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三章:以命换命/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这忽如其来的一巴掌,让我一时间都惊呆了,从小到大,都还没有人敢这么大打过我,哪怕是前世,也没有人这么对待过我,柳烈云这一巴掌,立即就把我给打懵逼了。

我抬起头,直愣愣的看着柳烈云,她看着我的眼神,都像是能从眼睛里喷出火来把我烧掉那般,不过她也并没有瞪着我看多久,而是转身去安慰柳龙庭,叫他别理我,我就是个疯子。

我是疯子?这话说出来,让我自己都觉的搞笑,柳烈云她有什么资格骂我,就是因为我现在骂了几句柳龙庭,她就心疼柳龙庭了吗?想到她自己还通过我算计柳龙庭,她还有什么脸打我关心柳龙庭?

“因为我什么?我和柳龙庭的每一笔交易,都是他心甘情愿的。他什么样子也是他自找的,与我何关?你不要把什么屎盆子都往我头上扣,柳龙庭他变成这样,不是你害的吗?要不是你骗我吃蛇,把他害成这样,他现在也不至于沦落到被我骂的地步吧。”

人将至死,所言无惧,柳龙庭若是不出手,恐怕女娲就不能恢复原身,这所有从前被妖邪吞噬的人,就全部要死去,天帝就算是再用造物鼎造出一个富丽堂皇的人间,那又怎样,这个人间是女娲的后代一代代繁衍下来,历经多少年代,才有今天的繁华,没在最磨难中灭亡,而如今却要在这繁华里无声无息的死去,可能是我自己也成为过人,所以我不希望看到这种场景,如果那些人活不过来,我活下去,也将会没有任何的意义,造物鼎重造人间的时候,无数人死去的同时,我也愿意随着他们灰飞烟灭。

柳烈云听我说着这些话,也不知道是被我骂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眼眶里的悲伤,瞬间就溢了出来,唇瓣微微张开,像是想对我说什么,但却又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看了我一会,然后又转头伸手抱住了柳龙庭的头发,伏在柳龙庭的脑袋上轻声的哭泣。

我知道我现在是在气头上,看着柳烈云忽然哭了,虽然她刚才打了我一巴掌,但是我心里也没有多记恨她,只是一时知道了柳龙庭不肯帮我,心里急的都快失去理智,现在看着我眼前柳烈云和柳龙庭这幅难姐难弟的模样,即便是我心里知道我这会应该和他们好好把话说清楚,但是我还是控制不好我自己的情绪,我怕我把事情越弄越糟糕,于是转身,直接向着大门外跑了出去,我需要冷静一下。

当我走在林间的时候,我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柳烈云要将错误怪罪在我的身上?是想洗清她自己害了柳龙庭的现实,还想和柳龙庭好好的当姐弟吗?

我觉得这种可能性十分小,既然她当初打算要害柳龙庭,那就根本就不想和柳龙庭生活也不想认柳龙庭这个弟弟了,而且柳龙庭是什么人,聪明的很,她耍这点小把戏,她就会认为柳龙庭看不出来?

此时我的思维好混乱,加上又绝顶失望,这林间有风吹来,吹过来的都是凡间死亡的气息,和腐烂的味道,这世界上有多少人,要死去一半,今后那些活着的人脚下的土地,都是用人肉堆压起来的!

我向着昨晚龙腾呆过的那个山崖走过去,站在山崖上,我能看见对面的那条百米长的的大青蛇,还卡在岩石的缝隙中,全身的的肉都已经长满了,只剩下那个光秃秃的大头,白骨森森,而龙腾之所以会在念咒的时候会昏倒,恐怕也是他的能力,已经再也无法使这个大头长出来,世间万物,头乃至尊,龙腾修行尚浅,根本就没有这么大的力量来长出女娲的头颅,而令女娲苏醒。

如今我都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怎样才能完成我千年以来的夙愿,怎么样才能救治这个凡间,我在变回女曦之前,我也是人啊,我是白静,活在一大群脆弱的人群当中,我清楚他们的想法,心愿,可是到了现在,任何想法都变成了须有,心愿也会随着肉体死去……。

在我内心的绝望一阵盖过一阵的时候,林子里起了风,这股风很是异常,像是从四面八方飞过来的,又像是从我身下的山崖下窜出来的,当我转头四处寻找风向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个人停在了我的身后,并且这个人的出现,让我感觉十分的不舒服,我想回头看看是谁,但是还没等我回头呢,一只冰凉的手就掐住了我的后脖子,跟我说:“别怕,是我。”

这声音,低沉又蛊惑,并且话里的字字语气里,都带着点轻蔑的笑意。

——是幽君的声音!

当我脑子里冒出幽君的名字的时候,我瞬间都有些紧张,我见他最后一面,是把他骗去见柳龙庭的时候,难道柳龙庭真的就没有杀他?

“怎,怎么是你?”我问了一句我身后的幽君。

而听我说这话之后,幽君也松开了卡主我脖子的手,站在我身边,转身看向还陷在岩石缝里的女曦,回了我一句,跟我说:“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奇,我怎么还没有死。”

我抬眼看向幽君,他此时的打扮,还是这么阴暗,一头乌黑如缎的头发,就披散在肩上,眼睛清澈,也不知道他是在练什么邪功还是什么,从前那双鲜润的唇瓣,此时已经紫的发黑,身上还是穿着一身玄色长袍,和从前的穿着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这玄色的长袍里,夹带着丝丝缕缕绣用金线绣成的图腾,有了这些金丝的衬托,倒是让人觉得他一下忽然就尊贵了很多。

“是啊,好气的很。”我平静的回答幽君。

而幽君此时也淡定的很,迎着悬崖上刮过来的大风,大风将他的头发吹散开来,有几丝缕缕落在了我的肩上。

我伸手把幽君落在我肩上的长发拨了下去,幽君转头看了我一眼,笑了一下,跟我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杀我,柳龙庭他输了,他根本就杀不了我。”

听着幽君说出这么盛气凌人的话,我心里忍不住嘲笑了他一声,嘴上也把对他的嘲笑说出来,问他说:“因为你的几个兄弟在你的身体里,所以你就有几条命是吗?所以杀不死你。”

幽君听我这么说他,也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对我说:“你知道柳龙庭为什么不帮你吗?”

幽君是怎么知道我和柳龙庭之间的事情的?

我有些惊讶,但是这种事情他知不知道都无所谓,更何况,我都不知道的事情,幽君又怎么会知道,不过我倒是有点兴趣想听幽君是怎么跟我解释的,于是就对幽君说:“那你说说他为什么不想帮我。”

“因为这女娲已经死了,就跟你一样,尽管你前世是女曦,九重天帝,拥有无边的法力,但是那又怎么样?你现在活过来的你,还是另外的你,而不是从前的你,这个世界上,每个人的身份只有一次,包括神和妖,这女娲也不例外,这个世间,也只有一个女娲,只有那具困在悬崖里的尸体,才是女娲,只有她能救活那些死去的人。而想让她复活,不仅要有强大的力量,还要以命换命。”

“以命换命?就是如果柳龙庭要复苏女曦的话,就要牺牲他自己?!”

我有点惊讶:“什么意思,不是只要将魂魄归位就可以吗?”

“魂魄归位,只是其一,女娲是生命之神,想让她复活,还需要祭献,需要万年妖魂的祭献,才能复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