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早朝/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五百四十三章:早朝

柳烈云来了?是带着柳龙庭一起过来让幽君帮他治伤的吗?

听到柳烈云来了,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而幽君对柳烈云的到来,并没有感到多大的吃惊和意外,直接对这兵将回了一句:“让她等着吧。”

说完打算走。

现在这种时候,宫门之外都来进宫面见幽君的仙臣,柳烈云站在宫门之外,一个堂堂的帝君夫人,被这样对待,幽君竟然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于是在幽君刚将这话说出口的时候,我赶紧的扯了一把幽君的袖子,跟他提醒了一句柳烈云是他迎娶过的妻子,是他的人。

幽君也不傻,听我说这话,这才似乎想起来让柳烈云在外面等着确实有些不好,堂堂一个帝妻,怎么能让来来往往的仙人在宫门前随意相看,于是又继续安排下去,对这兵将说先去把柳烈云请进宫,安排在偏殿,让她们先休息。

兵将接到幽君的口谕,给幽君行了个礼,转身便走了,而幽君见我刚才提醒了他,正好这后宫去大殿还有段距离,于是幽君对我说:“刚才真是夫人考虑的周到,这若是让那些臣子看见柳烈云在外面干等着,岂不是有伤我的脸面。”

看来幽君还知道,虽然我不喜欢幽君,但是一码事情是一码事情,况且我也只是心疼柳烈云,根本不想为幽君做什么。

我敷衍了两句幽君,跟他说是我应该做的。

“夫人从前贵为天帝,知道的礼仪规矩,要我所知道的多,今后还有请夫人多多指教,指教我这个刚任的新萌,如何当好一个帝王,为夫的未来发展,会不会被人嘲弄,全都指望夫人了。”

幽君这话说的,让我一时间都找不到反驳他的的话来,他竟然还开始恭维我,如果此时不是见他的真人在我的面前,我简直不敢相信,这真的是幽君,而幽君此时见我一副看着他目瞪口呆的样子,笑着看我,一手背在他身后,另外一只手拉过我的手心,向前走过去。

看着幽君这性格大变的模样,我甚至想到了是不是他已经完成了他的愿望,所以人都变得和蔼了起来,如同他从前当山神时候的模样,那时候他虽然凶残,但却性格也祥和,难不成幽君经历过这一番事情之后,又变回了原来的模样?

都说人是善变的,连幽君也是善变的,在达到了什么高度,过了理想的生活,随之暴露的,是自己的本性,原先我还担心幽君会以暴制暴,但是现在看着他这模样,我想他应该不会傻到用这种措施。

在进大殿之后,朝已经占满了仙家百官,这些站在朝堂之下的仙家,我全都认识,全都是之前天庭里的仙人,也是之前我从归墟里救出来的那些仙人。

在幽君带着我朝堂之后,虽然那些仙人昨天已经参加了我和幽君的婚礼,但是今天看见我和幽君一起来的时候,还是有些惊讶,而在这些人里面,我没有看见凤齐天和洛神,倒是看见了人帝,人帝和几个看起来面孔很新的新神,站在最前面的位置,手里端着圭牌,见幽君带着我已经坐在帝王之位,所有的天仙全都向着幽君纷纷跪下,口里喊着幽帝永昌。

这浩大的声势,恐怕算是在之前天庭人帝朝的时候,也没这么隆重和声势浩大,我在幽君身后的珠帘里坐着,毕竟我现在还不是帝后,并且又是女人家,不能直面面对仙官,这跟人间古代的制度是一样的。

幽君虽然任不久,但是我在后面听他议事和下决定,根本不像是一个从卑贱的妖怪忽然做了帝王的那种莽撞,反而十分理智,事情的分寸拿捏的十分精准,连我从前了一两万年的朝,都做的与现在幽君差不多。

听着幽君说天下局势分析和今后的发展预算,我简直都难以想象,他之前真的只是一个修炼了几千年的妖怪,只在地面当过几千年的山神,还是被施舍的职位,他这幅模样,更像是从前是一个帝王,或者是已经有了十分丰富的临朝经验,不然换做是任何一个人来,忽然掌管这天下,难免会有紧张或者是漏洞百出,毕竟幽君能走到这个位置,不是靠他一步步的将这天下打下,而是使用阴谋诡计得来的。

我从幽君朝,听到他下朝,当所有的仙官都退朝了之后,我也从后面的珠帘里走出来,幽君在等我一起走,问我说他表现的怎么样?有没有帝王的霸气与魄力?

其实抛开一切的话,我确实是想夸幽君,但是我又感觉我有点不适合夸他,于是问他说他是怎么习惯过来的?

“一坐在这个位置,我习惯了,可能这是天赋异禀。”

也不知道是幽君跟我开的玩笑,还是说真的,这世界哪里还有这种天赋异禀,只是如果不是天赋异禀的话,那幽君为了坐这个这幽帝的位置,肯定在背地里吃了不少苦,想要人前显贵,人后必须受罪,况且幽君明明有操控着造物鼎,他偏偏能倚靠造物鼎的力量胡作非为,也没人能管的了他,可他偏要靠他自己的能力,打算创建这个天下,看来他的心,似乎已经定下来了。

我不知道这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这个天下需要明主,而幽君目前看起来是,起码他柳龙庭和之前的天帝要来的好,不会生硬的去扭转这个世间我万物定律,而是根据万物定律,来创造谋福这个世间。

可能是幽君这点有点感染我,让我看起他来,也没从前那么讨厌,话也愿意和他多说两句,和他探讨今后他打算怎么共建人间和如何管理三界,制定新的制度。

和幽君说的还算是投缘,不过我心里也着柳烈云还在等我们,于是提醒幽君我们现在要去见柳烈云了,他答应的,最好是别忘了。

我嫁给幽君,是为了让幽君救活柳龙庭,这个世界,也只有幽君一个人才能救活柳龙庭。

幽君也没有食言,原本我是不想和幽君一起去见柳烈云的,嫁给了柳烈云的老公,想起我昨晚还和幽君睡在一起,那些甜言蜜语和亲吻,让我想起来觉得对不起柳烈云,不过我又怕幽君对柳龙庭耍什么心眼,于是跟着幽君一起去见了柳烈云。

当我再次见到柳烈云的时候,她正坐在椅子,才不见一个晚,我觉得她似乎又憔悴了很多,她现在看见幽君和我从殿外进来了,赶紧的从椅子站起身来,给幽君行李。

这个世界,最遥远的距离,恐怕不是生和死,而是自己的丈夫在自己的面前,而自己却还像是个下人或者是陌生人一般,遵守一切莫须有的礼仪。

“起来吧,以后不用这么拜我了,过几天我封你为后,你自己可有这个意思?”

柳烈云听到幽君说这话的时候,顿时愣住了,像是一个木偶般僵在原地,等反应过来之后,神色逐渐的变得有些激动,但是依旧是不敢相信的问了一句幽君:“幽帝为什么忽然想封我为后?”

“我也不想,这个后位是曦儿的,是她怕我对不起你,昨晚她磨了我很久,我这才答应给你册封的,你要是想感谢的话,感谢曦儿。不过我答应你的事情,还是会为你办到的,让柳龙庭出来见我吧。”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