的话,又想到刚才她看我的眼神,我想柳烈云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怨气?

应该是有怨气的,她爱幽君,而我和幽君又有关系,而柳龙庭是她的弟弟,现在她弟弟却把造物鼎给了我,并且她弟弟的海底归墟被我摧毁,如果她对我没有怨气,那才是真的是个傻子呆子。

尽管我很想道歉,但是现在话到嘴边却不知道怎么说出口,并且柳烈云也不给我道歉的机会,在他说完这些话之后,匆匆的去忙别的事情了。娇儿一直都缠着我玩,现在听说我怀孕了,似乎想起来了什么似的,问我从前我肚子里的宝宝哪里去了?怎么没看见我生下来不见了?

说到这个问题,如果我没有前世的记忆之前,我一定会将这所有的责任全都推到柳龙庭的身去,但是现在我知道这一切也是我自己前世的安排,而之前柳龙庭所做的一切,也只不过是被我的计划所套住,现在娇儿问我这问题的时候,我转头看了眼柳龙庭,然后对娇儿说那个宝宝因为我出了意外摔了一跤,不小心把孩子流掉了。

虽然娇儿修炼六十多年,但毕竟也还是个孩子,似懂非懂的听着我说的这话,大概也能猜到我话里是什么意思,于是一把抱住了我的肚子,跟我说:“之前的那个小宝宝真可怜,我都没见过他走了,小白姐姐,我和龙腾,会跟你一起保护你肚子里地现在的这个小宝宝的。”

娇儿说的一脸的娇憨,并且转头拉住龙腾,叫龙腾说附和我的话。

龙腾此时跟是傻了似的,一直都盯着我傻笑,这从我恢复了女曦的身份之后,龙腾动不动盯着我傻笑,这傻样子,不仅是我感觉到了,连柳龙庭站在我旁边,看着龙腾盯着我笑的呆模样,于是蹲下身,伸手揽住龙腾,往他的怀里一揽,跟龙腾说:“龙腾你最近是怎么了?怎么一看见你的小白姐姐傻笑个不停?”

龙腾笑嘻嘻的向着柳龙庭转过了头去,跟着柳龙庭笑着说:“小白姐姐长得好看,我看见她想笑……”

龙腾这话一说,柳龙庭的脸顿时垮了下来,将龙腾往地放下去吗,跟龙腾有点教育的说我已经是他嫂子了,叫他别惦记了。

听柳龙庭说这话,我顿时觉得他这么大人了,怎么还跟孩子似的,虽然我不喜欢柳龙庭,但是也不想看他这么埋汰龙腾,跟柳龙庭说他在想什么呢,龙腾还这么小,夸我漂亮又怎么了?说着我伸手牵着龙腾和娇儿到大堂里,从包里拿出几盒糖出来,给龙腾和娇儿发,然后跟他们聊在山好不好玩啊,他们什么时候去修炼啊……。

在长白山,虽然我不喜欢柳龙庭,但是我还是很喜欢他家里的,在我们坐下休息没多久后,一个妖兵从外飞了进来,妖兵看见柳龙庭在大唐里,像是有紧急的事情要禀报似的,急急忙忙的跑到屋里,在柳龙庭面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跟柳龙庭禀告说:“报吾皇,我们已经发现了女娲的尸体。”

女娲的实体?

当我听到这个词的时候,惊得简直一时间都没合拢嘴,柳龙庭不是说在长白山发现了女娲从前留下来气息吗,怎么现在死了?

柳龙庭听到妖兵说这话的时候,也没多惊讶,从椅子起来,叫那妖兵带他去看看,然后转头看过我,问我想不想去?如果不想去的话,让我在家里等他,一会他直接回来告诉我结果也行。

毕竟我不是很相信柳龙庭,为了避免我还会像是从前那样被他骗的凄惨,我当然是跟着柳龙庭说我也跟着他去看看。

见我想去,柳龙庭拉过我的手,交代龙腾和娇儿在家好好看家,等二姐回来。

娇儿本来是想和我一起去的,但是柳龙庭不让,我么能走的时候,站在门口委屈巴巴的看着我们,不过这个家还是柳龙庭说话算数的,柳龙庭不让,我也没办法带着娇儿一起去。

我们一路都向着长白山的西边走过去,其实在长白山发现女娲的气息和尸体,还是让我感到很惊诧的,因为长白山从地的山川风水来讲,远不如五岳这么汇聚了天地之灵气,女娲是造人之神,怎么会在长白山遇见事情?

我心里有很多的疑问,我问柳龙庭,柳龙庭说也不知道,还问我说他从前和女娲没交集,和她有交集的是我,我都不知道她怎么会来长白山,他怎么又会知道。

这话将我说的直接无语,而我们在整个长白山区飞行了十几分钟后,也还没到达目的地,我心里一直都急着想见女娲,于是问这妖兵女娲的尸体到底在哪里?

而刚当我问完,我们面前大山一转,顿时一片无开阔的视野,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只见我们不远处的整座山体,都被横向切开了,而在这个山体间的岩石层里,一只青色像是是蛇的东西,卡在断山的岩石里,顺着岩石层扭扭曲曲的蜿蜒着,这看起来,足足有一百多米。

这么大的蛇,跟我之前恢复了原身是一模一样的巨大,这蛇能长到这么粗这么大,没有万年的修为,是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身躯的,不过此时看着这大青蛇的身躯,我细细的打量,这才发现,这大蛇,貌似只有身子,而头不见了,脖子以,是一个白森森如同大卡车般大的头骨,卡在了岩层里。

死了?

这怎么可能?女娲要是死了,谁还能去救那些死去的人?

看着这白骨戚戚的蛇头,我心里脑子里,一点什么东西都冒不出来,缓了好久,这才对柳龙庭说:“她,她死了?”

旁边的妖兵听到我说这话,转过头来看我说:“确实是死了,我们将这山体炸开的时候,已经发现了女娲,从我们将山体炸开到现在,她纹丝不动,已经没有了生命的迹象。”

这话,差不多要将我说的绝望了,好不容有了个好的办法,也是唯一的一个办法,而女娲竟然死了,她能创造生命,为什么不能延续自己的生命?怎么会死呢?

柳龙庭听完妖兵说的话之后,抬头看着很远处的那条青色的巨蟒,盯着看了好一会,我站在柳龙庭的旁边,看着柳龙庭看那蛇的眼睛,眼神十分凌厉幽深,像是能看穿那蛇的五脏六腑似的。

“她还没死,正好相反,她是在新生。”

柳龙庭说着这话,转过头来看我。

“新生?”我又抬头看向远处的那条大蛇。

“应该准确的来说,她正在慢慢得恢复自己的肉身,她身的肉,是已经新长出来的,现在只剩下头的部分,还没有长出来,不过也快了。”

“那这么说的话,只要这大蛇身的肉全都长其了,女娲能活过来吗?”

“那不一定。”柳龙庭转头对我说:“这具蛇身,如你从前的尸体,需要魂魄的注入,才能驾驭身体,而这大蛇也只是一副空的躯壳,她的魂魄已经转世投胎,只有她的灵魂醒悟,才能归位,她才算是真正的活了过来。”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