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二章:挨打/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五百二十二章:挨打

那条大蛇,是女娲的本体,而这本体却在呼唤龙腾,并且还能超控龙腾的意识,或者根本没是说,两者之间已经产生了共鸣。

看着龙腾,他说完话之后,还是在冲着我笑,他对我的反常,是我的魂魄生出了肉身之后才开始变得,也是说龙腾潜意识里,应该还有自己的记忆,这个记忆对我有感觉,所以他会忍不住的对我笑,不过……。

既然龙腾真的是女娲的转生的话,那龙腾,是不是能救这个天下所有即将要死去的人了?

我拉着龙腾,在我的膝盖坐下来,然后问龙腾说:“那你去过那个地方多少次啊?”

龙腾这时候也乖巧,我问他什么也答什么,靠在我的怀里歪着头想了一会,跟我说:“是我看见小白姐姐觉的特别亲切的时候,开始半夜自己去那个地方了,早又回来。”

那个时候,应该也是我变回女曦的时候,也是柳龙庭放出妖邪吞噬凡间人类的时候,而我们看见的女娲的尸首,她身的肉是新长出来的,她身的新肉,很有可能是因为龙腾而生长出来的。

“那你还记得你去见那条大蛇后,做了什么吗?你好好想想。”

我这会像是拐骗小孩子的大人似的,语气能温和温和,希望从龙腾的口,知道更多有利于我的话来,包括我听见龙腾昨天晚念得那个咒语,那个咒语,一定是让女娲本体复生的关键,因为想救活所有人,必须本体复活,转生只是另外一个身份,救这个天下的,也只有女娲。

但是这会,我再问龙腾的时候,龙腾想了想,但却是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摇了摇头,对我说不知道,他也忘了他在做什么。

龙腾说不出来,我自然也不能逼着他,没办法了,只能让他一个人去玩,我在想我要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柳龙庭,从前的很多事情,似乎在我的记忆里消失了,但是柳龙庭他所有的记忆都还在,他指不定知道的我多。

现在我估摸着柳烈云给他药也的差不多了,其实如果换做是从前,是从前我还爱柳龙庭的时候,我一定不放心柳烈云给他药,柳烈云用这么厉害的东西对付自己的弟弟,难免保不准她又会下手,但是这会,我想柳龙庭身也有这么多的功力,一下也不是这么容易死的,只要他撑在女娲复活之前没死,那其他的,也不关我的事情了。

我进门找柳龙庭时,柳烈云已经从屋里出来了,正好看见柳龙庭召进来了一个妖邪,听见柳龙庭在问那妖邪昨晚女娲的妖形,有没有什么变化?

柳龙庭的话语还是较淡定的,一边慢慢穿着件银白色的长袍,一边背着身问地跪着的妖邪,他高大的身姿和地跪着的丑陋妖邪起来,这一瞬间,高贵圣洁,姿容清丽,虽然病恹恹,但却宛如一个不食半丝人间烟火的神明。

“禀告神皇,女娲之身,并没有任何的变化。”

“没有?”柳龙庭转过身来,眉头皱了一下,这一转身,也看见了我,于是把眉头给放了下去,然后再对这妖邪招了招手,叫他下去吧。

妖邪一个转身,变成一道黑气,消失在了我的眼前,而柳龙庭见我回屋了,问我说刚才去哪里了?本来有事情要找我,发现我没在。

“刚才我去找龙腾聊了会天,你有什么事情找我?”

柳龙庭现在还受着伤,也不知道他是因为受伤而语气变得弱了下去,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他跟我说话的时候,语气特别的温和,温和的像是能一击碎似的,他的语气弱,我也没咄咄逼人,说话的时候,也平静了一点,现在看着他这幅半死不活的样子,要是他是个人的话,我都能断定他没几天可活头了。

“我想找你说说女娲的事情,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应该是怀疑龙腾是女娲转生吧。”

柳龙庭一句话,把我心里纠结了这么久都不敢相信的话,说了出来,他一将话说出口,我立马抬起头,问了下他,他怎么知道的?不过在我说出这话之后,想到柳龙庭平时本身是极度聪明,城府又深的人,他知道龙腾是女娲,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于是我在问完他之后,又补充了一句:“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要等龙腾直接把女娲唤醒吗?”

“依靠龙腾的力量,他是唤不醒女娲的,他身只是有女娲的一缕魂魄,但是让死物复活,得有很强大的力量,才能让女娲苏醒。”

强大的力量,现在拥有强大的力量的,也只有柳龙庭和天帝,天帝他已经丧心病狂了,根本不可能用他的法力让女娲苏醒,那么只有柳龙庭了,可是柳龙庭现在又受了伤,他也没办法使用出他的力量,来配合龙腾,一起将女娲复苏。

“那你的病能快点好吗?”我问柳龙庭,如果他身的病能快点好的话,恐怕我们也能早点救活女娲,不会有人,再死于造物鼎之下。

在我问完柳龙庭这话之后,柳龙庭一时间却没有再回答我,我心里生怕柳龙庭反悔,于是提醒柳龙庭说是他说要帮我救所有人的,现在他不会是想反悔吧。

我说的毫不客气,柳龙庭听我说这话,转头看了我一眼,忽然不继续这个问题了,问我吃了早餐吗?并且叫我给他再披个外套,扶他去洗漱。

听到柳龙庭说这些,一时间我心里真是有点急了,但是再急也没办法,主导权在柳龙庭这里,他拿了我所有的精气,让我根本不能自己去助女娲一臂之力,现在我要求他,而他却对这件事情一点都不心的模样,只能让我干着急。

“不扶,你自己去吧,我告诉你柳龙庭,如果女娲没有活过来,凡间那些人都死了的话,那我们也再见吧,我不要我的心了,我也去死,死了今后再也不会再看见你了,想到有这么一天,我都忍不住的心里暗自开心!我终于摆脱你了。”

现在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我的狠话,也不受控制的对柳龙庭说出口,也不伸手去扶柳龙庭,而柳龙庭估计是站累了,靠着他这虚弱的身子,也没办法走到大厅去,于是扶着桌子在椅子坐了下来,见我着急了,跟我说:“你先给我点时间,我答应过你,一定会帮你的。”

“那两天之后,你能帮我把女娲弄醒吗?”我现在只想要一个确切的答复,虽然我不信任柳龙庭,但是他好歹也要给我一句承诺,我也好守着这份承诺等着时间过去。

可能是这次的事情较大,大到连柳龙庭自己也不敢确定,他犹豫了好一会,才缓缓张开唇,对我说:“还不确定。”

柳龙庭的这句不确定,立即将我的希望掐灭了一半,他是玩我吗,逗我开心吗?

我顿时对柳龙庭冷笑了一句,跟柳龙庭说:“你不是很厉害吗?不是会未卜先知吗?为什么还不确定,是因为你怕你将你的力量用来复苏女曦后,我会杀了你吗?我告诉你,算是你厉害的很,我现在,也是每时每刻的想杀你!我跟你在一起,每一刻都觉的恶心!”

对柳龙庭压抑了很久的怨恨,忽然在这个时候,全都爆发了出来,我将我心里所有的话,全都在这种时候全都冲着刘龙庭说了出来,而我气焰正在盛头的时候,我们房门忽然被打开,柳烈云见我在骂柳龙庭,向我走了过来,直接在我的脸扇了一个巴掌,怒斥我说:“要不是因为你,我三弟怎么会落魄成这德性!”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