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四章:活了过来/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幽君快言快语,似乎一秒钟都不想继续再在这里呆下去,而且他说的话也挺有意思,像是故意强调似的,什么是我磨着他说他才答应的,这让原本脸还露出些惊喜的柳烈云,听到幽君说这话之后,神色瞬间暗了下去,转头看向我,眼神十分复杂,又难过。

我迎着柳烈云的目光,想到幽君原本是她的丈夫,而我现在鸠占鹊巢,夺了原本属于她的位置,我内心也有些愧疚,不过愧疚归愧疚,毕竟这件事情也是柳烈云自己来求我的,在柳烈云看着我的时候,我脸也没多少表情,跟她说:“这是你应该的,你是正房,我算小,你要是愿意的话,以后搬来九重天,和我们一起住吧。”

我说这话毫无感情,而柳烈云听我说完这话之后,像是也认命了,点了点头,对我说了声谢谢,然后从她宽大的衣袖里掏出个锦盒,将盒子的慢慢打开,一股黑气从盒子里冒了出来,只见这锦盒里的绸锻,直挺挺的躺着一条还没筷子大的小白蛇。

这条小白蛇浑身下都在冒着黑气,这股黑气里面还带着丝丝腐烂的味道,整只小蛇的身体,现在也在开始腐烂,这还好是我并没有过多的犹豫答应了嫁给幽君,要是我再拖延几天,恐怕柳龙庭的的性命已经难保,不过这会柳龙庭的情形,虽然严重,但只要幽君肯出手的话,他也还有救,毕竟在这个世界,只要拥有造物鼎,能创造出一切,包括人的灵魂。

其实我很不明白,在前世的时候,这么厉害的东西已经在我的手了,为什么我还要对柳龙庭穷追不舍,拥有这造物鼎,等于拥有了这个天下,为什么我还要在乎柳龙庭的死活?

幽君此时正坐在殿里的大椅,见柳烈云已经将柳龙庭拿了出来了,现在他法力巨大,只是随随便便的看了装在盒子里的小白蛇一样,已经知道了具体的情况,于是对柳烈云说:“看来这柳龙庭,伤的不轻啊,不过倒也真是多亏了柳龙庭,如果不是他现身给女娲,先复活了这凡间的人,靠我之前的力量,也无法这么快的得到造物鼎,并且驱使造物鼎将时间恢复到三年前,回到这天下太平的时候,这么说来,救柳龙庭,还是我必须要做的,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替我夫人去死的。”

这会幽君还算是有些良知,他之前和天帝在一起,应该是潜伏或者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潜伏在天帝的身旁,在柳龙庭还没献身给女娲的时候,他还没这么大的能力的控制这造物鼎改变人间,等女娲将所有的人复活过来之后,天帝的法力失效,而趁着这个时候,幽君取代了天帝,成为了造物鼎新的主人,也成为了这个世间的新主人。

也许一切都是天意,一切又都是巧合,如果幽君没有他几个兄弟的修为与他原本的力量合在一起的话,算是天帝使用造物鼎的法力失效,那么光靠他一个人的力量,也是没办法动用造物鼎,但是他本身有几千年的修为,加他的五个兄弟,一个兄弟几千年,凑合在一起,那也是一笔可观的修为!

从前看着幽君并不爱出风头的样子,我还以为他能力并不是很强,但是他有如那句话所说的,不飞则已,一飞冲天!

一切都像是暗布置好的,一切又像是在顺着天意而进行。

柳烈云听见幽君说这些话,原本忍下去的眼泪,现在有溢出了眼眶,一边哭一边求幽君,叫他救救柳龙庭。

看着柳烈云这模样,不为柳龙庭,为了她,我心里多多少少也有些心疼,于是对着幽君,为柳烈云说了几句话。

幽君见我跟他说话,似乎心情也不错,一把搂住了我的腰,往他膝盖一坐,横抱过我,只见一束光芒从他的手掌心里照了出来,这束光芒,直接向着锦盒里的小白蛇照了进去!

我惊讶的看着这道从幽君手里涌出来的那道淡白色光芒,这道光芒照在小白蛇身的时候,直接将小白蛇身散发出来黑气给吹散了,并且这些光芒,像是根根银针,一针针的刺进小白蛇的身体里,像在画画织布似,一点点将柳龙庭残缺的灵魂补起来。

这造物鼎,从前是在我的手,它的用法,我也知道,要想使用造物鼎,必须先要以自己的血或者是精魄祭祀,这鼎是同盘古时期的古神物,只有沾染了精血,才会听从号令,但是幽君此时他救柳龙庭的那道白光,这道白光的气息,确实是造物鼎所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这个世界,除了造物鼎,也没有什么能够救柳龙庭,但是在幽君使用造物鼎的时候,我却并没有看见幽君用血祭鼎,从前使用造物鼎的复杂程序,在他这里,像是不存在似的,竟然能够为所欲为的使用,像是使用他自己修炼的法力这么简单!

这让我一时间,简直都不敢相信。

而幽君此时看着我惊讶的目光,这会也没跟我解释什么,只是在这道光将柳龙庭的魂魄全部都补好了之后,幽君这饿才收回了这造物鼎的气息,一手搂着我的腰,一手十分自然的搭在我的腿,然后看着柳烈云手里端着的小白蛇。

小白蛇在它的魂魄已经完全的补齐了之后,整个身子洁白的耀眼,微微动了动,然后身体在不断的长长,从盒子里溢出来,变成有我手臂粗细,再从一条半大的蛇,开始疯长,长成一条巨蟒,才逐渐的开始变化出人的模样。

我不知道看过多少次柳龙庭从蛇变成人的模样,但是现在这次看着他的五官逐渐的清晰的的时候,我坐在幽君的腿,心里莫名的有点慌,慌得让我一时间有点想从幽君的身下来,但是幽君感觉到我在他腿有点坐不住的时候,他搭在我腿的手用了些力气,将我按在了他的腿,并且抬起脸来看我,嘴角浮现了一抹淡淡的笑。

我看着幽君嘴角浮现的的笑容,知道他在暗示我什么,此时我跟幽君已经是夫妻关系了,我们算是秀恩爱,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我心里在嫁给幽君之前,也打算好了,如果柳龙庭还爱我的话,我让柳龙庭后悔,叫他不娶我,我想看见他那副失望自责的模样。

但是现在柳龙庭真的醒过来了,可我心里的想法,并不是像我之前想的那样,坐在幽君的腿,反而有了一种束缚感,像是被绳子束缚了翅膀和囚禁了心脏鸟,恐怕我这辈子,也没办法再离开幽君,而我用我一生来换对柳龙庭的报复,这输得还是我。

不过在我看着幽君对我笑的时候,我知道现在算是想后悔也没有任何的作用,于是也安心在幽君的腿坐下去,而幽君也很识时务的将我往他的怀里有搂,我瞬间陷进了一片溢着些幽香的结实的胸膛。

尽管我并不想看柳龙庭是怎么复活过来的,但是这会我却不得不看,哪怕是我败了,我也要摆出一副高姿态的模样出现在他的面前。

当柳龙庭已经完全变回了人身,一身素白长衣站在殿下柳烈云旁边的时候,他抬眼看了看四周,然后向我和幽君看了过来,眼神瞬间愣住了。

而我看着柳龙庭这忽然安静下来的眼神,心里忽然涌出一阵隐痛,一瞬间有点呼吸不过来。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