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命运的掌控/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五百三十八章:命运的掌控

我不知道的柳烈云是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情,还是她只是安慰她自己柳龙庭还能活这么久,但是不管是哪种原因,柳龙庭的寿命摆在这里,他归墟里能使他复生的圣泉,早已经被摧毁,如果他这次一死,那便是魂魄飞破散,化作烟尘。

这个世界,没有最永恒的东西,永恒的东西,都会随着时间而消失不见,如人,也如爱。

此时我内心无复杂又惆怅,来都来了,也想再看看柳龙庭最后一面,当我慢慢走到柳龙庭得的床前时,看见的并不是柳龙庭从前那张英姿勃发的脸,而是人脸蛇皮,肌肤灰白色,看起来像是已经死过有一段时间的人一般,只不过是尸身还没有腐烂肿胀。

他现在这幅模样,根本没有办法再幻化成人形,但是他此时却又是以人形的姿态出现在我的面前,看着柳龙庭的脸,虽然他的脸已经在妖变,但是五官还是清晰可辨认的,还是我熟悉的眼睛鼻子嘴唇,这些,让我忍不住想起我们从前的一切,从几万年前开始他教我法力,我替他办事,到后来我们在人间因为计谋而产生感情发生关系,恐怕在前世,我都没有想象过我和柳龙庭会进展到今生这种地步,相爱又相恨,可是要是柳龙庭死了,我们连相互憎恨,也不会再有了。

“柳龙庭。”我忍不住喊了一句柳龙庭,尽管我心里一遍遍的在强调他的生死与我没关系,但是我还是控制不住我自己的行为,想喊柳龙庭,想听他说说话。

只不过现在柳龙庭已经病入膏肓,算是我喊他,他也没有半点反应,我将手向着他的脸伸过去的时候,触摸到手心里的肌肤,也是一片冰冷。

摸着柳龙庭冰冷的脸,我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逐渐的向着我的心脏外面流逝了出去,把我原本整颗被塞满的新,全都流空了!

这种感觉让我十分的不舒服,开始莫名的心慌心急,柳龙庭是不是真的要死了,他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去死了,他死了谁还跟我斗,他死了我还能恨谁?!

想到这些,我开始慌乱,于是伸手推柳龙庭,叫他赶紧醒过来,女娲好不容易把他的尸身当成是礼物东给了我,那他是我的东西,没有我的同意,他不能死,这个世界的古神,和我有点关系的只有他了,如果他死了,那我以后连个说话叫骂的人都没了……。

我不断的和柳龙庭说着这些话,也不断的用手推着柳龙庭,但是根本丝毫都没有效果,柳龙庭根本没有因为我的推搡而睁开眼睛,也没有因为我对他的喊骂而醒过来。

我推的实在是累的不行了,最后无力的弯着腰,坐在柳龙庭的身边,眼睛一直都盯着柳龙庭看,窗外有猫头鹰咕咕咕的叫声传进屋子里,这股叫声,听起来十分的刺耳,像是催命的鬼一样,不断在我耳朵里发出让柳龙庭赶紧死的声音,我不能让柳龙庭这么死了,他别想指望我会帮他照顾他的家人,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鬼才愿意背起照顾他家人这么大的重担,他想的美,想死了一了百了,那我偏偏要让他活着,活过来看我是怎么风光的嫁给幽君当帝后的!

“柳龙庭,你不会死的,本我想与你一刀两断,但是想想和你一刀两段之后,我今后活着,也没了别的意思,既然柳烈云说你还喜欢我,那我让你看着我是怎么嫁给别人的,我跟你在一起这么久,你除了阴谋诡计,都没有想过要娶我,既然你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娶我,那我嫁给别人,我要告诉你,我也并不是这一辈子,心甘情愿的非你不嫁……”

我心里一直都对柳龙庭根本不想娶我的事情耿耿于怀,现在对柳龙庭说完这些后,心里这才爽了起来,我以为我真的会原谅他,能和他以后井水不犯河水的相处,但是当我再次看见他的时候,我心里的这种想法完全没有了,我不可能会这么心甘情愿的放下从前的一切,说我神经病也好,固执也罢,既然柳烈云这么希望让柳龙庭活着,那我让柳龙庭再活过来,只过活着,才会感受到每一刻,每一分每一秒的痛苦。

当我心里产生出想报复柳龙庭的念头的时候,才转身向着门外走了出去,娇儿现在在门外等我,见我出来了,赶紧的向我迎了过来,问我说她三哥还有救吗?

我低头看了娇儿一眼,没点头也没摇头,对她说叫她把她二姐叫过来吧,我同意救柳龙庭了。

娇儿听到我说愿意救柳龙庭,顿时开心了起来,赶紧的去叫柳烈云了。

而我看了眼柳家这破烂的房子,随即一挥手,一座跟从前一模一样的大宅院,出现在了我的眼里。

之前幽君给我的法力,是为了让我祭献给女娲的,这股法力异常的强大,强大到我把柳家变好,根本不用费吹灰之力。

柳烈云在被娇儿叫过来的时候,是急匆匆的向我赶过来的,听到我说愿意救柳龙庭的时候,激动的连别的话都说不出口,只是一个劲的对我说谢谢,谢谢我救龙庭,谢谢。

我的眼睛里,满是柳烈云激动的感激我的表情,而她感激着感激着,眼里有眼泪汹涌的掉了下来,到最后,是任何感谢的话都说不出口了,只是哭。

娇儿看见柳烈云又哭了,可能也是习惯了柳烈云最近一直哭,也没感到大惊小怪,使唤龙腾去给柳烈云拿手帕来,二姐又哭了,说着还安慰柳烈云说我都愿意救她三哥了,三哥活过来什么都好了,叫柳烈云别哭了。

我知道柳烈云她是在哭什么,她这会已经不是在哭柳龙庭了,而是在哭她自己,是她自己亲手把别的女人,送到了他老公的床,当他老公的新娘,而她又深爱幽君,这种痛苦,我没经历过,恐怕只有柳烈云一个人能懂。

当我已经答应下来要救柳龙庭之后,柳烈云叫个仙家,让仙家去帮她去给幽君送信,我还在想柳家都没落成这幅模样了,那里还有仙家会听从她的使唤,不过当我看见那个仙家的时候,有点意外,竟然是黄三娘。

此时看见黄三娘,似乎一切又回到原来,这时间倒退三年,只对人间的人有所影响,随着柳龙庭快要病逝,黄三娘似乎也不从前青春活力,本来我还想多和她说两句话,问问她是去哪里了,但是黄三娘似乎并不想与我多说,接过柳烈云的口谕之后,变成一直黄鼠狼,消失了在了柳家。

现在我们开始筹备我要嫁给幽君的嫁妆之类的了,我不想因为这种事情,而打扰到奶奶,于是为了让我方便出嫁,柳烈云当场和我拜了姐妹,让我把柳家当成是娘家,幽君来接亲的话,来柳家接亲。

在黄三娘去将这件事情禀告幽君之后,幽君也很快传来了消息,他定的婚期很快,在三日之后,想必也是想急着结婚,借着我从前的威望,加固他的统治。

我对这些并不感兴趣,值得讽刺的是,我今生所嫁之人,都不是我所爱的人,而柳龙庭也从来没有娶过他真心想娶的人,我不知道这是命运的捉弄,还是这命运是在柳龙庭的手掌控,等他重新活过来,我和他之间,可能不再会有任何的瓜葛。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