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似曾相识/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五百一十九章:似曾相识

“柳龙庭,有东西钻进你的身体里去了!”我出于自然反应,赶紧的朝着柳龙庭大声喊了一句,而柳龙庭可能是在我喊了他之后也感觉到了身体的不适,从我身翻身下来,只见一只有手臂粗细的大蛇,在柳龙庭身的皮下肆意窜走,这蛇游走的皮肤,瞬间变黑,柳龙庭身,瞬间多出来了无数条一杠杠的黑条子,我躺在他身边,看的触目惊心!

而柳龙庭这时也像是十分痛苦,根本也没来得及跟我说话,在这大蛇游到他胸口的时候,直接向着他的胸膛处一手劈下去,将这大蛇在他的皮肤下劈成了两半,一大股乌黑的鲜血,瞬间从柳龙庭的胸口爆了出来,溢满了柳龙庭身的大面积皮肤,一道道的流在了我们身下的被辱。

“这是什么?”我问了句柳龙庭,赶紧起身穿好衣服,虽然柳龙庭已经将这黑蛇打死在了他的身体里,但是他身被黑蛇游走过的痕迹并没有因为这条大蛇的死而消退,反而是因为这条蛇死在了柳龙庭的皮肤下,在蛇死的地方,柳龙庭身皮肉也从这条死蛇四周开始溃烂。

柳龙庭现在似乎很痛苦,听我问他话,一时间也回答不来什么,是叫我去找柳烈云来,叫我快点。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柳龙庭慌张成这幅模样,虽然我挺不喜欢他,但是现在也还没到杀他的时候,于是听了他的话,赶紧的去找柳烈云,并且在去找柳烈云的路,我心里想着刚才涌进柳龙庭身体里的黑蛇,这条黑蛇,像极了柳烈云下午给我做的那条黑蛇,我猜想应该不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吧,这条黑蛇,难不成刘烈玉不是用来害我,而是借助我之手,来害柳龙庭的?

当我脑子里冒出这个想法之后,大吃了一惊,都不敢相信我自己所想的,如果柳烈云真的是想害柳龙庭,那我现在去找柳烈云,不是柳烈云的帮凶了吗?

我停住了脚步,心想回去要不要告诉柳龙庭这件事情,毕竟我的心还在柳龙庭这里,要是他真的死了,那我的心还怎么拿回来?

原本我还有点想救柳龙庭,但是当我想到这里的时候,心里忽然之间豁然开朗,如果真的是柳烈云想和柳龙庭自相残杀,那我岂不是坐收渔翁之利?我不知道柳烈云会怎么把仇恨记在了柳龙庭的身,但是如果她真的想杀柳龙庭的话,我可以组他一臂之力,只要柳龙庭死了,我能把我的心脏和我的法力全都从柳龙庭的身拿回来,那样的话,我不用再受他的压迫!

考虑清楚后,我还是向着柳烈云的房间急匆匆的走了过去,喊了柳烈云一句,跟她说柳龙庭身体里爬进了一条黑蛇,现在柳龙庭叫她过去。

当柳烈云听着我平静的语气的时候,竟然立马表现出了一抹惊慌,满脸的不可思议,问我说龙庭怎么了?

看着柳烈云这演戏的模样,我心里觉得好笑,跟柳烈云说:“你别装了,柳龙庭身体里怎么钻进了一条蛇,你自己还不知道吗?”

我这么一说,柳烈云原本对我惊慌的脸色,顿时对我冷了下来,赶紧的转身回屋,抱起一个大罐子,急匆匆往着柳龙庭的房间跑了过去。

我看着柳烈云这模样,觉的她真是搞笑,敢做不敢当,她还难不成还怕她害不死柳龙庭不成?

我跟在柳烈云身后回去,在我到房门口的时候,柳烈云已经在给柳龙庭药了,从她刚才抱来的那个大罐子里掏出一块块像是黑泥的东西,一点点的敷在柳龙庭身的伤口,叫柳龙庭忍着点,然后又问柳龙庭怎么会有乌蛇钻进他的身体里呢?这种蛇不是早在他们长白山灭绝了吗?

看着柳烈云假惺惺的模样,有些时候,人的改变,真的只需要一夜间,或者是一瞬间,柳烈云现在连自己的亲弟弟都害,变得跟柳龙庭没什么区别了。

“没什么,估计是白天去了什么不该去的地方,把这东西给染身了,二姐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加你有灵丹妙药,保我这条命还是可以的。”

柳龙庭虽然这话说的平静,但是语气里还是带出一丝丝的颤音,像是忍着巨大的痛苦在说这话似的,而柳烈云听着柳龙庭说出这些话来的时候,特别是听到柳龙庭说他们是一起长大的时候,也不知道是真还是假,眼泪瞬间掉落了下来,好久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默默的给柳龙庭药。

我在一旁看的有些怪,总觉的柳烈云和柳龙庭之间的关系变得有些微妙,而在柳烈云再给柳龙庭擦完了药之后,对柳龙庭说了一句:“三弟,是姐姐对不起你,我活着太痛苦了,你杀了我吧。”

从柳烈云嘴里说出这句话来的时候,我想莫非是她已经知道了柳龙庭杀了幽君的事情?尽管我并不知道幽君是不是真的死了,但是这些时间他一直都没有出现,这让柳烈云认为是柳龙庭杀得,也不住为过。

我想听听柳家这两姐弟会说出什么一番真心实意的话来,但是柳龙庭在听完柳烈云说这话之后,抬头看了我一眼,叫我出去一下,他和柳烈云,有事情要说。

这是什么事情?还要瞒着我,只不过我现在什么话都得听柳龙庭的,他说什么便是什么,于是我走出了房间门,并且把房门给关了。

不过我也应该猜的出来,柳烈云这次,确实是想害柳龙庭,但是她也不是傻子,听出来了刚才柳龙庭话里有话,以为柳龙庭已经知道这件事情是她做的,毕竟刚才我和柳龙庭提起过说柳烈云给我喂过蛇汤,虽然柳龙庭表面说不信,但是从他后面的处理方式来看,恐怕他那时候早知道了我说的话是什么,并且不想让我知道柳烈云和他的关系,所以才会否认我的话,现在又把我给叫出来。

想到这里,我心里是万分无语的,柳龙庭他心里走的每一步棋,都难以捉摸,连一件家庭琐事,要是我再愚蠢点,我都有点捉摸不透,不过既然柳烈云对柳龙庭起了杀念,肯定不是柳龙庭一番话语能说通的,柳龙庭杀了她大哥,又杀了她老公,这种大仇,越是最亲的人做出来的,怨恨越强大,看来以后,我不是孤身一个人对付柳龙庭了。

现在我站在外面一个人不知道干啥,于是想去看看娇儿和龙腾睡的怎么样,孩子和大人还是不一样的,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龙腾和娇儿,会永远的像是现在一样无忧无虑,不考虑大人的恩怨情仇,也不用活的像我们这般艰辛。

我到娇儿房里的时候,娇儿小小的身体窝在被窝里,刚刚睡着。

我也没打扰他,现在也将近零点了,我转身去龙腾的房里,想看看龙腾有没有把被子踢下来,不过说到龙腾,他最近对我的态度真是有点怪,看着我一直傻笑,那种笑的感觉,像是我们从前在很久之前认识了一般,但我细细的清理的脑子里的记忆,我前世确实也不认识这么一个孩子啊!

想着这些,向着龙腾的房间走过去,还没进门,看见龙腾的房门空掩着,我稍微推开了些门,往房里一看,只见龙腾的床空空如也,被角翻起,龙腾不见了!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